【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1-30章   31-60章   61-90章   91-大結局

 

 

     

《第六十一章》離情依依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決定明日要走,心中充斥著滿滿不捨的傷感之情,還是因為對眼前男人又愛又恨的矛盾感覺,楊雪舞覺得今晚兩人間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對勁。

 

她感覺宇文邕自從回到房間後,就沒將眼神從她的身上移開過,好似她是一樣看也看不膩的稀世珍寶,他總能在楊雪舞這件寶物上找到能讓他細細品味的不同軌跡。

 

「阿怪,你老盯著我看,看夠了沒啊?」她不由得朝著阿怪大喊,卻覺得自己這副喊叫的急躁模樣,似乎也默默地被男人的眼光網羅,在他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下安靜地置放心底。

 

今晚,這男人不讓她回去隔壁的耳房,堅持要與她和昨日一樣同床共枕。

 

楊雪舞當然沒有拒絕,她的心中也感慨萬分,她畢竟還是很愛眼前這個男人,曾經被他深深地感動過,那種願意託付終身的情感,是隔了多少恩怨情仇、悲歡離合的人生際遇,才在多年以後經歷的風霜歲月中體認到的一種愛,不是一見鍾情、不只朝夕相對,而是骨子裡彷若與對方密不可分,相知相惜、心意相通,像朋友又像情人,那是很難解釋也很難被取代的一種情感。

 

楊雪舞的心直悶得難受,每當想到這人的不久於世,她的心就會不自覺地更柔軟些。再想到他曾對自己付出的款款深情,她就覺得自己已泥足深陷。

 

她必須不斷與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拔河,才能以親生孩兒的性命與不被同情泯滅的良知說服自己,愛雖是愛,錯就是錯,無論如何不該冒險、不該再輕言原諒。

 

「阿怪,明日上山時要多穿些衣服,山頭風大,如果沒保暖好身子受了風寒,不但容易傷風頭疼,你的老毛病也容易發作。」她心中對男人的心狠手辣恨得牙癢癢,卻又忍不住像掛念一個親人般關心他的身子,心道這是自己對他付出的最後一絲關懷。

 

「嗯,朕知道。朕……朕……」是她的錯覺嗎?楊雪舞感到宇文邕也似有千言萬語要說,最後卻是什麼也沒說出口。

 

他最後只是淡淡說道:「夜深了,明日一早便要出門,咱們也該睡了。」

 

他自己脫了外袍、換上睡衣,爬上了大床整身睡倒下去,卻仍舊以一臂托著自己的側臉直望著還未就寢上床的楊雪舞。

 

那灼熱的視線滾燙地讓人難以承受。

 

「好!」楊雪舞強自吞咽下心中所有傷感難耐,也緩緩更衣預備入睡。

 

她不如宇文邕般,是個能將強烈情緒隱藏得如平靜湖面漾然無紋的人物,一對炯炯眸光下,這女人表面上紋飾得還算可以的舉止,在他眼前如一張白紙攤面,喜怒哀樂躍然於上。

 

「快過來睡吧!朕知道妳累了,朕今晚不會碰妳。」宇文邕對她半命令道。

 

楊雪舞對他的親暱開始因恨而有些抗拒的姿態,他心知肚明。最後一晚了,他不曾想再勉強女人什麼事,也不想再冒著讓她懷上自己孩子的風險而一夜風流。

 

他只想切切確確感受曾經擁有、曾經相愛的事實,今生今世只有這個女人能讓他這般刻骨銘心、用盡了生命去愛。

 

僅僅這一晚,楊雪舞仍舊是宇文邕的,宇文邕也仍然是楊雪舞的,兩人擁有彼此,兩人皆無睡意,感受著彼此的體溫。

 

直至夜深,楊雪舞終於在睏意中睡去。

 

宇文邕從後頭抱著女人柔暖的身軀,深摟入骨,感受到女人終於放鬆身子沉沉睡去,沉痛嘆道:「朕知道善良如妳,一定不會讓朕傷害他們,也知道聰慧如妳,一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雪舞,明日一別,朕就再也見不到妳了吧!」

 

語畢輕閉雙眸,濕潤不已的眼眶頓時流下一滴眼淚。

 

—————————-

 

翌日,用完早膳之後,宇文邕帶著大批人馬出門,楊雪舞則在人潮散盡後要求何泉帶她去莊園四周看看。

 

