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九章》遺物

半個時辰後,在一家極簡陋的城郊小食店裡,小小的玲瓏盒被放在淺淺的冷水盆中,水身只及盒底,盒蓋的上方可見四支蠟燭斜傾著,其火焰正同時靠近鐵盒的蓋頂,楊堅兩手各拿著兩隻蠟燭,小心翼翼維持動作的窘迫模樣,跟他平時的形象真是大異其趣。

「真是辛苦楊將軍你,差不多快要可以了!」楊雪舞左手裹著一塊粗乾布作為遮擋,拿起一把鐵鉗便將已熱透的鐵蓋掀起,轉眼間,玲瓏盒裡的神祕遺物就這般被揭開,擱在一旁的盒蓋甚至還在熱得冒起絲絲白煙。

盒子裡裝的是一封書信,還有一個錦囊。

楊雪舞趕緊取出遺物,刻意避開其他人的目光,走往食店的一處角落。楊堅也很識趣,示意部下們不要靠近打擾,卻掩不住心中的好奇,眼角餘光時不時往她所在的方向瞄去。

慢慢打開那封折得細小的書信,楊雪舞仔仔細細查看內文,面容從淡定漸漸變成吃驚的神色,她趕緊又打開另一個黃色錦囊,裡頭裝著一小份薄紙包裹著的東西,她趕忙虛掩著打開看了,似乎確認了某些事情。

她的神色透露著說不出的驚喜,卻又顯出幾近顫抖的焦急,對楊堅大喊道:「楊將軍,事情十萬火急,請快讓我離開,我得趕緊回到皇上那裡。」

楊堅雖然忌憚楊林氏又對楊雪舞心懷愧咎,因此對她和顏悅色、待之以禮,但他沒有忘記自己尋找楊雪舞最大的目的,如今怎能輕易放她離開?

「娘娘,臣尚有要事相託,此事關係重大,恕臣不能放娘娘離去,尤其是尚未得到娘娘允諾相助之前,萬不能讓娘娘與皇上相見,甚至有任何的聯繫,否則臣無疑自尋死路。」楊堅的臉色變得嚴肅無比,彷彿一副要以性命相搏的姿態。

楊雪舞本來看在他是奶奶舊識的份上,戒心幾乎降了大半。楊堅現在這種姿態與語氣,讓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氛,她突然間感受到事情的不單純與嚴重性。

但與她現下心中掛念著的重要事相比,任何事也變得微不足道了。她趕緊道:「楊將軍,我真的很著急,時間一晚只怕來不及了。你有什麼事要我幫忙就快說吧!啊,對了,你告訴我奶奶到底哪一天過世、走了多久?她臨終前一段日子有沒有回去過白山村?她是否真的葬在白山村裡……?」

楊雪舞簡直急得團團轉,慌張地問東問西,沒有意識到楊堅的目的甚至嚴重到可能會左右她與阿怪的一生。

「娘娘,妳先別著急,臣要說的事非常嚴重,不意外可能會嚇到娘娘,但臣也只能拜託娘娘了。」楊堅的語氣依舊嚴肅,並且帶著一股半威半逼的迫人氣勢。

楊堅也想過,他今日的拜託之舉若不能達成,最糟的狀況便是一刀殺了楊雪舞,依舊召集人馬,奉行刺殺聖上的指令,但他知道風險不可說不大,他也沒有把握若失敗後還能全身而退。

更別說,動了楊雪舞與宇文邕兩個人的這筆帳一算,楊林氏的詛咒還會不會放過他?

