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七章》刺殺任務

被不明人士攔截住的楊雪舞根本別無選擇,為了自保,她只能跟著眼前兩名男子前進。當看到那個黑衣人並強被帶上他的馬背之時,她根本沒料想到自己後來會被帶到那麼遠的地方去。

一個時辰後,奔馳的馬兒終於停下腳步,眾人一併下馬,停在一處涼亭休息。楊雪舞發覺眼前景色陌生一片,她竟然已被帶走遠離了洛陽城,不知身在何處。

黑衣人揮揮手退走身旁的所有部下,只獨留他與楊雪舞兩人待在亭子裡說話。

「你到底是誰?想做什麼?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來?」楊雪舞驚慌的心情再也無法壓抑,來人若有目的倒可應對,若是擄人姦淫的惡徒,她根本無反抗的能力。

「放心,我沒有惡意,只是想徹底避開那人的耳目,確保我們之間的會面不會被人發現,畢竟他可當妳是寶,又那麼精明,我怎麼敢當面造次呢?楊雪舞,妳說是吧?」頭戴斗篷的黑衣人如是說道。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關於他,還有我的身分?」楊雪舞的心由驚慌轉成了驚愕,她不敢相信,除了親近的幾個人外,還會有誰知道她是楊雪舞的祕密?

「翠峰山後一別,臣一直掛念著修儀娘娘,只是臣當時不幸生了場重病,所以遲至今日才來與娘娘一會。」黑衣人摘下了他的烏紗斗笠,改以恭敬的語氣說道。

「楊堅將軍!」楊雪舞更加驚訝了,知道她身分的人竟然會是楊堅?

原來自從宇文邕帶著楊雪舞離開翠峰山、前往雲陽宮之後,楊堅回到長安城不久,便生了一場重病。

這一場怪病來得又快又急,所出無名,叫楊堅、獨孤伽羅一家人急得有如煎鍋上的螞蟻。

但一連看了多名大夫,一直到驚動皇宮裡的御醫姚僧桓,也檢查個不出所以然來。故他一直認為自己的病,是因為未遵守對天女楊林氏的承諾而遭受到的懲罰,終日惶恐不安。

而恰如「病由心生」這句話所言,不知是真有詛咒一事,還是楊堅心中有愧因而惶恐害怕的作用,他心中越是這麼想,病情越是每況愈下,連生了多日的重病,藥石罔效,甚至虛弱到下不了床。

楊堅相信並畏懼著楊林氏,他不再求醫,只是每日每夜在心中向楊林氏懺悔、求饒,整整連續三天三夜,他的病情終於好轉。楊堅也因此不敢再怠慢,誠心要完成楊林氏的遺願,以及彌補對楊雪舞的冒犯。

而首先做的,便是要交還楊林氏留給楊雪舞的遺物。

這遺物是一個模樣粗糙的小鐵盒,他當初自臨死的楊林氏手中取得後,雖然遵守著諾言不親自嘗試打開它,卻又使詐,交給他的妻子獨孤伽羅想法子找工匠撬開,卻始終拆解不開。

因為不想傷到裡頭的東西,獨孤伽羅也不敢找人融了鐵,結果耗費多時,鐵盒裡的祕密始終無法揭曉。

楊堅知道除了淫賊朱阿三的事情外,這又是他另一個對楊林氏感到愧咎的地方,是故病好之後,他不再留著遺物,積極地派人打聽皇上與楊雪舞的行蹤,要物歸原主。

他得到消息,兩人一起去了雲陽宮。但他也知道,這兩人幾乎寸步不離,而且雲陽宮守備森嚴,他沒有太大的機會單獨見到楊雪舞。

時間拖了好一陣子,當四月份來到時,他所收買留在雲陽宮的眼線,送來了一個不是很確定的秘密情報,楊堅感到猶豫,但因為別無選擇,最後還是相信了。

聽說皇上要帶修儀娘娘出外打獵一段時日,但據娘娘身邊的婢女透露,她其實才不是跟著皇上去打獵,而是由侍衛送著去洛陽省親。

楊堅覺得這是單獨見楊雪舞最好的機會,便也快馬加鞭帶著幾名部下到洛陽找人。

殊不知,宇文邕的打獵之舉是為掩人耳目,他親自送了楊雪舞來洛陽。而楊雪舞一到洛陽沒多久就失去了蹤跡。

楊堅在洛陽四處尋人無果,改為派人到高長恭的故居去打探,結果有意外的收穫,在楊雪舞出現的前一天,他們盯上了疑似為皇上侍衛的幾個人,本來是想把人打昏,帶回去問清楚皇上以及楊雪舞的行蹤,結果卻在此處同時攔截到楊雪舞。

當楊堅截到楊雪舞之後,身邊的部下立即通報,說遠遠看見宇文神舉將軍騎馬朝此處過來,楊堅不知對方底細如何、身後有多少侍衛,因為不敢冒險,便丟下打昏的普然等人,趕緊擄了楊雪舞倉皇而走。

其實楊堅為尋找楊雪舞行蹤,會如此大費周章,甚至對皇上人馬不惜武力相向,目的不單是要歸還楊林氏的遺物那麼簡單,最大的原因是他在離開長安之際,又從代政太子宇文贇那裡接到了一項難為的聖令。

