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三章》手絹主人

楊雪舞見天色已晚,拍拍肚子早已餓得打鼓,趕緊依言牽起棕馬上路,走了好一段路程後,終於望見「悅來客棧」的大招牌,歡喜入內。

她先向迎頭前來招呼的店小二說明來意,同時要了個肉包子先打打底。

「原來是替霍大夫出診的女大夫啊!行,小的知道受傷的那位姑娘待在哪間客房,跟我來。」店小二邊走邊招呼道。

「除了看診,因為小女子是外鄉來的過路客,天色已晚,也要一間客房在此過夜。」她一邊張望著四周環境,一邊說道。

「原來如此啊,太好了!小的先帶你過去陸姑娘的房間,至於姑娘妳的客房,稍後就為妳收拾乾淨,請等等啊!」店小二聽說生意上門,更加熱絡地招呼著,他見楊雪舞來時的馬匹以及衣著裝扮皆不俗,料想必不是一般人家出生的小姐,是故殷勤地要推銷她住進上房,還嚷嚷著等她看診完畢,會為她在房裡留上一桌飯菜。

楊雪舞沒有拒絕,任店小二指引她上樓,走往受傷者的房間。

房裡的人為一對父女,父親三十來歲,女兒則不過是個約十歲的小姑娘,她的嘴唇微微發白、右手臂包裹著一條白布巾,上頭沾染的些微血漬已經乾涸發黑。

這對父女擔心蛇毒餘毒未清,那白髮老大夫說要回去拿藥又去了那麼久,正憂愁間,望見隨店小二叩門一聲、剛走進來的楊雪舞微笑有禮地說明來意,並取出霍大夫的拿手好藥袪毒散,他們簡直笑開了嘴。

「袪毒散的用法是一日灑在傷口處三次,有消淤解毒之用。霍大夫開的藥方則在這兒,他準備了兩帖,今晚先煎服一帖,剩下的再去藥鋪子抓藥,按時煎服,體內餘毒很快便會好了。」語畢,楊雪舞拉起小姑娘的手臂,欲幫她確認傷口的狀況,並教導如何使用袪毒散。

楊雪舞一解開包住女孩手腕的白布巾,才發現這不是條單純的布巾,而是一條繡花手絹。她本來不以為意,只想著弄髒一條這麼漂亮的手絹真是可惜了,誰知不經意一看,那手絹上繡著一個「清」字,心神為之撼動了一下。

「清!好眼熟的繡字。」楊雪舞覺得這字眼熟後,連帶覺得手絹花色也是眼熟的緊。

她猛然想起一件往事,數月之前,綠荷拿給她敷在眼上消腫的不就是這條手絹嗎?綠荷提過,她的本名叫做林清,是入宮後被女官取了個討喜的名字,才被叫做綠荷。

思及於此,她有些激動,為什麼綠荷的手絹會出現在這裡?她跟著自己明明沒有機會出宮去,她明明幾日前已經死了啊!

「大夫,請把手絹還我,我要洗一洗還給姊姊的。」小姑娘見楊雪舞直盯著手絹的不尋常神態,有些擔心她強佔不還似的,直接開口要回。

「陸姑娘,這條手絹是誰給妳的?我可能認識這個姑娘,說不定她是我的一個好朋友,妳能告訴我嗎?」楊雪舞有些著急,綠荷的死活對她來說意義重大。

「她就住咱們客房隔壁啊!大夫來看診時,需要的布巾沒帶齊,我爹去拜託店家幫忙,她望見了二話不說就借了手絹給我用。」小姑娘回道。

「隔壁房間?是不是一個大約十五六歲,長的可愛、說話有些衝動傻氣的姑娘?她是不是叫做綠荷?她是不是一切安好?有沒有也受了傷?」楊雪舞聞言霹哩啪啦問了一堆,見小姑娘和她父親皆張大了眼回答不出,只好把袪毒散和手絹往小姑娘手上一塞,立時奔出門去。「抱歉,我有要事,醫錢、藥材只好明日麻煩你們自行去找霍大夫打點清楚了。」

誰知剛奔出門口,隔壁房門正打開來,走出來一名身穿淺綠紗裙的女子,轉過臉來的一瞬間令楊雪舞猛然抽了口氣,她肯定自己就算再重生個十回也不會認錯,那生得一副娃娃臉的熟悉模樣哪裡可能會是別人?分明就是綠荷!

