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九章》私許終身

「這味藥草喜愛長在垂直的岩壁,像是懸崖峭壁或山壁等等地方。」楊雪舞一路上不停喚著蕭若安的名字,並藉由編造而出的藥草特性找尋,到處遊蕩了一陣,最後領著高長恭來到了自己昨日不小心跌落而下的大斷坑。

昨日她跟蕭若安提過這兒之後,若安想了想,馬上表示自己知道在哪裡,但是楊雪舞逃出斷坑的那個如地洞般的通道,她倒是不知道有這種地方存在,還打趣道,敢情曾是有高人受困於那兒過而挖出的逃生隧道嗎?

楊雪舞走近這裡,對高長恭說道:「高大哥你看,那裡有一個大坑,像那樣直立的岩壁,也可能生長著……」楊雪舞一邊滔滔說著藥草可能存在的地方,一邊故意指引高長恭看向那個斷坑。

身在坑口約十來尺高小平臺上的蕭若安,聽到他們談話的聲音,趕緊大喊:「救命啊!有人在嗎?救救我,我跌到斷坑裡了,這裡好深好可怕!」

高長恭馬上注意到她的求救聲音,向楊雪舞說道:「等等,好像是若安姑娘的聲音!從斷坑裡傳出來的。」

他走近斷坑朝下看,因為岩壁並不筆直光滑,加上諸多樹枝、雜草、岩塊等遮蔽物,而看不清蕭若安所在的位置,只好大聲喊問:「若安姑娘,妳人在下面嗎?有沒有受傷?」

不一會兒,從斷坑裡傳回一句熟悉的聲音:「高大哥,我一切還好,就是不小心跌下去困住了,快救我!」

「別擔心!好好等著,高大哥會為妳想辦法。」話雖如此,高長恭皺眉,因為不知道這斷坑到底有多深,只好和一旁的端木琅找了相當多的籐蔓來,一段一段地纏繞綁起,接成了一條還算堪用的長繩索。

「高大哥,你打算怎麼做?放下繩索讓若安姊姊爬上來?」楊雪舞故作疑惑問道。

「不,看不到斷坑下的情況,這樣放繩索太危險了,我有武功,就讓繩索綁著我一點一點地攀下去,直到找到正確的位置,再用繩索將人拉上來。」高長恭慎重說道。

楊雪舞聞言露出滿意的微笑,還好四爺所做的跟她設想的一模一樣,讓她不用再多費唇舌。

「好方法,讓我來幫你。」她立即應道。

緊接著,繩索的一端被牢牢綁在一棵大樹上,高長恭試了試繩索的堅固度後,便將另一端綁在自己腰上,拉著繩索慢慢地從岩壁攀越而下。

往下十來尺之後,高長恭發現了蕭若安的所在之處,靠著臀腿在岩壁上使力一蹬,他巧妙地調整好繩索落下的位置後,便安全地降落在她所處的水平岩塊上。

「高大哥,你真的來了!」蕭若安滿心感動,嘴角忍不住微微揚起,浮現出一個小小的梨窩。

「繩索給妳綁著,妳先爬上去吧!」高長恭將繩索綁在她的腰上後,對上方的端木琅喊道:「嫂子,請收短繩索,好讓若安姑娘爬上去。」

豈料,話一說完,兩人就看見繩索的一頭從山壁上直直地落了下來,伴隨著端木琅一句焦急的聲音喊來:「糟糕,繩索中間斷了一截,掉下去了!」

高長恭:「……!」

他楞在原地還在想著該怎麼辦時,便聽見端木琅說:「別怕!你們倆撐著點,我趕緊去找人來幫忙。」隨即上方沒有了任何聲音。

「現在,也只有等人來救我們了。」高長恭無奈搖搖頭,對蕭若安說道。

他們倆擠在大小差不多只比一張雙人椅略大的岩石平臺上,為了安全,兩人幾乎只能肩併著肩坐在一起等待,彼此都感到有些窘迫與尷尬。

蕭若安在記憶中從未與高長恭這般親近過,近到甚至可以聞得來自他身上特有的一種男人味道,這令她怦然不已,一顆心劇烈地跳動著。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度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蕭若安因天剛亮便出門,加上在斷坑下待的時間較久,有些精神不濟,漫長的等待讓她不由得打起瞌睡來,下巴用力一點、身形稍稍歪斜,還好被高長恭一把摟住肩膀穩住身子。「妳這樣很危險,一不小心可會掉下去。」

