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二章》喪子之痛

楊雪舞埋首在自己悲傷的情緒之中,什麼都不能想,什麼都不能做,現在的她,彷若掉入另一個空間,在絕望的空氣中幾近滅頂,掩蓋她的是滿滿的悲傷、悔恨、自責、不捨……,這些情緒幾乎要吞蝕掉她整個人。

她不能相信,自己體內分出來的一塊心頭肉——平安已經離開這個世界,她卻從另一個世界重生回來。他們之間的母子情份竟是如此緣薄,像風吹落葉,剎那間飄落散盡,等轉身望見,只剩滿地落葉堆砌,卻什麼也阻止不了。

她遙想當年經歷四爺遭賜毒酒之事,痛徹心扉,本來為自己的孩子取名平安,便是覺得世界上再重要的事,也比不過孩子能平平安安地長大,平安!平安!願子一路平平安安,豈知這份想望終究還是失了望……

她哭得昏昏沉沉、肝腸寸斷,幾欲昏厥。猶記得自己在失去意識之前,轉頭依稀看見了四爺迎面走來。內心牽掛、一心尋找的人就這麼輕易出現在自己面前,那種感覺奇妙到不可思議,卻也真實到不容質疑。

也因為看見了四爺,楊雪舞更加確定了平安之墓的真實性,一瞬之間從心裡閃過了種種複雜的情緒,沉重之極,如雪上加霜,最後終於承受不住而昏倒。

高長恭望著眼前哭得異常傷心的女子,本是充滿疑惑,沒想到她竟望了自己一眼,整個人便僵住不動,下一刻竟是直接鬆軟了身子昏倒在地,他驚訝之餘,立即走上前查看。「姑娘!」

這姑娘一定是發生了很傷心的事,才會哭得如此肝腸寸斷吧!只是為何是在吾妻吾子的墓前哭泣,難道她是認識我們的人嗎?不可能,沒有人知道我住在這裡,就連五弟也找不著我的行蹤,這姑娘到底是……?高長恭心中做著種種猜測。

但不久後,他嘆了口氣,閉了閉眼,露出一副頹喪痛苦的神情,心道,高長恭,你也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事到如今除了自己的那個傻弟弟,還有誰會想著要來尋你呢?這姑娘獨自一人待在荒郊野外,一副蓬頭垢面的模樣,腳還受了傷,看來是個可憐的不如意之人。是誰、是什麼原因又何妨?

楊雪舞被他輕輕搖了搖身子、大聲呼喚著,最後終於從驚愕中醒來,帶著一臉悲傷大呼失聲:「啊……啊!」

「姑娘!妳還好嗎?不知發生何事讓姑娘如此哭泣?」高長恭看見這女子哭得如此傷心,甚至昏厥過去,半斂了神情,本來滿是疑惑不解的警戒之心,轉變成了憐憫同情。

「四……」想呼喚四爺的楊雪舞硬生生將這句話從口中收回去!她坐起身來,用衣袂擦去滿臉眼淚鼻涕,這才發現自己竟然連衣襟都哭到濕了,不僅眼睛疼痛,頭也有些暈眩。「這位大哥,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楊雪舞知道四爺完全不可能認出她來,只好裝作成可憐的落難女子,裝作是第一次遇見他的陌生人。

「姑娘,妳獨自一個人嗎?家住何處?我可以送妳回去。這裡地處偏僻,天色暗了之後,很不安全。」高長恭抬首望了望天空,時已近黃昏。

「小女子是外地人,獨自騎馬路經此地。請問那匹黑馬是這位大哥的馬嗎?看來我的棕馬與牠相當投緣啊,也不管主人死活,便這麼跑了,我為了找牠,不慎出了點意外,腳也受傷了。」楊雪舞手指著不遠處踏雪身旁的棕色馬匹道,又以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腿。

「姑娘,妳就是因為被馬兒拋下又受傷而哭泣?」他有些不信,不禁抬頭望了望眼前的兩座墳墓,眼底流露出一抹悲傷。楊雪舞循著他的目光看去,突然意會到他想問的是什麼事。

「這位大哥,其實我……有個兒子,他的名字也叫做……平安,很小便因故離開我身邊!我今日遇上一堆倒楣事,又碰巧看見與我孩兒同樣名字的墳墓,一時禁不住思念之情才哭得死去活來。」她抽著鼻子,哽咽回道。

「原來姑娘已經嫁人做了嫂子,失敬!」高長恭抿了抿嘴唇,嘆口氣道:「這兩座墳是我逝去的妻兒安身之處,世事多變,嫂子也無需太過傷心了。」

楊雪舞這才稍稍沉澱下自己的情緒,定睛望著高長恭打量著。分離不到一年不見,他憔悴了好多啊,整個人瘦了一大圈,眼底也灰濛濛地失了光彩。

到底為何平安會過世呢?失去深愛的妻子已夠難受,四爺甚至還多添了一樁喪子之痛!她揪著心,又想起了自己方才的痛徹心扉,四爺要承受的,恐怕是這兩倍以上的苦,饒是心中對他沒有了愛情,看到他過的這般不好,想到這兒,楊雪舞的眸中微微刺痛,又欲落淚。

同是天涯淪落人,同是有著滿腹的傷心事,看到眼前女子能不顧一切地大哭出來,高長恭反而羨慕不已,他想起自己早已欲哭無淚,心中空蕩蕩的似無根浮萍,有時會覺得老天爺殘忍至極,現在恐怕也想不出如何還能夠再給他更多的殘忍吧!

正心神遊移地想著自己的事,高長恭將目光轉移回前方,心下暗忖,現在該怎麼辦呢?這嫂子如此處境,現在恐怕也無法照顧好自己,天色漸漸暗了,他不好棄她於不顧,只是孤男寡女的該如何是好……對了,有辦法!

他對著雪舞說道:「嫂子,別哭了,如果妳不嫌棄,我住的地方距離這兒不遠,天色漸漸暗了,妳的傷得先處理妥當,我認識一個大夫,相信他可以幫得了妳。」

楊雪舞點點頭,跟隨著高長恭的腳步一跛一跛地向前邁進。

他協助她登上棕色馬匹的馬背,自己則同時牽著小皮、踏雪緩緩地向目的地走去,態度既溫和又優雅。

他們一路上簡單交談著,介紹了自己的姓名來歷。楊雪舞用的當然都是端木琅的名義,只是因為回洛陽省親,才遇上這等倒楣事。高長恭則除了坦然告知姓名外,並沒有提到自己曾是蘭陵王的身分,而一些更深入的事,如妻兒之喪,因為太過隱私,楊雪舞還無法順利問出口。

直直走了約莫半個多時辰,高長恭選在一戶三間相連、屋外有著院子的茅舍外停下。

院子裡的空地上陳列著一排排的竹架,上頭四處隨意擺放著篩子,篩子裡頭晾曬著各式有些淩亂、大小長短各不相同的植物,空氣裡飄著淡淡的藥香味。

楊雪舞一看便知道那些都是藥草,是用來治病療傷用的,住在這間屋子裡的人一定便是四爺所說的大夫。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