當時楊堅因生病留置長安已久,未回到他的亳州繼續總管之職。病好了以後,得知楊雪舞的情報,他打算要立即面見聖上,也就是向代政太子宇文贇交代政事,用返回亳州的藉口以離開長安。

幾乎是同時,他早一步被宇文贇宣召到東宮之中,授與一項極為艱難的刺殺任務。

宇文贇召來他的岳父楊堅之後,似乎是因為心情極其惡劣,加上少不更事,竟然滔滔不絕地向他抱怨起心事來。

「父皇根本不是真的信任我,他人都出去巡遊了,卻還找人監視我。那幾個太監跟大臣,根本對本太子不懷好意,總是鬼鬼祟祟、舉止可疑。我查清楚後,才知道他們果真是奉父皇之令,暗中通報我的消息。」

「普六茹將軍,你也算是我的另一個爹 ,你說有人會這麼不信任自己的兒子嗎?父皇他從來便瞧不起我,不曾誇讚過我一句……還好我聰明,當初父皇找齊王進京駐守,我便心存懷疑,於是同樣找人盯著與父皇通報的人。好不容易才發現,父皇已經派人通報給皇太后、宇文孝伯等人,他居然打算……回宮便廢了我,還要找齊王繼承皇位!」

「你說,他的心有多狠?我是有多不如他的意了?說到底,不過是做幾件自己喜歡的事嘛!他那個人太不厚道,有必要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如此逼人太甚嗎?這下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宇文贇憤恨不平地說道。

這些日子以來,脫離了宇文邕的視線之後,宇文贇又故態復萌做了很多荒唐事,貪酒好色、寵暱小人、任意妄為……他以為父皇不會知道。

但一代明君如宇文邕,既能放手讓他暫代皇位,又怎會放任他胡來、遭受蒙蔽呢?

「太子,你到底要臣幫你做什麼事?難道……」楊堅也是個聰明人,從太子的神情看來,他似乎已恨自己父親入骨。而他膽敢對著一個臣子嚴詞批評皇上,想來是將他當做自己人,而腦中所想之事自然也將算他一份。

他既然已經被召到東宮之中,事情已沒有轉圜的餘地,無論太子意圖為何,他都將被一併拖下水。

「普六茹將軍,看在麗華的份上,你一定要幫我!朝中有權有力的都是父皇的人,我只有你可以幫忙、可以信任了!」宇文贇的話顯得有些慌亂與著急,更像是在裝可憐求楊堅答應。「我知道你上個月才剛在宮外宴請過父皇,自然最瞭解他的現狀。聽說,父皇出宮時沒帶多少兵馬護身,是真的嗎?若是真的,父皇錯在太過自信,此時正是刺殺他的最好時機。」

「太子,此事為弒父奪權、欺君犯上,茲事體大啊!」楊堅野心雖大,做事卻謹慎至極。宇文邕城府極深、文武兼備,是個難對付的智者與強者,就算保護他的人再少,刺殺一事也不簡單。更別說後來宇文神舉帶了三百餘名侍衛前來,將他保護得滴水不漏。

「皇上此行是去雲陽宮,一入雲陽險地,加上宇文神舉將軍帶領的數百精兵侍衛保護,臣的膽子再大、手下再多,也不敢冒險犯下弒君重罪。」他低下頭,拱手推卻道。

「再難辦,也要辦!父皇出走皇宮之際是唯一機會,等他回來,一切就來不及了!更何況他已經立我為太子,還讓我暫代國事,我其實已跟真皇帝沒什麼兩樣,現在那有把皇位讓出去的道理?」宇文贇激動大吼。

他雖年輕好玩但不笨,更比楊堅所想的狡獪一些,見楊堅沉吟已久,動之以情或許不成,他便誘之以利。「普六茹將軍,你若肯助我,不但麗華這個太子妃立刻搖身一變成皇后,你也是皇親國戚,更別說為報答你的效力,我一定會大大酬謝於你,無論是財富高位應有盡有……」

楊堅望著他恨不得立即親手殺了自己父皇的陰狠神情,心中終於懂了,為什麼楊林氏會說他稱帝的唯一阻礙是宇文贇而不是宇文邕,卻又暗地設下圈套,要自己不能傷害宇文邕。因為無論死或不死,她知道宇文邕的帝位始終不保!

而因為楊雪舞的緣故,她苦心設計一道防火牆,就是不想讓宇文邕死於他的手上。

「臣……遵旨!」他懼怕楊林氏,自然不敢真殺宇文邕,但現下這筆交易他是非接受不可的,除了不敢當面抗旨的原因之外,他也樂得父子相殺的局面出現。畢竟和宇文邕這個深沉難測的雄才霸主相比之下,任誰都會挑宇文贇這個不肖的毛頭小子當作對手啊!

只是他也苦惱,面對與楊林氏的約定,到底要如何既不傷害宇文邕,又不讓他回宮干政,卻又能助這昏庸無能的宇文贇登上皇位呢?

他思索了好幾日,終於想到,關鍵在楊雪舞身上。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