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一章》戲點鴛鴦

「真的是我,楊雪舞。」她站在斷坑邊,手持一個類似號角形狀的東西,對著它的其中一端大聲說話。

此物用來說話的前端以一段幾吋長的竹子製成,延伸至尾端逐漸放大,最後貌似一個圓形的漏斗形狀,則是以數層粗紙接續著塑型糊成。

這是楊雪舞研究萬物原理時所發現的擴聲之理,乍看之下,這玩意兒整體的形狀就像是一朵大型的喇叭花,她花了兩個時辰才好不容易把這東西做好。

她還打算不將長長喇叭發出的聲音對著斷坑下直接發出,而是揚起頭對著斷坑口背面有些遠的山壁發聲,最後製造出一種類似回音的效果。

總之,她的裝神弄鬼弄得有模有樣,也真的成功了,高長恭被這奇異的聲音徹底震囁住。當然,真正令他相信的,還是許許多多只有楊雪舞與高長恭才知道的回憶。

「雪舞,妳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妳會出現在我的面前?」高長恭不由得用力捏捏自己的臉頰,直到臉上傳來一陣明確的刺痛,他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

「四爺,一年多前我的確死了,你放心,平安……我也見到他了,他好好地待在我的身邊。生死有命、聚散無常,我們兩個現在都過得很好,你不需再牽掛我們。」楊雪舞的語聲變得有些脆弱傷感,只好強忍著情緒說完這一整段謊話,雖然這的確是她心底裡的盼望。

「真的嗎?那我若死了,是不是也能見到你們?」高長恭聞言揚眉,語氣中竟帶了些喜悅。

「千萬不要,自縊的魂魄是不會有好下場的!而我們倆不久後也要投胎轉世,想來是見不著面了。今日,我藉著天女一族獨特強韌的一股意志,移動魂魄到這兒來找你,已是困難之極,所能做的,也不過是與你做最後的告別。」楊雪舞繼續著她想好的一連串戲碼,話語說得生動無比。

雖然她也不想用欺騙的手段對待四爺,不過她沒有勉強、沒有惡意,她只是希望四爺能夠盡可能忘了楊雪舞,擺脫妻兒雙亡對他造成的陰影傷害,從而去追尋一段新的人生。

就算最終沒有多大用處,也不足以撮合他和若安姊姊,楊雪舞也希望,無論如何能減輕些四爺身上的包袱、打開他心中的死結,那怕是一點點也好。

「還記得我死前與你說過的那些話嗎?別守著女媧廟的誓約,一定要找個姑娘照顧你,可以的話,不要比我美、比我聰明、比我賢慧,否則我怕你會忘了我……還記得嗎?」她又繼續道。

「當然記得……那一天宛如一場惡夢。」高長恭想起當日雪舞臨終前的一景,鼻頭一酸,嘴唇用力一咬,強忍了哽咽,仍忍不住落下一滴淚來。「雪舞,我好想妳……」

蕭若安望著他淒苦神情,心也隱隱地作痛著,伴隨著一股愧咎之情,頭漸漸垂了下來。

「四爺,我如今後悔了,別再理會那個約定。」楊雪舞的聲音依舊聽來奇特,和她原來的聲音有著極大的差距,但說話的語氣是熟悉的,叫著四爺的親暱聲調,讓高長恭怎樣也不會忘記。

只聽她又有些嚴肅地說道:「我要四爺答應我一個新的要求,若是你願允諾,這能讓我在陰間待著的時候好過些,縱是要投胎轉世過上新日子,也不會感到擔憂,你能答應我嗎?」

死去的雪舞特地想法子過來見他,又特別提到那個遺願,難道是因為發現自己跟蕭若安有些曖昧微妙的關係?高長恭面露尷尬,以眼角餘光輕輕地瞄了一旁的蕭若安,又抬首對著上方的雪舞魂魄大喊道:「雪舞……我沒有找其他的姑娘,妳千萬別誤會……」

