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八章》一見如故

當晚,夜色朦朧,桌面的土盤上僅燃著一秉微弱小燭,在昏暗的燭影搖曳下,兩個一見如故的女子併坐在床坑上談心。

兩人從楊雪舞想到的計策一路暢談到關於她與四爺之間的事。

蕭若安從楊雪舞的一些談話中,依稀知道她離開四爺的原因,除了重生後對四爺沒有感情外,她身邊還多了一名心儀的男子。

楊雪舞是真的牽掛四爺,但也僅止於此,她重生後有了自己新的感情方向,是故,她誠摯地祝福蕭若安和高長恭,真心希望他們能獲得幸福。

「若安姊姊……妳是否會覺得我是個不守婦道、移情別戀的女人?」楊雪舞儘管心意再堅定,偶爾冒出心頭的自責愧咎,加上隱隱的不安定感,仍是直擊她脆弱的內心深處。

「這個啊……如果妳問一些長一輩的傳統女人,有人是這麼認為,但是問我嘛……並不這麼覺得。」蕭若安個性直爽,坦然地說出心中所想。「說到移情別戀,妳若真是變了心,或許我會狠狠罵妳一頓、硬把妳交給四爺處置,但妳的狀況太特別了,竟是在重生的軀體裡對他沒有任何情感,那麼怎能怪妳呢?就當作是命運的一部分,勉強不來的。何況妳心有所屬,人生苦短,放寬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吧!若安姊姊支持妳。」

「妳真好……會對我這麼說。」楊雪舞感受到一道明己心意的暖流,幾乎瞬間紅了眼眶。

「傻瓜,我說的是實話。好啦,時候也不早了,趕緊睡吧!四爺明日恐怕一早就來了也說不一定。」蕭若安輕輕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快躺下休息。

「嗯,晚安。」兩人互道晚安後並肩躺在床坑上。

楊雪舞一時之間睡不著,側過臉從一道敞開的木窗望向屋外星月高掛,無奈月色朦朧晦暗,連帶星斗的爍亮也黯淡無光。她心中想著,阿怪,即使你和我就像這晦暗月色般,灰濛濛地看不見光亮的未來,雪舞也要堅持陪著你走到最後,絕不後悔,絕不!

 

——————————————————

第二天一大早,高長恭依言來接受傷的端木琅,要送她到鎮上去。他在屋外喚了幾聲若安姑娘沒有回應,只聽見來自端木琅的聲音喚了句:「是高大哥嗎?你來得正好,我擔心若安姊姊出事了。」

她的話帶了明顯的著急,驚恐不安的聲音猶如一支穿心箭,鑽刺進高長恭的心窩。

「此話怎說?」他很難再保持著淡漠鎮定,急切地詢問道。

「若安姊姊知道我早上要走,今日清晨天剛亮便說要幫我出去採一種能加快治癒腳傷的藥草,還說沒多久便能回來,現在都已經過了一個多時辰了,高大哥,妳說她會不會出事了?」楊雪舞著急地述說事情始末,反應的神情略帶了些誇張。

「原來是這樣。放心,若安對這附近採藥的地點很熟悉,她人很機伶又會點武功,足以自保的。」高長恭聽了反而放下心,安慰著端木琅。

楊雪舞有些失望,卻也帶了些驚喜詢問:「高大哥,你怎會知道這麼清楚?我上次聽你們的談話,還以為你跟若安姊姊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面了,她不是也才搬來這兒半年多嗎?」

「這……她一個女孩子家單獨住到這荒山野嶺來,畢竟朋友一場,她又是蕭老將軍的女兒,我若有能力幫她多注意些,也是人之常情……很應該的。」高長恭依舊語聲淡漠,卻隱隱帶了一絲欲辯解的窘迫。

楊雪舞聞言在心中樂樂地笑著,這四爺果然不是對若安姊姊全無關心注意的。她知道四爺重恩重情,又愛鋤強扶弱。偏偏蕭若安算是他的恩人,從這一點起是極好的開始,無論四爺對她有無情意,也一定會為報恩默默地關心著蕭若安。

哎呀!楊雪舞心中暗暗感嘆著,若安姊姊,妳為什麼要這麼強呢?還會武功、還會耍劍的,妳叫四爺都沒機會來個英雄救美、排除萬難什麼的,人家都說妳完全沒問題的,這感情要怎麼發展起來啊?

高長恭不願進去蕭若安的房裡與楊雪舞單獨共處一室,是故兩人一起坐在院子裡等她回來,不知不覺又過了快一個時辰,仍然不見其蹤影。

連高長恭都滿腹狐疑地喃喃自語:「照理說到附近採個藥不可能這麼久……」

「高大哥,你說若安姊姊會不會遭遇什麼意外?像是跌落山溝、誤入補獸陷阱什麼的?」楊雪舞面露擔憂,在一旁敲著邊鼓。

「可能性不大,但我還是出去找找看。」高長恭起身牽起踏雪,便要走出院子。

「等一下!」楊雪舞低聲叫喚著。「我也去,多一個人也好有個照應。」

「不用了,妳對這裡不熟,又受了傷,若是再出什麼事就不好了。」高長恭果斷拒絕。

「拜託你讓我去!若安姊姊是為了我出去採藥,若是一刻找不到她,我心便一刻煎熬地難受。況且我也懂一些醫術,若安姊姊說的那種藥草,我知道生長在什麼樣的地方。」楊雪舞秀眉微蹙,以堅定的眼神望向他請求著。

高長恭看著她的神態與舉止,感到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一時之間有些恍惚。又再猶豫了一會兒,點頭答應。「那好吧!不過妳的腳傷還行嗎?可以自己騎馬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高大哥,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楊雪舞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問道。

「請說,高某若能幫得上忙,自然會幫。」他再度望向眼前的女人,企圖捕捉方才驚鴻一撇的熟悉感,卻怕唐突佳人,又慌忙收回了目光。

「我的這匹馬是借來的,牠叫做小皮,個性真的很調皮,我有些怕傷還沒好的這時候牠又亂來,再戲耍我一次,這樣我可反應不及追不上牠啊!我可否冒昧借你的愛駒踏雪一用?高大哥的騎術必定很好,可以幫我制得住小皮的。」楊雪舞說出自己的擔憂,誠懇請求著,同時與踏雪靈動的眼神交會,一種熟悉的情感湧上心頭,她好想就這麼走過去摸摸牠的鬃毛,柔聲輕喚著安撫。

「妳知道……牠叫做踏雪?」高長恭微感詫異。

「嗯……知道,因為……若安姊姊跟我說過啊。」楊雪舞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自己的失言,便拿出蕭若安當作擋箭牌。「很好聽的名字,很容易記住。」

「是嗎?…」高長恭沉吟了一會兒,若有所思。「不過也要踏雪願意接受妳,牠可是很怕陌生人的。」

「我盡量試試。」楊雪舞微微一笑,伸手接過了高長恭繫著踏雪的韁繩。

她一手拉過韁繩,伸手便在踏雪的鬃毛上摩挲著,像是對待一位許久不見的好朋友。

有靈性的動物如踏雪,儘管外表有些改變,仍是認出楊雪舞身為何人,就讓她這般親切地撫摸。隨後,她便毫無阻礙登上了踏雪的背,自在輕鬆地駕馭,讓一旁的高長恭感到嘖嘖稱奇。

他帶著一絲疑惑牽過一旁的棕馬小皮,騎上牠和楊雪舞一同出發,開始四處尋找。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