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四章》恍然大悟

不久後,店小二指引楊雪舞走到一間大客房外朝門房大喊:「客倌們,小的送茶水來了,請開個門。」隨著開門時一道門縫內的驚鴻一瞥,楊雪舞的情緒越發地不安起來,她站的位置很微妙,能看清楚裡頭大多數的人,裡頭人卻不易看見她。

一見竟是幾名眼熟的精銳禁衛軍,楊雪舞不由得摒住氣息,悄然移身門外一旁。她還沒有弄清楚綠荷的事,又被房裡頭幾名不速之客弄得糊塗。

她在心中不斷思量:他們是阿怪叫來跟蹤我的?這麼說我要離開的事他早已經知道了?他們跟著我要做什麼?一定不是要抓我,不然早動手了,那麼說,是要跟著我等找到四爺再動手?

楊雪舞不願心中所想成真,只因她覺得阿怪不至於會為了抓四爺而利用自己到此地步,況且以那日阿怪交代宇文神舉的話中判斷,他是要瞞著自己暗中通緝四爺與平安。

她想了想,心中冒出個主意,思量或許可以藉此判斷這群禁衛軍到底是不是來抓四爺的。於是她對走出來的店小二附耳交代了幾句話,指導他該怎麼做,又給了他不少打賞後,找了塊布簾躲在後頭偷看。

只聽店小二發揮他充當戲班子的本領,就在禁衛軍的客房門口弄出偌大的腳步聲,然後笑嘻嘻地在門外近處大喊:「這位是高四爺嗎?果真玉樹臨風、名不虛傳啊,你要找的那位姑娘等了你好久,這邊請!……是呀是呀!她正在等你。」其實,他正對著一團空氣熱絡地招呼著,然後走到客棧的另一頭去。

聽到這樣的對話,另有所圖的人理當會蠢蠢欲動,聯想到關於四爺的行蹤。但過了許久時間,望見那間大客房裡的人竟然都沒半點動靜,楊雪舞更加確認了他們不是為四爺而來,而是為了自己。

她的情緒漸漸不受控制,腦子裡拚命想著要把這些事串連起來的那個原因,而感到心痛難耐。

她走近大客房外,突然間使力一推的門房大開,嚇得裡頭六人紛紛大跳起來舉劍擺招應對,卻見竟是修儀娘娘時而傻了眼。

「你們六個是來幹什麼的?」她厲聲問道。

眼見皇上所下「暗中保護」的指令竟被破了招,讓六人有些啞口無言,只好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發一語。

「我說,皇上是怎麼交代你們跟著我的,老實說來!快點!」楊雪舞再度厲聲提問,面容出現少有的淩厲姿態。

領頭的普然首先放下長劍拱手回應:「皇上叫我們隨修儀娘娘上路,暗中保護其周全,直到確認娘娘尋至親人下落、居處安全無虞為止。」

「你們知道我的親人是誰嗎?你們知道我要去什麼地方嗎?皇上為什麼要這麼做?」楊雪舞繼續問道。

「回娘娘,這些問題卑職都不清楚,也沒有權力過問。但卑職明白皇上的苦心,必定是為了娘娘的安全著想,請娘娘不要見怪,卑職等當繼續盡心護送娘娘,直至終盡圓滿。」普然恭敬且坦然回道。

楊雪舞聞言垂然放下因頂開房門而高舉的雙手,面色哀戚,垂首黯然心道:果然是這樣,阿怪,我不是阿史那皇后,我是已經知道一切的楊雪舞,你何苦也對我惺惺做戲?