「娘娘?修儀娘娘!」這名長的跟綠荷一模一樣的少女一看見楊雪舞,顯然激動驚喜的情緒不比她少的多,幾乎忍不住驚呼:「真的是娘娘?娘娘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是來找綠荷的嗎?」

楊雪舞望見她剛打開的房門,一把跩住她的胳膊將她拉進房門裡,關上門後才輕聲道:「小聲點!這裡是外頭,可不比皇宮。」

不過她才剛一提醒完,就忍不住摸摸綠荷的臉喃喃道:「真的是我的寶貝綠荷!」然後將她緊緊擁在懷中,眼中的淚再也止不住地潸然落下,只不過這次是喜悅的淚水。

「娘娘也太大驚小怪了吧!綠荷只不過是出門去買個人蔘,又不是不回來了,怎麼娘娘看我好像是生離死別那般?」綠荷滿臉疑惑道。她怎麼知道自己幾日前就真的被當個死人看待,害一個女人為她傷心地死去活來。

「買人蔘?妳是出門買人蔘去了?這是怎麼回事?」楊雪舞真的是懵了,但她知道這一定跟阿怪有關,趕緊問個明白。

「咦?皇上沒對娘娘說嗎?皇上對綠荷說,念在我對娘娘一片忠心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要罰我出去採買野人蔘王,最好要百年以上的珍品,好為受盡毒藥及冷水折騰的娘娘補補身子。」綠荷回道。

「這是皇上下的命令?」楊雪舞心想,百年人蔘雖然名貴,但皇宮裡什麼樣名貴珍稀的東西沒有,與其派人去找,不如直接從皇宮令人送來更快,這命令分別是要支開綠荷出門的藉口。

「是呀!所以綠荷就帶著兩名侍衛出門來了,一路上的藥鋪子都問了個遍,沒有就是沒有,綠荷只好回到繁華的長安城尋找,果然這種名貴的東西可遇不可求,連長安城裡最大的藥鋪福祿堂都說珍稀的百年人蔘老早都被預訂光,要求得靠機緣,運氣不好還得等個幾年。」綠荷拿起放在房裡一個偌大的長方形包裹,洋洋得意獻寶道:「妳看!娘娘的福壽綿澤、福星高照,綠荷不過等了兩日便遇見採蔘人家到福祿堂兜售,實在是個奇蹟!綠荷還付現錢拿了個好價,所以才能這麼快就趕回來。」

楊雪舞一聽明白了來龍去脈,但她不明白的是,既然阿怪無心要殺綠荷,為何還要故意騙她,讓她傷心難過。

隨即一想,不,阿怪不是想讓她傷心難過,而是別的原因。楊雪舞想起了自己悲痛之下對阿怪的怨恨與不諒解,甚至還搧了他一個嘴巴子,難道,這就是他的目的?

「綠荷,見到妳平安無事,娘娘很開心,不過我想起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亟待確認,妳便待在這兒照著妳原有的行程幹活吧!就當作沒見過我。」楊雪舞拍了拍滿臉疑惑又驚愕的綠荷肩膀,要她待著別跟來,自己則是一沖天地往外跑。

「娘娘要去哪兒啊?外頭都天黑了,今晚先歇著吧!」綠荷朝她大喊勸阻著。

楊雪舞一開門離去,在走廊上又遇得店小二擋路,她以為來人是來招呼自己進客房,正要打發時,卻聽得他拍拍手裡的東西說道:「嘿嘿!姑娘的事小的全都知道了,妳說要不要給一些封口費,好讓這張嘴巴乖乖的什麼也不聲張,而且小的也不貪心,沒敢私吞了姑娘這一大包錢財,給點甜頭也是應該的,姑娘說是吧?」

楊雪舞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但看他手上拿的東西,的確是何泉掛在她棕馬背上的囊袋。她一直忙著趕路,也沒細看裡頭有什麼東西,難不成何泉做事之周到,還在裡頭幫她準備了零花錢?

拿過囊袋一看,楊雪舞被陣陣銀光閃得眼花撩亂,裡頭不光有銀票還有珠寶,更有滿滿的五行大布等貨幣。這哪裡是出門遊玩的零花錢了,根本是足以讓一戶人家上下大小過上幾年好日子的大筆財富。

宇文邕大概也沒想到何泉做事竟然會如此「周到」,他只是交代要多準備些盤纏,越多越好,好讓修儀娘娘遠走洛陽探親時無後顧之憂,他便「使命必達」完成了這項任務。

如此就算楊雪舞沒遇到綠荷,怕是看到這筆錢也會起了莫大疑心。

「姑娘別裝蒜,有些事妳知我知,說實話,負氣逃家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很多千金小姐都幹過這檔子事,小的再明白不過。別說小的拿錢不辦事,姑娘家裡人高馬大的六個護院尋了過來,暗中跟著姑娘,凶神惡煞地叫掌櫃什麼都不許說,小的不就站在姑娘這邊通風報信了嗎?」店小二的手指頭動個不停,貪婪地看著楊雪舞手裡的那包財寶。

若不是忌憚財寶主人好像家世顯赫又有護院保護,擔心自己動了歪念會小命不保,他怕是從馬房一看到這筆意外之財,就想辦法私吞逃走了吧!

楊雪舞聽了這一大串話還有些懵懂,後來慢慢意會過來,伸手從囊袋中拿了些財物打賞店小二後隨即說道:「帶我去看看你說跟在我身後的護院,小心點,別讓他們起疑了。」

「行,藉著送茶水之便還不簡單嗎?姑娘跟著我來。」店小二滿意地看著手中的玉佩與五行大布,一副財迷樣,笑嘻嘻地示意楊雪舞跟著他來。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