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二章》臨時大夫

今日天氣晴朗、春陽高照,暖暖的春風拂在臉上,溫潤而宜人,楊雪舞策馬急奔了一陣,被裹在如此春風裡,絲毫不覺疲累。但因山路崎嶇加以騎術不佳,她沒能疾奔多久,便得一段路一段路地停下,或牽馬行走或騎馬緩步前進。

一直擔心後方追兵的她,唯恐稍一拖延便會被阿怪派來找她的人追上,只是一直走到了黃昏日落,後頭也沒見有半個追兵的影子。

楊雪舞心道,不知是否因為自己故意走岔路遠繞之故,還是阿怪直接派重兵殺到了洛陽通緝四爺?總之她一路不敢停歇,卻也不能莽撞走大路,無論如何小心為上,千萬不能輕易洩漏自己的行蹤。

騎馬出了翠峰山,天色已黑,所幸附近是長安近郊,雖不及長安城內熱鬧,還是可以看見城鎮與幾條街市,只是因為天色漸晚,人潮漸少,四處看來盡是一些採買或做完交易的返家之人,街上的食攤、布店等生意人家也因休息而關上大門,就是不見可以吃飯投宿客棧。

楊雪舞有些急了,她一個弱女子走在僅有幾處微弱燈光的大街上,心中的孤寂感讓她微微發毛,所幸再走幾步路,她就看見一戶對她來說感到極有親切感的店家,門房燈光還是大開著。

那是一家看似藥鋪也像醫廬的店家,位於大街上轉入小巷內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但是因為裡頭傳來一陣陣楊雪舞熟悉的藥香味,加上醫廬門側掛著一盞明亮的大紅燈籠,彷彿作為苦於疾患病人的指引一般,在略嫌黑暗偏僻的狹長小巷上,顯得格外刺眼。

楊雪舞走近一看,望見了同為醫者的大夫、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先生正坐在靠近門口的一張軟蒲上,為一個仰臥在病榻上的嬌小婦人看病,榻上一旁坐著一位年約四十歲的男子,似為婦人的丈夫。

婦人由丈夫半抱在懷中,一副精神衰疲、似睡非睡之貌,看來病得不輕,這也是這家醫廬到現在天色已晚卻還未休息的原因吧!

「大夫,今日你出診不在,我家人可把翠風鎮翻遍了,還好總算在這兒等到你回來,我媳婦已病得神智不清,求你大發慈悲救救她吧!」男子一手跩著大夫的袖子哀聲乞求。

「周娘子惡寒發熱、頭痛身痛、無汗少汗,得的是傷寒症,我昨日不是已經開了桂枝湯、麻黃湯讓你餵她喝下,今日怎還會病重成這樣?」老大夫診著嬌小婦人的脈搏,眉心深皺。

「大夫所言,我周大不敢怠慢,全照大夫說的抓了不少桂枝、麻黃,可偏偏不但無效,還更加嚴重,可急死我一家大小了。」這名周姓男子愁容滿面,因擔心妻子而皺成一團的臉色看來比吃下黃連還苦。

「實在是太奇怪了……待老夫好好想想……」老大夫一副憂愁沉思的神情,似為對病情發展束手無撤。

「等等,可否聽小女子一言。」楊雪舞聽見兩人所言,猛然想起了什麼,走上前一步道:「小女子也懂一些醫術,可否讓我試試?」

那白髮老大夫一臉嚴肅,從眼角滿佈皺紋的細長雙眸中透露出些許不屑,卻仍保持風度說道:「老夫不才,讓姑娘見笑了!姑娘既然也懂醫術,不妨上前來看看,畢竟救人一命功德無量。」

一旁的周大趕緊讓開身軀讓楊雪舞靠近妻子身邊看診。

楊雪舞詳細問了周大發病徵兆,這婦人表露於外之徵的確與傷寒重症無異,但她曾聽奶奶說過,傷寒症並非全是外體受風寒入侵的寒症,有一部分人其實犯的是熱症,卻因被當成傷寒救治而施治以風寒之法,導致病情加重而終至無以為天。

例如少陽病是傷寒六經中的一階段,便分寒化熱化等不同變症。熱症稍一不慎誤診成風寒入體,顛倒施治、久病不癒,極可能便是人命一條。她懷疑眼前婦人便是奶奶所說的這種症狀。

