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六章》重生王妃

正當蕭若安回想著過去這段才發生不久的回憶之時,楊雪舞心中不斷思考要如何解釋自己不平凡的遭遇和尷尬的身分,該說到什麼地步?又該如何取信眼前已對她感到不信任的女子,好讓她千萬不要將自己的身分透露給四爺知道?

「是的,我承認我認識四爺,但當初住在鄴城,尤其是蘭陵王府周旁受過蘭陵王恩惠的人,多如過江之鯽,有誰不認識他呢?」她嘆了口氣,先是有些隱晦地答覆來探探蕭若安的反應,而不直接說明。

蕭若安臉露不悅,猛然起身轉個大圈,身軀已移往掛著長劍的樑柱,將它一把取下。

刷的一聲利劍出鞘,蕭若安持劍不斷逼進,最後劍尖對準了楊雪舞的咽喉。「既是認識蘭陵王的鄴城居民,便不可能不知四爺已遭皇上賜死,遇見一個死人,第一時間怎會不感驚訝?加上經歷過一番生死波折後,他與從前的王爺模樣大相迥異,若不是真認識他並深談過的人,就算覺得面貌相似,恐也難認出他來。」

的確,高長恭如今一頭披散的長髮、滄桑的面容、平民化的裝扮,在蕭若安第一眼望見之時也猶豫著不敢相信,本來也曾以為自己認錯人,因為蘭陵王四爺早就不在人間了。若非孩子病了、高長恭著急有求於她,或許真會刻意隱姓埋名,裝作與她互不相識吧!

後來經他簡單說明緣由,並意外得知,他原來便是傳說中行俠仗義的蒙面義士,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眼前這女人怎能如此理所當然、毫無疑問,而且馬上認得出他是誰呢?

除非她原本便認得蘭陵王並知道他沒死的事,才會如此回應,但如此一來,為何從今日高大哥的反應看來,並不像認識她?加上今日之事實在過於巧合,又有太多疑點,蕭若安心想,無論端木琅有什麼樣的原因甚至是苦衷,事關已隱居不問世事的高大哥安全,她非要打破砂鍋問個清楚不可。

「我爹從小便讓我動刀動劍的,早已經習慣了,別以為我一個女人家不敢傷人。快說!不然別怪我手中的劍眼不客氣。」蕭若安恫嚇著想要楊雪舞說實話,但她並非真想要傷人,只要眼前手無寸鐵的女子不做任何抵抗,她其實只想將她綁起帶去交給四爺處置。

楊雪舞望見只差幾吋便要刺進咽喉的長劍,隱忍地閉了閉眼,她艱難吞嚥下喉頭哽咽著的苦楚,心中感嘆萬千地想著: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逼她?她原來只是想單純看看四爺過得好不好,只是想抱抱她的親生孩兒平安而已,並不想打亂任何人平靜的生活啊!

她失去孩子已經夠傷心了,看到四爺憔悴的模樣已經夠自責了,想到還在等她的阿怪不知何時會真的消失,更是無盡的折磨……不!不要再逼她了!

「我是楊雪舞!我便是平安的親娘。這個解釋妳滿意了嗎?若安姊姊。」她喉聲沙啞地冒出這樣一句話來,一顆豆大的淚珠同時自她杏仁般的美眸中緩緩落出。

心頭不知道被什麼堵住似的,讓蕭若安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她心下暗忖,她是說真的嗎?雖然這麼認真的語氣怎麼看也不像在說笑,但怎麼可能呢?楊雪舞早已經死了,而且儘管只有匆匆的一面之緣,印象中的蘭陵王妃並不是長得這副模樣,年紀也略小了,應該是和我同樣差不多二十來歲的姑娘。

