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二章》百密一疏

過了約一刻鐘,藉由那奇異的通道到達出口的高長恭與蕭若安,終於平安獲救。高長恭驚奇地發現這通道的另一頭竟然便在雪舞與平安之墓的附近不遠處,感到有一點兒訝異。

「若安姑娘,那地洞窄小陰暗,不是太好走,妳沒什麼事吧?」高長恭伸手握住蕭若安的手腕,讓她更順利從有些微傾的洞穴中爬出。

「我沒事,只是身上到處沾了些灰汙,拍拍就好。」蕭若安邊拍拍她的裙角,邊開口問道:「高大哥,你怎麼這麼鎮定?不去趕緊看看四嫂人是不是還在哪裡嗎?」

「那裡是一定要再去的,我的馬兒還拴在那附近。至於雪舞,方才在我們還沒進入洞穴前,她不是便急著趕緊道別走了嗎?唉……瞧她一副清淡冷漠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把我自心頭放下?還是根本可有可無……?」高長恭沮喪地說著洩氣話,臉色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晦暗。

「高大哥,你別傻了。她都已經死了,不把你從心頭放下,還能夠怎麼樣?癡心無悔、終日想著你鬱鬱過日嗎?難道你希望四嫂在陰間過的便是這樣的日子嗎?」蕭若安暗暗地嘆了一口氣。她瞭解楊雪舞斷然拒絕眼前男人的因由,卻難以不為高長恭的癡心深情感到不值。

「我……我不是,我也希望她過上好日子。」高長恭幽幽回道。

「這就對了,既然命運已將你們分離,你希望四嫂過上好日子,她又何嘗不希望你過得好,她冷漠要求你忘了她,背後的苦心你最明瞭,高大哥以前面臨皇上賜死時,不也狠心將她送走,希望她在周國好好生活?這是相同的道理啊!」蕭若安直言分析道。

「這……若安姑娘,你說得對!這種事,果然還是局外人看得清楚一些。」高長恭聽聞此言,終於心中感到些許釋懷。

但他的神情卻也越發嚴肅起來,良久說不出一句話,讓站在旁邊的蕭若安看不透其心中所想。於是,她也不發一語,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他,默默地在一旁陪伴他。

高長恭的喉頭仿若被什麼無形的苦楚緊緊塞住,無法吞下卻也吐不出來。他只能等待著時間慢慢地將它消融,讓苦痛一分一毫地確實減少,少到心不再因此感到疼痛。這是多麼不易走出去的一條路,但他現在願意試試看。

他看了看身旁正好有一顆大柳樹,柳音似留,但現在已經沒有人再出來留他,他也該走了!

高長恭在心中默默對著楊雪舞說話:忘記妳談何容易?也許傾盡一生也無法完全做到,但高長恭願意承諾,為了讓妳安心、為了妳的遺願,我要嘗試走出陰暗,好好生活下去。

「若安!」高長恭突然冒出這一句不再客套的稱呼,直讓蕭若安的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去。

「高大哥,有……有什麼事嗎?」她有些緊張,唯唯諾諾地答應著。

高長恭望著她微紅的面頰,心中有些動容,猶疑了好一陣子之後,才緩緩說出:「妳方才在斷坑下說過不計較我的心意、願意等我,是真心真意這麼說的嗎?」

「這……一個姑娘家願意這麼說,當然是真心真意的啊!」蕭若安垂首互扭著兩手的手指頭,羞答答地輕聲回覆。

她從沒試過讓自己的氣勢語態軟綿綿到如此地步,一瞬間,她突然理解了以前看過的鄰家小姑娘,在面對心上人時低頭輕晃著身軀,兩手快把辮子給扭斷了的模樣。

她心想,自己現在該不會就是這副模樣吧!

「妳是個好人,更是個討人喜歡的好姑娘,高大哥不願意耽誤妳,所以實話實說。」高長恭直望著她,態度正經非常。「我願意聽雪舞的話,好好振作起來,但這並不代表我能夠放開心去跟另一個姑娘相好。在雪舞隔年忌日之前,我想給自己一年時間來努力調適心情,到時我或許願意去接受另一段感情。一年,不長,但對一個超過適婚年紀的姑娘來說,也不短了。妳願意等我,或者是說願意在我身上賭一把嗎?或許到時,我還是無法接受妳……」

「願意!我願意!」蕭若安想也不想便搶著回覆。

「若安……妳真傻。」高長恭的心中其實是感動著的,但他沒有露出太多情緒,雖然語氣依舊清淡,他卻一反常態望著蕭若安的方向扯出一抹淡淡微笑。不是自嘲、不是苦笑,而是對著一個姑娘的情意拳拳,表達理解與由衷感謝的微笑。

蕭若安有些呆了,怔怔地望著前方,似是感到不敢相信。

一直到高長恭再度出言道:「好了,咱們去牽馬,然後一路回頭四處找找端木嫂子吧!她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她才回過神來,小碎步跟上他的後方,以一種追隨的姿態,慢慢地朝向前方邁進。

