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七章》同遊雲陽

昨日,當楊雪舞徹底遠離了翠峰山遠走高飛之時,隔日宇文邕率隊前往甘泉山雲陽宮的計畫沒有改變。

楊堅夫婦在巡遊隊伍離開前,禮數仍舊周到,派了整座莊園裡的人夾道送別,但他們一行軍馬遠勝送行之人的龐大。宇文邕自己帶來的一百五十多個人,加上宇文神舉之後帶領的千名兵馬,且幾乎都是黑衣禁衛軍裡以一抵十的上選精兵。

既然避開不了如此浩大的陣容,宇文邕乾脆也不偽裝、不掩飾了,大大方方穿著他的皇帝獵裝乖乖待在馬車裡頭,任馬車隨龐大隊伍緩慢地行進著。

但才出發沒多久,宇文邕便感覺到自身的不對勁,他命令宇文神舉不許小題大作停下行軍腳步,避免造成猜疑混亂。一直行走到山腰處,馬車內的宇文邕再也禁不住一陣胸口的窒悶,大力地嗆咳起來,嘴角流出殷紅鮮血。

宇文邕以掌強摀著嘴,露出駭然冷笑。昨夜的相思成災、夜不成寐讓他今日顯得憔悴不堪,這種感覺原來是愛到扎根、深入骨髓,失去之後的強大空虛感讓他悵然如夢,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如今連毒病也要趁機來欺負他的脆弱嗎?

仔細回想,暗自返回莊園是一項正確的選擇,一直到接近正午時分,當楊雪舞終於再度出現在他的面前,並且堅持留了下來。宇文邕難以形容心中的感受,一顆心終於不再空空蕩蕩地失落無依、疼痛難捱,他欣喜若狂,連發病的痛楚也感受不到半分。

「啊!嚇我一跳!」在甫剛從莊園重新出發的馬車上,宇文邕突然從後頭環抱住正從車簾縫隙朝外觀景的楊雪舞,將她完全攬在懷裡,欲與她情話綿綿。他彷若陷入瘋狂熱戀中的男人,刻意對另一半耍賴道:「妳說,過去這麼多年來,讓朕等了妳那麼久、愛得那麼苦,雪舞該如何補償朕?」

「人家為什麼要補償你?又不是我叫你等的。」楊雪舞這幾日以來連同方才都被這無賴的男人欺負得夠慘了,她故意不搭理他,又將視線移往窗外。

「難道妳的意思是朕自找的嗎?」宇文邕不讓楊雪舞的注意力溜走,乾脆把下巴整個擱在她的肩膀上,緊貼著她的耳畔,性感緩慢地低語著,似在說著枕邊絮語。

「本來就是……難道我一天不喜歡你,你還要一天天等下去嗎?」楊雪舞的頸子被他摩挲得有些癢了,縮起脖子扭動,宇文邕環抱著她的手始終沒有鬆開,望著這可愛小女人在自己懷中不停羞笑並扭動著身軀的模樣,倍感幸福而甜蜜。

他將直挺的鼻尖整個貼上楊雪舞的耳鬢,性感的唇瓣在她耳邊蠢動,吞吐著悄悄話:「當然了,就算妳已經離我而去,朕還是會一直等下去,反正朕已經中了毒,便想著這樣也好,如此雪舞離去的痛苦,也只要再承受三年,朕便可以去找妳了,沒想到……」

楊雪舞的耳根因為與他過於親暱的打鬧變得有些紅了,但她聽到這些話,面露嚴肅,忍不住對著阿怪轉過臉來,臉一側之下同樣直挺的小鼻磨蹭過男人的臉頰,兩人的嘴唇僅差了微微角度,幾乎便要貼上。楊雪舞一驚之下臉龐略微朝後退了開來,稍一回神,兩人不約而同笑了出來。

「剛剛差一點點!」宇文邕甜笑著說,他不願意錯過任何一親芳澤的機會,前傾著想要在她嬌小而微翹的朱唇上啄吻「補足」,卻被楊雪舞伸手阻止住了,只見她一臉正經地說:「你真傻,怎麼會這麼想呢?什麼叫做只要再承受三年就可以來找我了?」

「但朕當時是真的那麼想。」宇文邕帶著一股雲淡風輕的苦笑。

楊雪舞口中沒透露姚僧桓曾告訴過她的信息,只是開始扳起她的手指頭,像是一個月一個月地在計算,然後說道:「算算日子,你是發兵攻打齊國前便已經中了毒?那你中毒的時候,是我才剛離開周國的時候嗎?到底是誰下的手?你中的是什麼毒?為什麼會沒救呢?」

「……朕服了,連這樣妳也可以算的出來?」宇文邕皺皺眉,一臉不可置信道:「不過朕不想提這些煞風景的事,反正沒救已經是事實,多提只是多做傷感!別提了!」

「可是我想知道,我可以幫助你想辦法啊……阿怪……啊!」楊雪舞不放棄地持續追問下去,但她一說話便發現自己的側腰突然被宇文邕用力擰了一把,那行兇後的手還徐徐往上移到胳肢窩,開始搔起她的癢。「啊……你想幹什麼?不可以啦!」

