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九章》洛陽一別

隔天,楊雪舞整理好簡便的行囊,早膳過後就隨著宇文邕、宇文神舉下山,丟下一整宮的大批兵馬,暗中輕裝上路,朝向舊齊境內的洛陽出發。

陪著他們上路的是宇文邕的六名貼身侍衛,為普然、元德、張益軍等人,身手矯健且忠心耿耿,當初也是他們六人一路跟隨出逃翠峰山的楊雪舞,暗中保護著。

「雪舞,傳言鄴城城破之後,高長恭失蹤已久,他真的人在洛陽嗎?」宇文邕一路上與她同乘一匹甚為高壯俊美的白色駿馬,像是捨不得離開她半步。

「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測罷了!因為四爺提過,他位於洛陽娘親的故居,是他唯一覺得像家的地方。」楊雪舞憑藉她的直覺,總覺得那間洛陽小屋裡可以找到有關四爺行蹤的線索。「無論如何,總還是要試著找找看。」

「嗯,這件事朕全隨雪舞的意思,但找不找得到人就得靠雪舞自己的能耐了。」宇文邕頷首回應道。

前往洛陽的路雖遠,但他們一行九人八馬輕裝上路,不用拖著笨重的馬車、不用帶著以腿行軍的大批士兵,速度加快許多,加上統一北方後,洛陽亦是大周之國土,前往洛陽的路途因而顯得更為順暢如意。

他們一路上披星戴月、策馬奔騰,不消幾日便到達了洛陽城。

此時的洛陽,因為北方統一後戰亂終止、政治趨向清明,地方官吏屢遭改革與撤換,各種官兵強索賄、奴役良民、盜賣人口等亂象終於獲得抑止。加上宇文邕派重兵駐紮舊齊幾個重城,下令嚴懲盜賊、安定民心,逐漸為統一後的北方居民生活,帶來前所未有的新氣象。

望著洛陽城街道上人人安居樂業的繁忙景象,宇文邕滿意地頻頻點頭,心道自己只顧著朝中大事,他早該深入民間,到統一後的舊齊境內四處看看。

想當初自己決定攻打齊國,除了想要統一北方的野心使然,一方面也是想將在高緯暴政下過得水深火熱的人民解救出來。如今看來,這些人民過得的確是比在舊有的亂政下好多了!

四處逛逛走走,見識了種種洛陽的風土民情之後,他們一行人在城中擇了家不大不小的客棧落腳。宇文邕高興之餘,叫了滿滿一桌子豐盛的好菜,雖然桌子是分開的,宇文神舉與眾侍衛們也都有份,得以用美酒佳餚慰勞他們一路上風塵僕僕的辛勞。

楊雪舞淺嚐了幾樣看來精緻可口的菜色,便滿懷感激地看向宇文邕道:「阿怪,謝謝你帶我來洛陽。從明日起,雪舞要自己去洛陽小屋附近找四爺,請你不要派人跟著我,我都已經沒有把握能找到他,若是發現有侍衛跟著,四爺就更不會露面了。」

「我知道,妳還想說就算是阿怪也跟不得吧!因為高長恭見了我一定會有戒心。不過他並不認得妳,如果有意隱藏行蹤、避開人群,也不一定會因為看見妳而露面。」宇文邕也吃了幾口菜後緩緩回道。

「沒關係,雪舞還是得碰碰運氣。我原先並不打算說服他與自己相認,只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故雪舞若運氣好找到四爺,讓他將我當作一個陌生女子看待更好不過。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抱一抱平安,就算他同樣認不出我這個親娘也無所謂。」楊雪舞提到平安,語氣柔軟了下來,卻也帶著一些滿是無奈的傷感。

「雪舞,阿怪信得過妳的機伶,但妳仍要萬事小心,遇到什麼困難一定要先保命逃跑,立即回來找我,萬不得逞強。」宇文邕以嚴肅無比的語氣認真提醒。

「雪舞知道,這次尋人其實有如茫茫大海裡撈針,謝謝你容許我的任性,只要三日,多則不超過五日,雪舞若找不到人便回來,阿怪的時間珍貴無比,容不得我這樣浪費。」楊雪舞心中感激宇文邕對自己的無比包容。

「沒關係,阿怪會在這裡等妳,無論幾日都等。」他握住了楊雪舞的纖手,帶著深情的眼眸直望著她,回覆著多日前他一貫的回覆。

楊雪舞眼睛看著宇文邕深邃的眸子,心中想著他說過即使只剩一口氣也會等著自己,一時之間難以平復心中冒出的憂傷,只能對著他傻傻微笑,指著自己的心口輕聲地回覆:「雪舞知道,記在腦子裡也記在心裡。」

「記得就好,有些事不是妳想的那麼簡單,等妳孤身一人上路便會知道,原來有個好男人陪在身邊供妳差遣、保護安全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希望到時妳不會得了相思病才好。」宇文邕又使出他心口不一的嘲諷本色,沒輕易放過將要離開身邊的這個女人。