當他們兩人騎著兩匹馬一路緩步張望,最後回到蕭若安家中的時候,才發現楊雪舞沒多久也正好回到這裡。

她還有腿傷,竟然把馬放在原地沒騎著踏雪,而是徒步行走,模樣看起來有些匆忙。

「端木嫂子,妳究竟跑哪裡去了?真叫人擔心。」高長恭見了她,神色嚴肅地問道。

此時同為女人本也該說些關切話的蕭若安,沒有迎上前說任何話,只是呆望著楊雪舞那張端木琅的臉,勾起了有些不自然的笑容。

楊雪舞抿抿唇,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立即編造出一個符合整套戲碼的理由:「唉!我不知怎麼地,明明身在大白天,卻似撞鬼一般,走在林子裡一直迷路繞不出來,一直到剛剛才找到回這裡的路,你們說這事邪不邪門?」

高長恭想起了方才鬼魂雪舞說過的話,但仍覺得有些奇怪,便道:「妳不是去找人救我們嗎?怎麼沒有騎著踏雪?」

他心中覺得這名叫做端木琅的女子行為舉止有說不出的可疑之處,比方說,她欲去求救,為何拖延多時卻是直接回到蕭若安家中?而第一時間看到他們兩個脫困歸來時也僅微楞一下,並沒有多麼吃驚的樣子。

「是……是啊!」她立即扯開話題,裝作一臉驚訝問道:「高大哥你們究竟是怎麼逃出斷坑的?我見了你們在這兒真嚇了一大跳。」

蕭若安立即應道:「其實是遇上……高人指點我們一條逃生的通道。」

「而且,經由這條通道逃出的地點剛好便在我遇見端木嫂子的地方不遠處。」高長恭又補充道。

「那……那還真是湊巧。總之人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楊雪舞並不是多麼擅於說謊欺瞞的人,她覺得為了掩飾重生之事所說的謊言,加上今日假扮鬼魂之事,簡直遠遠超越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曾說過的所有謊,實在良心不安,而自己刻意維持出的一張假臉都保持得快要僵掉了。

她意識到話說得越多越是危險,於是道:「你們兩位應該早餓壞了吧!阿琅感謝兩位恩人的大恩大德,很抱歉連累若安姊姊受困,甚至連高大哥都遭了殃,阿琅實在無以回報,只好現醜煮些東西一起吃吧!」

找人、救人、受困、逃出……這麼多事一耽誤,竟然忙了一整天,時近黃昏,天又快要黑了。高長恭和蕭若安受困過久,不但身心疲累,肚子也早已餓得打鼓,自然欣然同意。

楊雪舞見機不可失,立即拉著蕭若安轉過身,三步併成兩步,轉眼間兩人齊齊消失,進入了廚房之中。

高長恭望著她們離去的方向,遲遲移不開目光。但他眸光注視的,不是這些日子中萌生些好感的蕭若安,而是端木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著,總覺得對端木琅的諸多事情感到疑惑,卻又理不出頭緒來,而剛剛,又被她身上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氣質吸引住,眼神總是忍不住朝她多望了幾眼。

他隨即為自己不適當的想法與舉止搖頭嘆息,暗自收回了目光。

廚房裡,楊雪舞看到蕭若安的疲憊模樣,深感抱歉,立即拍起胸鋪保證,說她一個人來負責做菜絕沒問題。

但客人來得匆忙,蕭若安家中沒有儲備太多糧食,天色已晚,楊雪舞也不會打野味,她只好到附近的竹林中找尋竹筍和一些可食用的野草野菇,生火煮了一大鍋雜粥,又烤了些麥餅。

生火、洗滌、切菜……楊雪舞在廚房裡手忙腳亂地張羅著,蕭若安則在旁邊做下手幫忙。過了半個時辰後,晚餐終於準備妥當,楊雪舞不時攪拌那鍋她精心添加調製的雜燴粥,聞香調味,心想份量應當是足夠了。

「若安姊姊,妳一個人住,真應該養隻雞鴨什麼的,不然也該做些臘肉醃食、種些菜什麼的,這裡上街買食材不方便,總不能老吃乾糧與野菜,對身子不好。」楊雪舞關心道。

蕭若安聽了,微微揚起眉頭說:「我其實會打獵,偶爾會帶些野鳥野兔回來,不過還沒想過要種菜,反正出去採藥時會順便採可以吃的芍藥野菜回來。。」

「哇!」楊雪舞感到驚訝,發出陣陣讚嘆:「妳還真是能幹,我把四爺交給妳真沒錯!妳燒菜的本領應該也不錯吧?」

「還好,馬馬虎虎……」說了一半,她驟然低聲道:「噓……他進來,別說了……」

「你們在聊什麼?怎麼神神祕祕的?」高長恭聽她們一見自己即刻噤了聲,神色又有些古怪,不禁開口詢問。

「沒什麼!我們先把晚餐拿出去,高大哥,不如你幫忙再看一下爐灶,確認火苗徹底熄滅了沒有。」兩人神色慌張、急急忙忙端鍋捧盤,走出廚房去了。

「這點小事交給我吧!」高長恭點點頭走近爐灶,卻看到廚房西側鄰近薪材的一處角落,落著一封像是簡單紙張折起的書信。

他檢查好爐灶之後,順手將這張紙撿起來。

沒多久後,高長恭驚愕非常。

他不知道自己撿到什麼東西,這張貌似一封信的東西並沒有裝入信封、貼上封條,甚至只是一張粗紙朝內摺疊四折而成的薄信。

本來以為是蕭若安寫著醫術的方子到處亂放,便隨手拿起看看,卻看到不該看的內容……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