在莊園四周晃了好一陣以後,楊雪舞開始滿臉無趣地開口說道:「這兒的風景昨日都看得差不多了,今日我想要出莊園,到翠峰山四周看看。」

 

「奴才明白了,立即為娘娘備上馬車。」何泉聽了楊雪舞的話後,想了想便要為她張羅。

 

「不好,坐在馬車裡什麼都看不到,我想自己騎馬。」楊雪舞擺擺手,拒絕道。

 

「奴才明白了,立即為娘娘備馬。」何泉真是個有求必應的好奴才,連他都覺得自己能幹至極。

 

他帶著楊雪舞走到馬場選馬,馬伕牽來三、四匹適合女性騎的小個頭馬,雪舞正挑選間,何泉不知道又從哪兒牽來一匹毛色純正、體格健壯、肌肉勻稱的棕色駿馬,馬背上已經按好馬鞍、轡鐙,何泉也依照皇上交代之事,裝好馬背上的囊袋以及盤纏。

 

「一看就知道是一匹好馬!就是牠了!」楊雪舞讚嘆道,雖然棕馬的個頭對她來說稍微高了一些,但是她相信馬兒好才能跑得遠,才能幫助她完成自己的逃脫計畫。

 

楊雪舞登上棕馬,在一行侍衛的簇擁之下,緩步在莊園外不遠處行走,行了沒有多久,她突然說道:「這真的是匹好馬,不試試騎這匹馬奔馳起來的感覺,豈不可惜了?請何公公帶我到寬闊的空地上試馬。」

 

「娘娘此舉恐有危險,奴才讓侍衛們回莊園去牽馬,以馬隊相隨,萬一馬兒出了什麼事跑遠了,也才好迎頭趕上。」何泉緊張地答覆道。

 

楊雪舞看了一眼周遭一長排以步行尾隨她的的侍衛後,點點頭道:「留下兩名侍衛與何公公,大家都回去牽馬吧!」

 

耐心等待侍衛走遠後,馬上的楊雪舞突然對何泉說:「你們繼續待在這裡等,我騎馬去附近繞繞,沒問題的。」

 

「修儀娘娘,此事萬萬不可!萬一出了什麼事,小的會被皇上砍頭的。」何泉緊張地上前阻止。

 

已經策馬奔出幾十尺的楊雪舞突然拉疆停馬,轉頭道:「你對皇上說,有些事不是用殺人就可以解決的,若他真的在乎雪舞,就別再為雪舞傷害任何一條生命,包括你,包括所有侍衛,你就這麼跟他說吧!他會懂的!」

 

說罷,楊雪舞以完全不似在周遭繞繞的姿態,騎著馬直衝向前,隨即快速奔騰,將看傻眼的何泉還有兩名侍衛遠遠地甩在原地,終至背影消失在山路的另一端。

 

遠遠的另一座小山坡上,向前一望,正好擁有著可以將莊園前幾條山路的動靜盡收眼底的良好視野。當宇文邕堅持與楊堅夫妻分道行走之時,他便率領著大隊人馬駐足於此。

 

此時,他望見山路上出現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騎馬身影直直向前奔行,離莊園越來越遠,也離他越來越遠。他的眼眶不由得又紅了起來。

 

大嘆一口氣後,他沒有轉過頭讓任何人看見他的神情,只是以一句洪亮的聲音下令道:「普然力士等六人聽命,立即隨修儀娘娘上路,暗中保護其周全,直到娘娘尋至親人下落、居處安全無虞。有何動靜,切記按時回報。」

 

「是,卑職謹遵聖旨!」普然領頭代替其他禁衛軍行禮,隨即風塵僕僕地騎馬追趕而去。

 

「皇上,保重身子要緊,別太過悲傷了。」看見下完命令的宇文邕仍舊朝向楊雪舞微小影子消失的盡頭戀戀不捨地望去,宇文神舉的心情直是難受地無以復加。

 

站在一旁的韓渚也無奈地搖搖頭,她始終不懂究竟有何天大苦衷,要令相愛的兩人弄至這般田地。

 

「神舉,朕沒有事。咱們在這裡待得太久,待諸軍整備齊全,明日便去雲陽宮吧!再不走,莊園裡的糧草都要被我們幾百人馬吃光了。」他揮揮手道。

 

雲陽啊雲陽,風景如畫的避暑行宮、祭天之地,也將會是他最後的葬身之地。

4 thoughts on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