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六章》絕情勝有情(2)

楊雪舞驀然移開目光,她驚慌不已,身子如被洪水般兇猛的愧疚瞬間淹蓋沒頂。

「她……的確是不忍心你受苦,但她也的確忘了你、不愛你了!」心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她艱難異常地一字一句回答著,眼框也漸漸濕潤。

「果然……是這樣子,高長恭明白……明白透徹了。」高長恭心中的悲傷毫無防備地流露出來,交織其中的還有難以言喻的哀怨與憤怒。

語畢,楊雪舞極後悔自己一時的心軟與坦白,但若眼前男人什麼都知道了,他難道沒有權力跟自己要個明白的答案嗎?

「高大哥,我不用你送,我真的要走了。」她深吸一口氣,艱辛地閉了閉眼,才斂了神色拉起韁繩,馬兒迅速移步向前,與高長恭拉開了幾個馬身,似乎轉眼間便要奔馳而去。

「等等,臨走前,妳再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高長恭夾雜各種情緒的哽咽,聽起來簡直像暗夜中野狼的號叫,而且是悲鳴。

楊雪舞拉緊韁繩,停下了馬,卻背對著他沒有任何回應。

「若是沒有了妳丈夫……」高長恭幾乎是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呼吸急促地喊著,彷彿這個答案是能救他性命的最後一根稻草。「妳會回到妳前夫的身邊嗎?」

良久,前頭馬上的女子頭也不回,也沒有傳來任何聲音,這種靜默的煎熬簡直與處死前的淩遲沒有兩樣。

就當高長恭再也受不了了,抬韁策馬要追上前時,楊雪舞終於發出了聲音,卻是冰冷平靜,像是剛剛兩人的對話從來沒有發生一般。「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根本沒有什麼前夫,我要走了,我的丈夫在等我!」

楊雪舞彷彿都還感覺得到自己的心硬起來的那一刻,血液為之凝結冰凍的聲音。她狠下心腸不是為了無情打擊四爺,全是因為對他最後的一絲情義存在。她有這個責任、這個義務,讓四爺徹底死心,就算是誤會她、將她視為負心寡情之人也無所謂。

這樣,反而是最好的結局。阿怪與四爺,她只能選擇一個,那日,當她選擇不再與四爺重新開始,而走向了阿怪身邊,便是選擇了無情以對的這一刻。

她不是沒有感覺,心中永遠記得天女與蘭陵王那些既甜又苦、驚心動魄的過去,她希望四爺能和她一樣,將一切深埋在心底,成為曾經的過去,也成為過往雲煙吧!

楊雪舞仍然沒有回頭,持續讓馬兒前進,但無情的舉動阻止不了後頭傳來一句撼動己心的吼聲!

「楊雪舞,妳懂,妳明明什麼都懂,妳是天底下最狠心的女人!」高長恭不可抑止地號哭起來,伏倒在馬背上,惹來踏雪一陣嗚咽的鳴叫。

楊雪舞沒有轉過頭來,她同樣淚流滿面,以一股強自壓抑的聲音緩緩道:「高大哥,你認錯人了,我的名字是端木琅,不是楊雪舞。而你剛剛的問題,我會說,若是心中有情,就是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大嫂也會不辭辛苦來到你的身邊,但是若心中無情,讓她留在你的身邊又有什麼意義呢?更何況,大嫂早已經死了,你就當她死了吧!」

楊雪舞,妳不能回頭、不能心軟!為了阿怪,妳就算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惜,就算是背著辜負天下人的罪孽,那又何妨?

「平安呢?你要讓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息嗎?那個宇文邕真的值得妳對我們恩斷義絕,他究竟哪一點好?」高長恭含糊不清地邊哭邊說,全然沒有了半點昔日王爺的氣勢。

「平安死了,我也很遺憾,但他是你前妻楊雪舞和你的孩子,不是端木琅的。你是弄不清楚還是故意不願承認呢?若說是人心會變,從不是同一人的兩名女子,你又何必相提並論?用你的心來感覺,端木琅不是楊雪舞,是真的不一樣,先別說面貌和心意完全不同,打個比方來說,心中愛的人不就不一樣嗎?」她的話直接了當,再度直擊了高長恭的內心,幾乎粉碎了他最後一縷盼望。

楊雪舞明白,今日傷害四爺的罪孽將成為她永生揮之不去的傷痛,就像背了條人命的殺人犯般,一輩子得為了這個決定煎熬不安,直至氣絕的那一刻。但她真的不後悔,她只期望這狠狠的一擊能徹底打醒四爺、粉碎他的癡情,不再留存一絲希望。

「好,太好了!如妳所願!我一定會忘了那個誓言,妳聽見了嗎?我一定會徹徹底底地忘了妳!楊,雪,舞!」高長恭深沉而充滿憤怒的一句大吼,卻沒能讓楊雪舞的身影有片刻的停留,她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這麼說一般,直直地策馬前行,連頭都沒有轉回來再看他一眼。

 

———————————–

在高長恭母親故居至客棧的必經道路上,黑衣禁衛軍普然看見了疑似楊雪舞身影的女子,興奮地精神一振,但凝神一看,卻又發現不是,不由得輕嘆一口氣。

這兩日以來,他每自天剛微亮便待在附近守候,已經堅守了好長一段時間。想了想也該問問守在不遠處另一頭岔路的元德,聯繫那邊的狀況如何。

普然到了岔路口,卻發現距他不到百呎距離的這個人,竟已被襲擊昏倒在地,感到驚愕不已。

同時間,遠方有一名女子騎著一匹棕馬不疾不徐地迎面走來,正好走上普然離開的那一條岔路,與普然、元德錯過了照面,反而被另外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兩個人攔住了去路。

「元德、元德,你醒醒,是誰……?」普然正欲動手搖醒躺臥地上之人,卻感覺到背後已有人靠近,一個手刀橫劈在他的項頸,動作之快、力道之大,可見得身手遠在他之上,縱是他有警覺與來人打鬥起來,恐怕也是不敵。

普然沒看到襲擊者的面容,就這樣昏倒過去、失去了意識。

襲擊者是一名頭戴鑲黑紗斗笠的黑衣人,一旁另有幾名部下跟隨著,卻是尋常的平民裝扮。

那黑衣人命令道:「別理這兩人了。再過去把那女子請過來帶到我面前,記得要溫柔些,別嚇到人家。」

「是,屬下遵命。」 其中兩人同聲應道。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