「普然力士等人聽命,端木修儀不走了,你們六人立即護送本宮回去皇上身邊。」她強忍內心激動,對著眼前六人下令道。

「啟稟娘娘,夜路難行,趕路也是枉然,不如明日拂曉再行。只是上山路程還需幾個時辰,屆時不知道皇上是否還待在翠峰山莊園?亦或是早已人去樓空。」普然分析著情況照實回應。

「你說什麼?皇上要去哪裡?不管去哪裡,我命令你們帶著我追啊!不論天涯海角也要追到。」楊雪舞以為阿怪有心要躲避她,垂然坐在地上,低聲嗚咽哭了起來。

大概是沒想到一個高高在上的娘娘會在面前就這麼哭了起來,此舉讓一旁的普然及其他五人到了嘴邊的話,沒能立即繼續說下去。

呃……皇上只是要去雲陽宮啊!大不了我們再跟著追去就好……

 

———————————

楊雪舞記不清自己睡了多久或是根本沒有睡著,總之當一抹光輪從東向的天邊緩緩升起時,她便沒了睡意,在此天色甫剛破曉的晨曦時分,她將普然那幾名禁衛軍早早叫醒,毅然踏上當初逃亡出走的回程之路。

震耳的馬蹄聲不斷迴盪在耳邊,扎人的冷風不停吹劃過臉龐,有數名可靠的黑衣禁衛軍騎馬在前頭開路,楊雪舞的旅程相較來時順利許多,只要路況允許,她幾乎是馬不停蹄地向前疾奔,歸心似箭。

接近午時,七人終於重新回到位於翠峰山的莊園之中,不過等在他們面前的沒有預料中的大批軍馬,只有一大片略嫌空盪盪的廣闊園地,還有大批忙著打掃清理的僕役婢女。

「請問,皇上的人馬全都離開了嗎?」楊雪舞抓住其中一名清掃的僕役詢問。

「是呀!聽說皇上還有來借用莊園的主子們都有正事要忙,今日全都走了,只剩下收拾的人還在忙。」那人似乎是原先便待在莊園工作的僕役,不是楊堅帶來的人,見楊雪舞的打扮還有模樣,以為是落單了還沒走全的客人。

「這樣啊……多謝……」楊雪舞聞言有些失望,但她抬首瞭望四周,突然發現自己幾日前來莊園時所乘坐的馬車竟然還停在前頭不遠處,周遭也有一些繫著繩索的馬匹,數量還不少。於是又問:「但是前頭怎麼還停著兩輛馬車,而且還有那麼多馬在呢?」

「小的不知情,今早啟程的人有上千人那麼多,總是得分批成行,有些人或許有事殿後走也說不一定。」僕役也望了望前頭的馬車,半猜測回道。

普然聽了僕役之言,拱手稟告道:「既然如此,修儀娘娘便喝些水、歇歇腿,待卑職去跟廚房裡的僕役說一聲,先用過午膳再出發去雲陽宮吧!娘娘不必擔心,使點勁趕路應該能追上皇上一行人的。」

「現在也只好如此了。」楊雪舞嘆口氣無奈道。

誰知他們一行人入了大廳,正要坐下休息,竟看見一臉焦急的何泉慌忙地自門前廊上經過!

楊雪舞趕緊趨前叫道:「何公公。」

何泉一見是修儀娘娘,欣喜若狂,疾奔上前。「娘娘妳可回來啦!」

他見旁邊還有許多正在打掃的僕役,侍衛中也有不知內情之人,便把楊雪舞偷偷拉到一旁,輕聲咬耳朵道:「皇上又發病了!很嚴重。那白面書生跟著普六茹將軍走了,妳也走了,何泉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先偷偷把皇上帶回來休息。」

楊雪舞面色一凝,緊張地抓住何泉的袖子問道:「怎麼個嚴重法?血流不止?昏迷不醒?吊眼露白?」

「唉呀!怎麼說呢!以前吐完血休息一陣子總會慢慢好的,現在卻怎麼也看起來不好……總之娘娘先去北側正房裡看看。」何泉急得滿頭大汗、說得不清不楚,這樣子簡直把楊雪舞嚇得面如死灰。

她二話不說,拉起裙擺,立即奔往阿怪所在的房間。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