她詳細診斷婦人病症,發現她口燥咽乾、舌尖邊赤紅、脈浮細而軟,不似一般傷寒者舌苔薄白、脈象浮而緊。尤其現在體現於外的還有面赤體熱、雙瞳渙散,已屬病重垂危

楊雪舞大呼不妙,連忙跟白髮老大夫要來銀針,連刺刺曲池、大椎、足三裡這三處清泄去熱的大穴,以協助婦人驅熱。

她判斷眼前婦人的狀況已無法吞藥,必須餵以清肺解熱的食汁,於是叫周大想辦法準備梨汁或藕汁盡可能對婦人灌食。

仔細思慮一番之後,她又大膽開上方子,一帖辛涼解表的黃連阿膠湯與之前大夫所開辛熱解表溫湯恰恰相反。她快速從藥鋪抓上幾帖,直催著周大去煎藥,要待婦人體熱稍退、微有意識時服用,直讓一旁觀望中的白髮老大夫大大抽上一口冷氣。

「姑娘可知自己在做些什麼?老夫行醫五十餘載,從未見過傷寒以涼藥救治。若周娘子因遭不測,姑娘可對得起自己天地良心?」白髮老大夫臉上神色更顯嚴肅,語聲嚴峻。

「大夫此話嚴重了,小女子不是病急亂投藥,而是遵照我奶奶生前教導的醫術所行,她行醫亦不下五十年,更以此法救過全村不少傷寒不癒的病人。」楊雪舞謙恭說道。

「但是……傷寒症怎能以涼藥救治?這根本是倒行逆施之舉……」白髮老大夫氣憤道。

周遭的天色越來越黑了,好一段時間,明亮的大紅燈籠旁坐著一老、站著一少,兩人不斷爭辯傷寒症醫治的根本之道,爭執不下。

突然間,一旁不斷對婦人灌食藕汁的周大高興喊叫著:「娘子醒了!娘子醒了!我就去看看湯藥煎好了沒,等等啊,馬上拿給妳服用。」周大興高采烈地連聲向楊雪舞道謝,然後馬上到後頭去取方才煎上的黃連阿膠湯。

白髮老大夫診了診婦人的脈象後,一陣沉思,轉頭望向楊雪舞的神色多了幾分溫和,也添上幾分刮目相看。「小姑娘,看來妳果真有幾分能耐!」

「大夫過獎了,請問大夫如何稱呼?小女子姓楊。」楊雪舞一邊教導周大如何繼續幫婦人散熱解病,一邊問向白髮老大夫。

「楊姑娘,老夫姓霍,見妳方才大顯手腳,大膽提出一不情之請,懇請協助,還望楊姑娘見諒。」霍大夫摸摸自己的雲白鬍鬚,望向楊雪舞的眼神帶著誠摯之情和明顯的期盼之意。

「霍大夫請說,若小女子能幫得上忙,當竭盡所能、不辱使命。」楊雪舞謙恭回道。

「是這樣子的,老夫的醫廬是這鎮上唯一字號,本來大夫是有三名,但如妳所見,老夫白髮蒼蒼、體弱衰老,剛好遇上手上兩名弟子,一名正上山採藥,一名摔傷病臥家中,近日著實忙得不可開交。今日鎮上悅來客棧還有一名傷者,是被毒蛇所咬傷,老夫已為其先清過毒血,回來拿解毒藥時又遇上周娘子這事……」霍大夫提起今日的慘烈,幾乎累得直不起腰,一直坐在他慣用的那張蒲墊上。

「霍大夫可是感到勞累了,想請小女子代為出診?」楊雪舞馬上聽出他話中之意,便乾脆幫他開口。

「正是如此,老夫知道姑娘家有所不便,不喜拋頭露面,更何況還是像姑娘這種看來是高貴人家出身的美貌姑娘。碰巧那受傷之人也是個小姑娘,不需擔憂男女授受不親之事,蛇毒也不是什麼劇毒,只需敷上傷藥與按時服用解毒藥方即可,但老夫實在累得再也走不上這一趟了……」霍大夫趁著這說話空檔喝上一口茶,都這個時間眼上了,他竟然連晚膳都還沒空閒吃。「可否請姑娘……」

「沒問題!」一臉義氣的楊雪舞拍上胸脯道:「霍大夫濟世為懷,小女子深感敬佩,只是幫治毒蛇咬傷這種小事何足掛齒。加上今晚我也想尋家客棧投宿,正愁找不到地方,大夫儘管告訴我那家客棧要怎麼走,小女子自當盡全力而為。」

霍大夫不停拱手稱謝,將一個藥罐子,以及解毒藥方、藥材塞在楊雪舞手上,對她道:「老夫感激至極,那客棧不難找,只是據這兒有些距離,先出巷子,朝東邊亙平街直走約二百尺,遇一家大布莊朝左拐……」

 

註:本章所稱之傷寒症醫理,乃本人查詢資料加以拼湊而成,因為不明醫理,內容不盡正確,半屬虛構。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