最重要的,她若是楊雪舞,高大哥怎可能仍是這般淡定如見陌生人的反應,還將她交給自己療傷,這分別是扯天下之大謊。

「哼!妳若是楊雪舞,我便是淑妃馮小憐了。」蕭若安語帶輕蔑地回覆楊雪舞,雙手環臂,直瞪著她一張哭得梨花帶淚的可憐小臉。

豈料她卻聽見眼前女人停止哭聲,張嘴細細說出極為正經的驚人之語:「妳說馮小憐?她跟我同一天死了不是嗎?我中了一支毒箭,她也是,我既然死了,她也應該活不了了。」

蕭若安如瞬間被雷電劈中一般,瞳孔張得大大的,驚恐萬分的神情有些嚇人。「妳……妳死了?那妳生前帶著平安和四爺住在哪裡?燒城的那天,四爺是為什麼進了皇宮?」

「他是蒙面義士,要幫助齊國人民,我們只好定居在洛陽,就是四爺母親的故居。」楊雪舞強自壓抑自己的啼哭,低著嗓子平靜回覆:「四爺是因為要救段太師而進宮,但我知道內情沒那麼簡單,他一定是想要暗殺高緯那個狗皇帝以提早解救鄴城人民,是故我也從後頭跟了去想要幫忙他。沒想到最後卻死在了皇宮裡。不過我很高興中箭的是我而不是四爺,他擁有比我更值得活下去的價值。」

這下蕭若安不只瞳孔張得大大的,連嘴巴也圓得幾乎可以放進半顆拳頭。

她尋思:天啊!眼前女子是人是鬼?

「妳等一下……我去請四爺過來,不,妳也一起……」蕭若安慌慌張張拉起了楊雪舞的手,想了想後又放開,儘管她一直知道這是具有正常溫度的身子,這女人所有的一切都跟活人沒有兩樣,此刻居然有些害怕,只好對她說道:「不管妳是誰,跟我一起去找四爺!他家距這兒不到一里路程。」

楊雪舞的臉色有些難看,她不再哭哭啼啼,而是眼簾低垂、緊咬著下唇,似乎感到無比的為難猶豫。

「若安姊姊,我千真萬確是楊雪舞,但我的模樣不是她,四爺認不出我的。」她抬首望著前方,緩緩地、誠懇地說出心中所想。「何況……我來這裡也不打算與四爺相認,我只想抱抱平安、確認四爺過得安好,如此而已,我沒多久便要走的。」

「妳這樣說要人如何相信妳?一切太不可思議,別說我不相信妳是楊雪舞了,妳若真是她,又怎麼可能不認四爺也不留下來?」蕭若安有些激動地怒斥楊雪舞,這女人若是自己心上人朝思暮想的妻子,又怎能這般說來便來、說走便走,她將四爺的心情置於何地了?

「妳叫我要如何解釋……事情太過複雜,總之妳聽聞過我是天女,是傳說中巫族的後裔嗎?我奶奶有些不可思議的法術,造就我藉由別人的軀體重生了。但這法術也讓我變得不是完全的楊雪舞,對他沒有任何感情……總之我無法再跟四爺做夫妻。」楊雪舞吞吞吐吐、心懷愧咎地說明,但她不後悔、不遲疑。

人生何時沒有取捨?無論怎麼做、怎麼選擇都難以面面俱到。她知道,阿怪愛端木琅更愛楊雪舞,總而言之,阿怪愛的是現在這個她,而她同樣愛著阿怪。四爺需要的卻是從前與他相愛的楊雪舞,她不是,她無法假裝也無法勉強自己。

或許再年輕幾歲時的她,還會想不開、放不下。但經歷過那麼多事、那麼多的波折,甚至生離死別的威脅,她無法再用仁義道德去衡量所有的是非對錯。

正如當日阿怪一言打醒了她的執拗,楊雪舞突然發現自己以前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回到四爺身邊照顧他卻不愛他,心中想著別人,那是多麼傷害他的一件事。

如果真的為四爺著想,除非心中有他,或是能夠再度愛上他,否則就不該再給希望。

這是楊雪舞總歸一切最後得出來的結論,也是她執著不再更改的決定。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