「我沒誤會,也沒吃醋啊!」楊雪舞輕笑了一聲,嘴角微微上彎,搖了搖頭再說道:「四爺,你知道人若要投胎是要喝孟婆湯的嗎?」

「嗯,聽過此事,難道是真的嗎?」高長恭有些沉重地回應,眉頭隨之蹙起,似在擔憂楊雪舞繼續要說下去的話。

「不錯,到時我會完全忘記你,一絲一毫都不剩,包括我們的感情、我們的過去。」她的表情現在無人可以窺見,卻是那麼地認真嚴肅。「是故,我覺得自己不能那麼自私,四爺,別守著女媧廟的誓約,一定要找個姑娘照顧你,可以的話,找個比我美、比我聰明、比我賢慧的姑娘最好,我不會介意也不會難過,我會祝福你。徹徹底底忘記楊雪舞吧!那都過去了,只有你能找到另一個給你幸福的人,我才能安下心,開始另一個人生。」

「雪舞,妳為什麼要這麼說?就算妳將投胎轉世,難道真希望我忘了妳嗎?被我這般愛著、惦記著不好嗎,妳怎麼會不安心呢?」高長恭慌了、急了、傷心了,也難過了,心深深地墜了下去!

垂首望見自己緊握的雙拳上,指節壓得死白,連指甲也深陷皮肉之中。

「四爺,人若有太多牽掛,就是死也無法瞑目,只有放下一切、看向未來才能解脫啊!你困在從前那些回憶裡,日子過得不好,叫我怎麼能安心呢?如果你想對我好,唯一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快樂、過得幸福無比。四爺,請你一定要答應我,好嗎?」楊雪舞誠摯懇求著,禁不住心中的激動而微微顫慄,這個男人曾是她的唯一,就算是遺忘心中之情的現在,她也始終記得自己與他之間的羈絆有多麼地深刻。

高長恭一陣沉吟,半晌說不出話來。

楊雪舞知道他聽到這些話了,雖然不能預期有多大的作用,但她曉得四爺就算誰的話都聽不進去,也一定會將她這個亡妻楊雪舞的話記在腦子裡。

她不由得輕嘆一聲,這種事只能盡天命、強求不來,騙人已經夠不厚道,此刻,她也不想繼續勉強他、逼他。

恐怕還是時間的問題,時間能沖淡一切悲傷,模糊曾經的刻骨銘心。

今日這場戲只是開了個頭,未來四爺若能想個清楚,幸福就在他的身邊,但最後究竟能夠牢牢抓住什麼,還得要靠他自己去追尋把握了。

想了想,她也不想再繼續下去,開口道:「四爺,端木琅那姑娘被我引開了,恐怕一時之間無法過來。你仔細看看這斷坑,撥開遮擋視線的樹枝,在你站著的岩壁斜右上方,是不是有個壁洞?那兒是逃出這裡的出口。」

「雪舞,妳怎會知道這種事?」高長恭撥開遮擋的樹枝,望了眼那不算太大的壁洞,驚訝問道。

「鬼魂可以飛天遁地,又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呢?」楊雪舞反問。

高長恭頓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麼,著急地朝著上頭的人大喊:「雪舞,若照妳所言這個洞是出口,等著我,我立即爬到上頭去見妳,妳……不要走!」

「既要離別、既要遺忘,你我今生的緣份早已盡了,又何必再相見呢?」她飄灑著一種雲淡風清的語氣,說起夫妻之間的感情,好似自己是個局外人一般講訴著理所當然的斷離,沒有任何傷意。「四爺,好自為之,雪舞祝福你找到一段好姻緣。」

高長恭的心窒悶地難受,不禁將手掌撫在胸口的衣服上緊緊抓著。

他的雪舞到底怎麼了?是魂魄之身的關係,還是她真將過去種種視為灰飛煙滅?高長恭疑惑極了,他沒有得到預期中妻子懷著無限悲淒,哭訴彼此的思念與離去的不捨,有的只是誠心的勸告與祝福,而且態度極其冷靜與理智。

「雪舞……」高長恭不敢承認,他有種感覺,這個雪舞鬼魂與他之間的情感互動好陌生,似乎她並不只單純為了愛他,所以不得已痛下這個決定,而是真心地想要自己快些遺忘她,快另娶他人。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