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三章》若安姑娘

「若安姑娘!」屋子四周一片靜悄悄,高長恭出聲叫喚著,聲音不大也不小,打破了這院子的靜謐。

楊雪舞剛從馬背上下來,聽到這呼喚聲有些微微吃驚,怎麼四爺所說的大夫是位姑娘家嗎?不過這也不太稀奇,她自己不就是個女人?不也精通醫術嗎?

才剛思量著,便見茅舍的門應聲吱然而開,門內有一名青衣女子徐徐走出,年約二十上下,姿色雖比不上端木琅,但有著與從前的楊雪舞略略相似的醫女特質,一種聰慧而靈巧的氣質,清秀的眉目中帶著幾分可人,嘴角微微勾起時,兩頰分別有著一個小小的梨窩,頗討人喜歡。

不過相較之下,這名女子看來更顯穩重,動作優雅、舉止合宜,顯是受過禮教的大家閨秀,不知道為何人會住在這裡。

「高大哥,你特地來看我?」這青衣女子迎了上來,揚起秀眉,嘴角漾出一個淡淡的梨窩。

「不……不是,我路過偏郊野地遇見一名傷者,雖然傷得不重,但她精神不太好,又是個女人家,我家雖在附近,但不方便收留,不知道若安姑娘這兒可否行個方便?」高長恭趕緊否認,並說明事情原委。

這副態度看在楊雪舞眼中,竟有些「此處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蕭若安輕嘆口氣,眉毛垂了下來,但隨即又勾起微微嘴角,望向楊雪舞的方向,對她做了個親切有禮的微笑。

楊雪舞見到後立即開口道:「姑娘,奴家名為……端木琅,今日要叨擾妳一晚了,大恩大德,不勝感激。」

「別客氣,出門在外誰沒有個萬一呢?能多認識個朋友照應,畢竟是件好事。我名為蕭若安,一個平凡的採藥女郎中,妳就當多交上我這個朋友吧!」蕭若安一副清秀纖弱的外表,說起話來卻落落大方、氣度豪邁,讓楊雪舞立即對她萌生了好感。

「今晚便安心在我這兒住下吧!妳腿上的傷口有我料理著,包準不會有事。」蕭若安又再拍著胸脯像是在做保證般說道。

楊雪舞躬身道了個謝,卻出現猶疑不定的臉色。她暗忖,沒想到四爺會有其他的大夫朋友,但如此一來,四爺傾刻便走,她豈不沒有機會知道更多關於平安和四爺的事了。

「若安姑娘,真抱歉,高長恭又給妳多添麻煩了。放心,明日一早,我便來將這位嫂子送到鎮上去,不會給妳造成更多不便的。」高長恭謹慎且有禮貌地說道。

「高大哥,這說的是什麼話呢?你明知道我不會在意這些的,更何況是你親自帶過來的人。」蕭若安一改之前與楊雪舞說話的語氣,吞吞吐吐地道:「自從你上回幫忙若安修繕屋頂……我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面,你瘦了。」

高長恭自嘲地抿嘴一笑:「高某人有什麼好見的呢?還不就這身臭皮囊骨,見了還不如不見呢!」

楊雪舞望著這名叫做蕭若安的姑娘,收起她豪爽大方的言談語氣,突然像個小女人家扭扭捏捏地說話,又從她望向四爺的眼神,不難看出對他有情意,而四爺似乎也與這姑娘熟稔,不像是新認識的泛泛之交,他們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但她最想知道的還是,平安到底是怎麼死的?這些事之間會有關連嗎?

高長恭瘦了許多,臉色也不太好,一雙劍眉始終微微蹙著,說話總是語調平穩,有著微微的清冷,不帶悲傷,卻也沒有任何明顯的情緒。人或許看來還算正常,楊雪舞卻能感覺到四爺的心好沉重,那顆心似乎沉重到再也沒有人能將之捧起。

不過他一張比女人還要精緻秀美幾分的臉,雖然因鬍渣及一頭亂髮添上了些滄桑氣味,仍是相當吸引人的目光。

楊雪舞想著,儘管四爺喪失了尊貴的皇族地位,無權無財,以他這般出眾的外表、健壯的體魄,加上一顆善良慈悲的心,就算他自己沒有這個意思,看上他的女人難道還會少嗎?

眼前不就有位現成的好姑娘在對他示好?一位無論外表、人品、舉止、才華都不輸當年楊雪舞的好姑娘。

楊雪舞的心中雖有些失落,卻沒有任何醋意,她知道自己與四爺過去的點點滴滴真的都已經是過去。她已經有了新的軀體、新的情感歸依,再也不是從前的楊雪舞,她希望四爺也能夠脫離過去的悲傷,朝向新的人生邁進。

人的一生不會只能愛一個人,只要放開心胸,永遠能愛,永遠不會太晚。

他還如此的年輕,既然愛的人不在了,或者說不可能再回來了,楊雪舞希望,四爺為她的死悲傷個一段日子或是幾年,不要太久,僅此就好。就如同自己中毒過世前所說的,他該再找個姑娘成親,重新過上新的日子。

就算無法再如年輕時愛得那般轟轟烈烈,只要能愛,找個還算喜歡、適合他的好妻子,一起攜手度過接下來的人生,如此既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妻子死前的遺願。

她是真心希望四爺能得到幸福。

生離死別足夠悲慘,只望別再增添更多遺憾。

楊雪舞對於這個若安姑娘感到很滿意,雖然還不太熟悉,但她直覺感受到這是個好姑娘,也對四爺有著深深的情意,只是四爺……。

這也難怪,楊雪舞暗忖著,事發至今,也不過才一年多,如果四爺如此輕易便可放下對她的夫妻情感,他便不是蘭陵王了,而她若真在泉下有知,也會氣得吐血吧!

她的心和他不一樣,無情和有情,天差地別。

為了阿怪,她只能自私到底。她不能為了可憐四爺就告訴他自己是楊雪舞的事情,四爺能不能接受這陌生妻子都還是一大疑問,最重要的是,雪舞不愛四爺了,她不能曲解自己的心意還辜負阿怪的一片癡心。

如果不是中了那個奇怪的重生法術,如果楊雪舞對高長恭尚存一絲夫妻情意,她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離開他身邊的。就是冒著生命危險,就算是爬也要爬到他身邊,守著他,至死不渝。

只不過高長恭目前之於楊雪舞,雖然不是陌生人,雖然有著種種以前的回憶,卻只像個親人一般,感覺熟悉卻不親密,更沒有一絲兒女之情。

楊雪舞不禁感慨,那重生法術的代價既然施行得如此徹底,何不將四爺對她的情意也一併抹去?如此兩人無牽無掛,也不致讓情這字將他折磨地如此淒慘。

楊雪舞沉吟間,突然聽得蕭若安又再開口道:「高大哥,你怎麼這麼說呢!總之妹子只想勸勸你,生死有命,你也別太過度傷心了。」

「所謂的生死道理,高長恭自是知道透徹,不然也不會勉強苟活下來,她叫我要好好地活著,照顧……,那承諾終究是只完成了一半,就算只有一半,我也要好好守著……」高長恭平穩的語調終於出現一抹悲意,他雖嘶啞著嗓子壓抑,這悲意仍是明顯地讓旁人看得一陣心酸。

楊雪舞感覺自己的心猛然地抽痛著,她知道四爺所謂的承諾是在說些什麼。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