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三章》隱居村落

攘來熙往的人群,穿梭在洛陽城中的某條街道上,人群中,兩名穿著似為黑色獵裝、一眼望來有些特殊裝扮的男子,其中一人面貌俊逸非常、渾身散發著獨特尊貴氣息,另一人也英俊挺拔、面色儼然,正牽著馬匹步出金安客棧、穿越過人群。

他們來到人少的街道尾端,便騎上馬奔騰起來,在崎嶇不平的小路上顛簸了幾個時辰,翻過兩座小山、一座長橋,來到距洛陽城有好些距離,城郊外一處偏僻但環境優美的山谷村落中。

最後,宇文神舉領著宇文邕將馬停在一間民房之前。這間木製的房屋看來不大,但以民房來說也不算小了,三合院的格局外加兩間耳房,包圍著一個ㄇ字形的院子,樸實而雅致。

此時還能見到幾個來自村子裡的雇工,正在修繕屋頂、補完牆壁,以及搬運著各式雜物。

「稟皇上,微臣竭盡全力探聽、尋找了許久,才發現此處村落。這兒位置雖然偏僻了些,但背山面河,外人不易注意,距離稍遠之處的官道又有天然的懸崖屏障,需遠繞小路及獨橋才能找到這裡,可說是相當隱密。就算是之前齊國高緯讓人民叫苦連天的治國亂象也沒有殃及到此處。」

「很好,朕很喜歡。」宇文邕微微頷首,環看四周,對此地的僻靜與單純似是相當滿意。「再過沒多久雪舞便要回來了,她見到這個地方一定非常開心。」

宇文邕又特別查看了下院子中的設置,他曾交代宇文神舉叫人移植滿園的芍藥與花草,屋子前頭一定要種上幾棵桃樹與梨樹,他察看了這些植物之後,看見屋子一旁停放著一車車的包裹布袋,想必裡頭裝載的是他指定添購的書本以及生活所需的器具雜物。

他繞了屋外一大圈,滿意地點了點頭。

「皇上,臣斗膽請問皇上將做何盤算?」宇文神舉跟在他身後寸步不離,恭敬地詢問。

宇文邕看了宇文神舉一眼,並不打算遮掩任何事情,直言心中所想:「贇兒不成材,朕一直派人注意著他,無奈來自宮中的每封通報都叫朕痛心疾首。朕拖著一身毒病、時日不多,無力再多涉朝政之事,故朕打算等雪舞回來之後,便回宮廢太子,另立齊王為帝。朕禪位之後若還有命能活下來,便與雪舞隱居此地,直至病終。」

「只是住在這兒倒是委屈了雪舞!朕發誓在自己的餘生會竭盡全力討她歡心、讓她快樂,希望她能喜歡這個地方,畢竟,朕無法陪她太久……」說到此處,他的話中帶著哀傷與遺憾。

心中遺憾著,不能與雪舞一直在這裡住下去,一生一世……

「皇上……修儀娘娘一定會喜歡這裡的,因為是與皇上一起……」宇文神舉知道自己言拙,只能勉強說出一兩句貌似能安慰吾皇的話。

「希望如此。」宇文邕微微輕扯了嘴角,似有一絲笑意。「神舉,說說後來狀況如何?」他突然間挑眉問道。

宇文神舉拱起雙手如實回報:「回皇上,我們帶來的六名侍衛,今明兩日會持續尋找修儀娘娘的下落,也有人埋伏在高長恭故居至客棧中間的路線等待著,若發現……」

「好,朕知道了,意思就是沒發現任何她的線索。」宇文邕臉顯不悅,打斷了他的話。片刻,又轉換了個神情,抬首認真望向他道:「神舉,你跟了朕許多年,朕知道你一向對大周忠心不二,不會做不利於朕的事。有些事,朕不說破並不代表朕不知道,你若從實招來,朕或可既往不咎。」

宇文神舉聽了立即單腳下跪、雙手做揖,面露嚴肅向宇文邕請罪:「請皇上恕罪,微臣自作主張,私下找修儀娘娘說了些話,還給了她一封信。但臣是為皇上著想,沒有惡意……」

「朕對你的性子還不瞭解嗎?從沒有懷疑過你的心意。」宇文邕露出滿意的微笑,問道:「朕賜你無罪,說吧!給雪舞的那封信裡,你寫了什麼?」

「臣怕修儀娘娘禁不起對高長恭的夫妻之情而背叛皇上,她害皇上中毒一事,就算用她的一生或一條命來換也賠不起。臣認為修儀娘娘沒有選擇的資格,她只能待在皇上身邊贖罪,修儀娘娘生性善良,臣只有讓她感到愧咎,才能確保她必定如期歸來。」宇文神舉微蹙眉頭,說話的神情認真無比。

「你的意思是,那封信裡寫了朕中毒的原因吧!」宇文邕像是早一步已經預料到,只想藉由宇文神舉的口中來確認般,語氣並沒有多大的驚訝。

「的確如此,臣該死!」宇文神舉一直跪著,垂首不起,似是為自作主張一事感到愧咎。

「罷了!罷了!朕也約略猜測到,畢竟需要你用書信特地告知她的秘密,應該也沒有其他事了。」宇文邕深嘆口氣,伸手揮了揮衣袂,面露無奈。「神舉請起,朕不怪你,朕也並非不願意對她說,只是不想讓她傷心難過。」

宇文邕從未想過要將自己中毒之錯歸咎於楊雪舞,他怪的是祖珽,怪的是自己過於大意。為救雪舞之命而蒙受這一劫,他是心甘情願的。

當楊雪舞親口說出愛他,不再將高長恭放在心頭那一刻,讓宇文邕心底生出了無限希望與踏實。但當楊雪舞不待在身邊時,她從前與高長恭鶼鰈情深的情景歷歷在目,自己從前蒙受雪舞拒絕的傷痛也不時隱隱發作著,增加他心中的不安定感。

或許是這不安定感作祟,昨晚,宇文邕做了一個惡夢,夢見雪舞的真身用一雙靈動大眼直望著他,眸中滿懷愧咎,卻一步步地離他越來越遠,終至消失。

他滿臉淚痕地驚叫甦醒,不停地激動喘氣,發覺是做了惡夢,卻止不住淚珠滑落,心情由極端驚恐變為了喜極而泣。

還好是做夢!還好是做夢啊!

宇文邕細想過去二十多天來,他與雪舞如尋常夫妻般水乳交融、出入成雙,日子幸福地宛如一場夢,但畢竟時間太短,滋味太令人難捨,他沒有自信能留住一切。

宇文邕默許了宇文神舉的作為,他心想,也許雪舞會傷心難過,也許在他過世後仍舊會悔恨一生,但此舉會不會讓她更加珍惜自己的用情?更加意無反顧地決定與自己在一起?

他真切地希望如此,並且,也不想再欺瞞雪舞任何事情,就這樣順其自然吧!

他將雙手反剪在身後,信步走入民房中查看,幻想著將與她隱居共度的生活,心中愈加盼望著雪舞的歸來,盼望到心都在疼了。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