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四章》平安之死

「不多說了,天色已晚,在下告辭。」高長恭分別看向端木琅與蕭若安,做了個告別的手勢,隨後轉身登上踏雪的馬背,揚長而去。

「嫂子,這麼叫真不順口,妳看起來還比我小幾歲呢!」蕭若安邊說邊將楊雪舞的棕馬小皮牽到院子的一處欄杆上繫緊,還給了牠一木桶水解解渴。

「若安姑娘,不用客氣,妳叫我阿琅便行了。」楊雪舞因受傷行動不便,站在一旁看著蕭若安的一舉一動,她不但個性豪爽,牽馬的姿態也毫不含糊,想來騎術一定不差。

蕭若安微笑回道:「若安今年二十三,妳若不嫌棄,叫我聲若安姊姊吧!阿琅。」

蕭若安走近楊雪舞身邊,攙扶著她走進小屋中,裡頭收拾得很乾淨,傢俱也很簡單,除了一張床,就只有一張矮桌跟幾個軟墊。屋子左旁有個小門,門旁放了些薪材,應是通往廚房的地方,而右旁另一個門裡頭傳來陣陣草藥的味道,楊雪舞猜想,那裡若不是擺滿瓶瓶罐罐的煎藥房,就是主人平時在鑽研醫術的場所。

裡頭沒有其他人的影子,讓人難以想像,這樣年輕的大姑娘竟然一人獨居著。而若不是床旁的幃幔,加上牆邊掛著一面擦得晶亮的銅鏡,這兒恐怕也令人難以想到是個年輕女子的閨房。

「阿琅別太在意高大哥的話,他那個人就是這樣,陰沉沉的……不過,以前的他可不是這樣……」蕭若安一邊招呼楊雪舞坐下,拿張乾淨的濕布讓她擦臉,一面拿出治傷用的器具及膏藥,示意她抬起腳來露出傷口。「口子有點深但不是太嚴重,收了口後騎馬也沒問題,妳就在這兒多住一天,等傷好些再走吧!」

「其實我也很樂意,難得遇上待人如此親切、做事又豪爽大氣的姊姊,若安姊姊,我還真喜歡妳。」楊雪舞坦然對她說出自己的想法,惹來蕭若安一聲爽朗的咯咯笑,回道:「我一個人住有些悶,妳能留下陪我聊聊天自是再好不過。」

蕭若安沒有提起她獨居的原因,只是親切地拉拉楊雪舞的手,與她話家常。

楊雪舞突然意識到蕭若安似乎是四爺的舊識,也許有些問題向她打探也能問出結果,甚至會比問本人來得容易開口。

清創傷口的同時,兩人東南西北聊得正起勁,她見機不可失,便開口提到:「高大哥在路上跟我提過,他家裡出了點事,孩子……過世了,我沒忍心繼續問下去,姊姊剛剛說高大哥變了很多,他可是因如此變故才成了現在這模樣?」

蕭若安黯然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不只,還有高大哥的妻子一年多前才因故喪命,那孩子是他妻子留下的唯一血脈,也是他們夫妻倆最大的牽掛。他答應過要好好活下去照顧孩子長大,沒想到卻出了這種意外,任誰都會感到無法接受。」

意外!是什麼樣的意外?楊雪舞的心劇烈地跳動著,她強按捺下激動不已的情緒,兩手緊握、唇瓣微顫,試圖以聽來事不關己的鎮定語氣開口問道:「是什麼樣的意外,能跟我說說嗎?」

「當著他面我不敢提,不過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倒是怕妳聽了覺得悶。」蕭若安在言談間已經熟練地將傷口料理完畢、包紮好,收起桌上的器具與瓶罐,轉身走進左側的房間去。