「這是懲罰妳跟朕談情說愛不專心,還敢說朕是自找的,朕定要好好懲罰妳!」他把四處遊移的手掌收回,接著又輕捏起女人的兩側臉頰給個教訓。

「好啦!好啦!不是你自找的,是我害的,可以了吧?」女人回。

「妳害的所以要補償朕啊,朕才不輕饒過妳呢!」男人說。

「……」楊雪舞深刻體認到某帝王腹黑無理的一面。

一路上小倆口在馬車裡打情罵俏、卿卿我我,但宇文邕始終不讓楊雪舞有機會再從他那裡探知任何有關中毒之事,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來轉移話題,不然就藉故欺負起楊雪舞。

楊雪舞無奈,心中疑惑到底是什麼神秘不可告人的毒,竟然無論如何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楊雪舞只好輕嘆一聲,在心中先暫且將此事擱下。

而且她覺悟了,眼前的阿怪都已經這麼難搞,面對那個面癱的宇文神舉,大概只有更慘不會更好吧!

 

———————————

當晚,龐大的車隊包下路上的客棧歇息一晚,諸軍馬則紮營歇息,接著又再如此行進了整整兩日,甘泉山上的雲陽宮便近在眼前。

這兒遠離長安城約三百公里,是宇文邕以往七八月常來避暑的美景勝地。此處地勢較高,寒暑下自然清涼,而在三月天中便顯得有些涼意,不過萬物逢春曉桃月,初生的枝芽四處探出頭,催生出新的枝葉,頗有一片大地正在回春之貌。

宇文邕、楊雪舞等一行人浩浩蕩蕩進入雲陽宮中住下。

此宮殿甚為壯麗廣闊,具有極為廣大的迴廊與聚會廣場,還有大氣而隆重的宴會空間,有可遠眺長安城的天臺,也有專供玩景及觀賞日出日落的觀景台。

宇文邕以前曾在這裡召見諸侯、宴請外國使臣,故這兒的駐軍守衛森嚴,宮女廚娘等配置亦毫不馬虎。

不過雲陽宮雖壯麗,擺設佈置並不算奢華,就跟宇文邕給人的一貫感覺還有樸實無華的節儉作風一般。

想當初,他連佔領齊國皇宮之後,都未對裡頭金碧輝煌的層層建築以及令人眼花繚亂的奢侈裝飾感到絲毫流連,而是派人將宮殿城牆一塊塊拆了下來,分送給鄰近的貧困居民修整被火焚燒過的房屋。

如此作風可說是體恤民情的一大體現,直到如今,都還流傳在鄴城為人所津津樂道。

這遠在天邊一方的行宮雲陽宮,真可說是他的樸實大氣風格更具體的一番呈現。

「阿怪,這裡真的是個好地方!」楊雪舞在渾然天成的自然美景、景觀勝地中沐浴了清新、拓增了視野,還被宇文邕帶在身邊,以雲陽宮為據點,圍繞周遭的市鎮微服出巡。

儘管她感覺身邊的阿怪在與自己快樂出遊之際,卻好像還是很忙碌似的,每天要定時查看探子送來的軍報,還老是有被交付任務的禁衛軍官求見,以稟告各種情事。

有一日午後,他們剛自甘泉山附近一個美麗的山中湖遊玩回來,宇文邕接過一封軍報,隨即語重心長地對她說道:「雪舞,朕真是個失敗的父親!」

楊雪舞憂心地看著宇文邕,那種痛心疾首、沮喪懊悔的模樣,出現在眼前這個傲視天下的男子臉上,驀然感到有些陌生。

太子宇文贇究竟是如何個不成材法,足以讓阿怪顯露出這些情緒?

「生命中總有些不如人意的事,不可能事事順利,你雖然身為皇帝,也不可能將一切事情掌控在手心,照雪舞說,有些事是早就註定好的,你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無愧於心,事情該怎麼著便怎麼著吧!」楊雪舞從後頭摟住宇文邕的一隻胳膊,將頭微微靠在他一處肩頭上安慰道。

「說真的,如果能夠再重返一次過去的時光,朕定會不惜任何代價挽回,絕不會讓贇兒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在楊雪舞的安慰下緩緩說出自己的心情。

「你已經盡力了不是嗎?那時你明著要裝傻充楞,暗著要對付宇文護,都快自身難保了!孩子不教的確是父母過,但成年之後的孩子懂得思考、明辨是非了,得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也有自身的造化要去掌控,這就不全算是父母的錯了。」楊雪舞更進一步地安慰他,明確地分析解釋這不全是他的過錯,希望他能好過一些。「雪舞不知道太子究竟是做了何事,惹得阿怪如此心煩,也只能這麼粗陋地分析著,你也別太責怪自己了。」

感覺就像自己已得到了全天下的肯定,此時就算天下每一個人都對他說不好,只要她一個人對自己說好,那就足夠了。

一股安心感在宇文邕心中流淌。

他揚起一雙俊目,抬眸向天,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下定決心將要去更改的一件事,也是一件將改變大周未來命運的事。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