「雪舞絕不會得相思病的。」她正經八百地回覆過後,一手握住聞言臉色有些難看的男人,再徐徐解釋道:「因為雪舞知道你正在等我,有人等著回家的感覺可以讓人生出滿滿的期待與勇氣,再困難的任務也會想法子迎刃而解。阿怪,你便是雪舞的期盼、雪舞的勇氣,雪舞把你放在心中想著念著,讓你的存在光大而支撐著雪舞的意志,卻不是那相思成疾的病根。」

「說得真好,阿怪喜歡如此樂觀堅強的雪舞,阿怪也知道雪舞會回來,阿怪在的地方便是雪舞的家,所以我保證自己也不會得相思病,我要把身子養好、吃得白白胖胖、容光煥發地等妳回來。一言為定!」宇文邕回握她伸來的一隻纖掌,兩隻交纏住的手掌在客棧的桌子下攥得緊緊的,放不開來。

「嗯,一言為定!待我回來時,若你的顴骨還是這麼瘦,一掐捏不出一兩肉,雪舞定要好好懲罰不守信用的阿怪!」她指了指眼前男人的顴骨,實在看不慣原本已經很瘦的男人因為生病與思念的折騰,又變得更加削瘦了。

宇文邕邪魅一笑,對她附耳低聲道:「當然可以了,回到房間關起門來,雪舞想怎麼懲罰朕都可以……」

楊雪舞瞬間羞紅了臉,左顧右盼地四處觀望是否有人將這羞話聽了去。同樣附耳低聲譴責道:「正經點!這裡是客棧的飯桌,別盡說些會讓人想歪的話。還有你一定要變胖,哪有人處心積慮想要別人關起門給懲罰的啊?」

「我的意思是妳要怎麼私下懲罰我都可以,想歪的究竟是何人啊?望來望去怎麼看也只有一個!」宇文邕將自己攥住女人的手掌再緊了緊下,笑意濃濃,一雙星眸閃爍著點點光芒。

這下子反而是楊雪舞又再紅著臉,一雙俏目直瞪著他,卻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來。

 

—————————–

彷若是錯覺,當晚的時間過得飛快,當宇文邕還依依不捨放開懷裡如軟香懷玉的美麗女人,清晨便已到來。望著楊雪舞在銅鏡前梳理頭髮、整理衣裳,宇文邕坐在床邊依依不捨地將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流連不去。

「別這樣猛盯著人家瞧嘛!我會不好意思。」楊雪舞的臉頰有些羞紅,這男人盯著她盯得有些過頭了。

「朕不知道還能這樣望著雪舞多久,一想到要與妳分離幾天,心裡就有說不出的愁悵滋味,好像……好像……就此要與妳分離一般……」他一手扶額,嘆了口氣,坦然說道。

「真傻!」楊雪舞起身移往他的旁邊坐下,捧住他的臉龐憐惜地輕撫著,然後越靠越近,湊上她飽滿的朱唇主動給了宇文邕一個淡淡的香吻。「這樣能讓你好過些,不要這麼想著我嗎?」

「剛好相反,這樣讓朕更捨不得離開妳了。」他兩手回搭上楊雪舞捧住臉龐的雙手,有些氣息不穩地回道。

「那人家不親了!剛剛你就當作根本沒事發生……」她反悔似的,嘟著一張嘴移開了她的小手。

「……!」宇文邕不滿地低吼著:「什麼沒事發生!楊雪舞,是妳先開始的!朕一定要把妳親個夠,才要放妳走!」

「別啊…嗚…唔…唔…唔…唔…嗯…嗯…」轉瞬間,楊雪舞的叫喊與抗議已被宇文邕的嘴全數蓋住吞納下,他滾熱的唇瓣結實地落在她嬌嫩的紅唇上,先是吸吮啃咬著柔軟的唇,直到感覺再也不夠,靈活的舌頭也侵入小嘴裡,輕輕攪弄她的舌頭,在唇齒間做著親密的推拉攪動的遊戲。

他黑金色的身軀霸道地捲蓋住雪舞的身子,吻著吻著忍不住把人推倒在床,以一種渴望獨佔的氣勢強壓在她身上。

在濃烈的熱吻毫不休止地纏繞猛攻下,楊雪舞幾乎快要喘不過氣,小小的嫩唇竟被親吮地有些發腫起來。

「夠了!再這樣下去,雪舞還要不要見人啊?」楊雪舞喘著氣欲推開壓在身上的男人,只見他撒嬌般笑著請求:「最後再一下,嗯?」雙唇極輕而緩慢地靠近,緊貼在此生最愛的女人唇上,似在用印一般,蓋下了此生不離不棄的契約。

直至四片唇瓣徹底分開,宇文邕雙眼迷濛,帶著濃烈而化不開的色彩,與眼睛從微閉中張開、輕喘著氣的楊雪舞四目相交,兩人交會了一個戀人間帶著微笑的甜蜜眼神。

見證著兩人心心相印,再無任困難與險阻能將這兩顆心分開。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