「不會,不會,阿琅很想知道,若安姊姊若肯說再好不過了。」楊雪舞認真看向蕭若安走回來的方向,語氣誠懇而殷切。

蕭若安拿著兩杯茶水及幾塊乾糧回來,擱在桌上請楊雪舞享用,才清了清喉嚨,有些無奈地緩緩說道:「要提就要先說到我府上的事,高大哥原是齊軍裡的一位……將領,我父親蕭胤是高大哥的下屬,是故我很早就認識高大哥,並與他有數面之緣,他以前本來是一個很好很陽光的人。」

「就在一年多前,齊國戰敗,周國大軍入駐,我父親戰死,連帶家裡也分崩離析。因為父親的身分,我們一家家產全遭充公,流落為平民。我不怨這命運的捉弄,只要母親與弟弟的性命無憂,也未淪落成官奴,我們有手有腳,總是能謀生活下去。當時,我憑藉平時對醫術的喜好,在洛陽鎮上的醫館尋了份差事,還有偶爾製些父親教給我家傳的獨創傷藥,讓弟弟到市集上販賣,日子倒也過得下去。」

楊雪舞心想,若安姊姊英姿朗朗,說話氣度不凡,卻又同時是受過禮教的大家閨秀,原來她是齊國將領的女兒,這就難怪了,而且她本來也早就認識四爺,甚至在自己之前。

蕭若安頓了頓,又繼續說下去:「某日,我在醫館做著自己的事,突然間一個男人用台推車粗魯地闖進門來,醫館的小廝正要出來攔阻,卻發現推車上的茅草裡躺著五個嬰孩,都是年紀很小、不過一兩歲的孩子。我還記得,他當時對著醫館眾人聲嘶力竭地吼叫著:救救他們!救救這些孩子!」

「那個男人可是高大哥?」楊雪舞心底已經猜了出來,四爺是如此地慈悲為懷,總是救人如救火,更何況此事關係到五個嬰孩。

「不錯,當時我便認出他來,趕緊上前招呼他。他一看見我,更是聲淚俱下,說著其中一個孩子是他的親生骨肉,他絕不能失去那孩子,請我大發慈悲救命。他拉著我的手臂不斷地求我、拜託我,一個大男人幾乎急到要跪在地上。當時我恨不得能拿出十八般武藝幫忙,但偏偏我所擅長的醫術是外傷,這些孩子得的全是同一種傳染病,只能叫我們醫館裡的王大夫來看看。」蕭若安回答道。

「難道高大哥的孩子一病不起,就這樣離開了人世嗎?為什麼好端端的會有這麼多孩子?還一起得了病呢?」楊雪舞越聽越著急,不自覺抓著蕭若安的衣袖,輕輕扯動著。

「阿琅,妳那麼激動做什麼?聽我慢慢道來。」她輕瞄了楊雪舞一眼,眸中生出了些許疑惑。

「對不起,我一向喜愛打抱不平,聽到這樣的悲慘故事,不免情緒有些激動。」楊雪舞立即放開了蕭若安的衣袖,面容仍是透露著一股濃濃的焦急。

蕭若安朝她微微勾了勾唇角,表示理解,再道:「當時的五個孩子裡走了三個,很不幸,高大哥的孩子平安也在其中。我一問之下,才知道高大哥與高大嫂為了某件重要事出遠門,將孩子寄放在鄰家大嬸處,卻不巧遇上齊國戰敗之時,四處趁亂打家劫舍的盜匪逃兵變多了,那大嬸保護不了平安,讓他跟幾個附近人家的孩子一同被惡徒擄了帶去販賣。」

楊雪舞聞言幾乎要飆出眼淚,她兩手緊緊地交攥著,試圖減緩下因激動而帶來的顫抖,但握得越是緊,手反而顫抖得越厲害。一瞬間,耳邊彷彿傳來一陣嬰孩的啼哭,讓她弄不清那是記憶中小傢伙出生時對迎接世界的驚訝害怕,還是平安最後的求救之聲。

一聲聲地哭、一聲聲地喚,就在她耳邊迴盪著。

喚得一個母親的心陣陣地抽痛、如插萬劍般難受,疼得幾乎要喘不過氣。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