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一章》再見長恭

行經一片綠油油的草原,楊雪舞見馬兒終於累了停下來休息吃草,於是也下了馬歇歇自己過於用力緊張、快要僵掉的麻痺雙腿。

但事情還沒完,不到半刻鐘,這匹馬好像有預謀似的,竟然一溜煙地棄下楊雪舞又往前跑了!而楊雪舞方才根本來不及再度繫緊牠!

「回來!回來!別跑啊!」她立即從草地上站起來對著溜掉的馬兒氣憤大喊,但已經來不及了!

她猜想早已熟練騎馬的阿怪一定作夢也沒想到,這幾天硬是要跟她共乘一匹馬上路,結果卻是害了她,沒讓她有機會好好練練騎術,還有跟那匹棕色的駿馬培養好感情,讓牠知道誰才是主人、誰才是老大!現在才會這般灰頭土臉。

她一肚子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茫然踢踢草、踢踢石頭,竟沒發現一顆碎石被她一踢便不見蹤影。原來前方的草叢盡頭沒有路,竟是個斷坑,她一踢掉前面的石頭,石頭掉落斷坑,她也來不及煞車以保持平衡,就這般滑倒掉到斷坑裡頭去!

有沒有比今天的她更倒楣的人存在啊?楊雪舞忍不住搥胸頓足這般想著,但她想一定有的,因為她並沒有倒楣到極點。

這個斷坑極深,幾乎是要深到似懸崖一般望不見底,她卻跌落在中間一塊距坑口約十來尺高、突出似小平臺的岩塊上,而且還因被岩壁上的小枯樹攔住腰身,減緩了下墬的力道,並沒有因劇烈的掉落跌斷腿、撞破頭什麼的,可說是無比幸運。

唯一有點傷的,是她的右小腿在下墬時狠狠劃過石壁上的樹枝,弄破了褲管、劃出了一個長口子還不停地滴著血。但失足掉到這樣的地方,只受這一點點傷,已經算是非常好運了。

她待在突出的小平臺上大喊救命,但這個地方似乎是相當偏僻,遠離村莊有好一段距離,半晌也沒有個人影或聲音出現。楊雪舞猜想,可能得等獵戶、樵夫什麼的偶爾路過,才會有人來的吧!

楊雪舞想著自己必須保持鎮定、保持清醒,耐心待在這裡等人來救,就是再怎樣難受也得忍耐,最怕的是自己超過多日始終沒人來救,死了自己已夠悽慘,還要害得阿怪傷心難過,她該怎麼辦呢?

想到阿怪可能會有的種種心情,楊雪舞終於忍不住垂下淚來。這一垂淚,臉上被淚浸濕的肌膚立即感受到一陣極微小的風動存在。

楊雪舞心道,這不像是斷坑上吹下來的風,反倒是與她身高差不多的地方拂過來的微風。

她朝著微風尋去,竟發現在坑壁上被小樹、植物層層覆蓋著的地方,有一處約手臂長見圓般大小的洞穴。她立即把雜草拔盡了,並撥開小樹枝枝葉葉的遮擋,確認微風確實是從這個洞穴吹出,可見這是個與其他地方相連接的洞穴。

楊雪舞就算有些害怕,想著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好選擇不顧一切半爬著岩壁,往上攀登直到身子全進入這個小洞之中。

小洞中黑暗,但的確是個空洞,而且裡頭的空間比洞口還更大些,一路微微地向上傾斜著,容一人身軀爬著行走算是措措有餘。

楊雪舞沿著洞穴裡半爬半走,行到後頭有種逐漸往上爬高的感覺。緩慢爬動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她終於看見出口,竟是從一個地面上的洞穴裡走出來!雖然洞穴裡骯髒不堪,充滿了灰土與蜘蛛網,讓她蓬頭垢面的好不狼狽,但總算是到達地面,獲救了!

她環顧四周,這裡距她跌落的地方好像有一段距離,但應是相通連的,因為這沿路的樹草種類差異不大,似是一脈相連,只是不知道到底距離有多遠。

她再仔細一看,哇!竟然這麼巧,遠方有兩匹馬兒並停在一塊兒吃草,有馬就代表有人,她得趕緊找個人來問路才行。

楊雪舞拖著還在滴血的傷腿一跛一跛地走向前,直到接近了馬兒才發現,好啊!冤家窄路!一匹馬竟是她的棕色調皮馬,她在心中姑且將牠命名為「小皮」好了,反正牠真的很調皮。

而另一匹黑馬竟然是……竟然是踏雪啊!這怎麼可能?

想當初在鄴城城破之前,踏雪被她騎去了皇宮,現在卻待在這裡?那時能將踏雪騎走,甚至可能是因為想用馬兒將自己的屍體帶走的,就只有可能是那個人了!四爺!

楊雪舞越想越覺得只有這個可能性,四爺果然人在洛陽,雖然不是住在洛陽小屋,而是住在有些偏僻的城郊荒野裡,卻被她因緣巧合碰上了。

難道四爺跟她的緣份還沒有斷,她註定該遇上他做個了斷?

既然如此,楊雪舞想著她要守在踏雪身邊等待四爺出現。

只要四爺來尋馬,找到了踏雪,她便可以自己受傷為名義,向他求助。看在是個落難的弱小女子份上,相信四爺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甚至還可能把她帶到目前住的地方治療,那麼也許……也許她就可以看到平安了!

就這般等了一個多時辰,楊雪舞遲遲不見有人出現,她的肚子都餓到打鼓了,只好從隨身包裹裡取出乾糧來食用。

吃飽了,她想著光是等也不是辦法,便四處隨意看看,這一望,突然發現遠方隱密的雜草堆旁,似乎有著類似墳墓的土石堆及墓碑,她好奇地走上前一探究竟。

一看之下,她幾乎驚得站不住腳,前方石碑上寫著「愛妻楊雪舞之墓」,但這不是令她驚嚇到軟下腳的原因,她嚇到忍不住要流下淚來的是,大土堆旁赫然還有個小土堆跟一個小小的墓碑,上頭寫著「愛子高平安之墓」。

「平安!平安!是你帶著娘親來到這裡、找到你的墓碑看看你的嗎?」楊雪舞跪在小小的墓碑前,哭得泣不成聲。因為哭得太過傷心,她沒注意到一個腳步聲正踏著地上的落葉,從身後緩緩走來,直到這個腳步聲的主人疑聲低喊:「妳是什麼人?為何在此哭泣?」

她轉頭,瞬間將眼神停滯在眼前的男人身上,高長恭與她距離十步之遙,也同樣停下腳步,將眼神留佇在楊雪舞身上動也不動。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