但進一步來想,宇文贇的命令不能不遵從,而讓他即位的結果也是楊堅夢寐以求,他似乎沒有退路了,只能尋求更容易走的一條稱帝之路。

萬萬不能回頭,他時時提醒自己,除非他對夢寐以求的帝位毫無野心,否則就算途中染滿了鮮血、詛咒在即,他也在所不惜。

「不管什麼事,求求你快說吧!」楊雪舞幾乎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那臣便長話短說了!臣曾經答應過楊前輩,絕不傷害娘娘及娘娘的夫婿,也就是皇上,但現在時局不一樣了,不瞞娘娘,臣今次前來洛陽,便是受命要行刺皇上。但臣千般不願破壞與楊前輩的約定,故想請娘娘幫忙,只要娘娘能說動皇上再也不回皇宮、再也不干涉朝事,並詐死以避世,臣便絕不會傷害龍體半根寒毛,連帶娘娘與皇上也可雙宿雙飛。只是皇上不可能那麼容易說服,故娘娘……」楊堅的態度尚且還算恭敬,口中說出的內容卻是出人意外的大不敬。

「楊堅!大膽!你竟敢對我說要行刺皇上!」楊堅語出驚人的一串話如一道轟雷擊進楊雪舞的腦袋裡,讓她驚訝到幾乎要穩不住身軀。她怒不可抑地質問楊堅,但隨即一想,心底的直覺讓她更為驚訝,這「受命」之言頗為可疑,難道會是當今太子宇文贇所下的命令?

「娘娘,臣實在是左右為難、別無他法了,事實上,今日若娘娘不答應幫助臣,臣就算要冒著忤逆天女楊前輩的罪孽,也絕不會讓娘娘離開臣身邊半步!」楊堅以勢威逼的語氣更加明顯,不做半分退讓,這攸關己命生死與未來帝位的一仗,他是勢在必得。

「我的老天啊,楊將軍,萬萬沒想到你竟是這種人!」楊雪舞望向他眼底的深不可測,重嘆一口氣,驚訝地猛皺眉頭。

最後她重敲了一下自己腦袋以重振精神,再勉強說道:「你說的事情太過重大,我無法馬上答應,不如暫且擱下,我們倆都重新好好想想得失利弊。這樣吧!既然你絕不可能讓我回去見皇上,我又有重要事非走不可,那雪舞只好勞煩楊將軍陪我走一趟白山村。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看在我奶奶的份上答應我吧!雪舞求你了!」

楊堅的臉色驀然深沉起來,沒有太大變化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片刻,他才似已做出什麼打算般,開口說道:「行,不過娘娘也要願意先答應臣一些條件,以當作保命符。否則臣讓妳知道今日所說的這些秘密,豈不是讓自己的腦袋瓜去留決定在娘娘的手心上?」

「有什麼條件,你快說吧!」她點點頭,催促著楊堅快說。

「首先,無論如何不得用任何方法對皇上洩漏半點妳和臣所談論過的事,就算是娘娘不答應協助臣,讓臣必須行刺皇上,娘娘也絕不能透露半句。」楊堅說道。

「這怎麼可能?太強人所難了。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有人要行刺阿怪,卻不提醒他呢?」楊雪舞有些氣憤地抱怨道。

「那麼如果娘娘不願意協助臣,又不答應臣的條件,恕臣無法冒險帶娘娘遠行,只能將娘娘囚禁著。但這般與臣耗著時間,當然也不用妄想能回去白山村一趟,去做妳說那件很急又很重要的事。」楊堅似乎是看穿了楊雪舞心底的焦急,故意想以此條件來要求她先鬆一部分口,以此慢慢拉攏說服她協助自己。

「事實上,娘娘只要直接答應協助臣,也就沒有後頭這些顧慮了不是嗎?皇上得以獲得平安自由,對娘娘來說也是好事一件。」他以一種逼迫勸誘兼具的語氣,不停地遊說著。

「這……」楊雪舞為難地閉上雙眼,沉思許久,想著事情有輕重緩急,奶奶交代一事著實重要,況且若她能帶著楊堅等人前去白山村,也可拖延著行刺一事,這樣阿怪至少暫時還是安全的。

正當她微皺眉頭,走上前幾步,想要答應他的條件時,又聽得楊堅說道:「下一個條件,若娘娘答應,便先服下這顆藥丸,這是一種特製毒藥,必須定時服用解藥才能延命,娘娘若想要逃走或是違反與臣的約定,臣自有辦法讓毒發作,娘娘用不了多久便會七孔流血而死。」

「楊堅,你……你這個卑鄙小人!」楊雪舞面露驚恐,不住咒罵道。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