「謝謝,我太不小心了,竟然打起瞌睡來,萬一掉下去也是活該。」蕭若安醒了醒精神,往下望著深不見底的坑洞,驚出了一身冷汗。

「妳今日起得早,沒有睡飽吧!在這裡等著其實挺耗費體力,來!我幫妳看著,閉眼休息一會兒,高大哥保證絕不會讓妳掉下去。」或許是因為高長恭摟著她肩膀的手一直都在,讓蕭若安有種錯覺,今日的高大哥對她特別溫柔體貼,這想法讓她臉上一紅,因愛意顯得異常柔軟的一顆心幾乎要被融化了。

「高大哥……」蕭若安才剛對高長恭的舉動感到訝異,他摟住自己肩膀的手便緊了緊,穩穩地將她的身子靠在他的身上,又言道:「睡吧!只是有些得罪了,希望妳不要誤會,高大哥不是想占妳便宜。」

「怎……怎麼會誤會呢?」這是她認識高長恭以來,他對她表達過最體貼關心的舉動了,也是他們倆心與身子都最靠近的一刻。

蕭若安也不扭捏,順從自己的心意,頭臉更往高長恭的懷裡鑽了過去,這下換成他感到不好意思了。「若安姑娘,妳……」

「高大哥好人做到底,借你胸膛一用,我這便睡了,你說了絕不會讓我掉下去,不可食言喔!如果食言了,你可要對我負起責任。」她含羞對他使了性子起來。

「什麼?負什麼責?」他驚訝地睜大眼睛一問。

「如果我掉下去死了,你要想法子替我收個全屍,如果沒死,你……要這樣保護我……看著我……睡覺,一輩子!」蕭若安臉蛋更紅了,吞吞吐吐地說完話,簡單幾句幾乎已代表對他許了終身。

「若安姑娘……妳別這樣,跟著我妳不會幸福的。我連自己愛的人都保護不了,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高長恭將懷中的蕭若安緩緩往外推,好讓她不再這麼貼緊自己,但摟著肩膀的手移到了她的腰上,更加牢牢地護著她的身軀。

「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清楚,這不是拒絕我的理由,你拒絕我的唯一理由只可以是:你討厭我,我們未來沒有任何可能。不然就算只有一絲喜歡、一點好感,我都可以等,等你的心慢慢復原,等你慢慢更加喜歡我多一點。」聽到蕭若安如此坦蕩、毫無遮掩地表白,加上現在受困窄小之地的處境,高長恭避無可避、逃無可逃,只能正面以對。

「傻瓜,何必如此委屈自己?妳的條件值得更好的男人。」他嘆了一口氣,沉重地說道。

「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人。」她挑眉望了眼前男人一眼,雙頰的紅暈變得更加火紅發燙。

高長恭聽了神情凝重,他的心中有過掙扎,但更多的是躊躇不前,黯然道:「妳不懂!我的心底有個人,她在我心上永遠是第一位,就算她已經不在了,依然是我的最愛。假使我有幸遇上另外一段緣分,或許我會同時愛著兩個人,但沒有人的重要性可以超越她!如果要和我在一起,妳會很委屈,我不可能全心全意,永遠無法待妳比對她更好,難道這樣妳也願意、毫不在乎嗎?」

「沒關係,我會比她更愛你,也會努力讓你比愛她更愛我。」蕭若安以堅定的語氣回道。

如果在昨日遇到楊雪舞之前,高長恭對她這麼說,她的自尊心或許會告訴自己該放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蕭若安心中深深感嘆著:高大哥,你這麼深愛的她就出現在你的身邊,她親口說自己不愛你了啊!只有你一人堅守著這分感情,真正傻的人是你,你叫若安怎麼捨得離你而去呢?

高長恭沉靜地沒有回應半句話,他面無表情地望向前方、若有所思,一隻強而有力的左手腕仍舊挽緊了蕭若安的腰肢。

蕭若安眨著一雙充滿自信聰慧的眼眸,望向他的面容,看不清其心中所想,仍舊是不知道他對自己有多少喜歡,不明白他對方才那番談話有何反應。思量後不由得輕嘆了口氣,用一貫的樂觀安慰自己,未來該怎樣便怎樣吧!再怎麼沒有緣份,她永遠會記得現在這一刻時光。

女人纖長的睫毛如羽扇緩緩往下,再度將臉靠在身旁男人的胸膛上頭,沒有遭到預期的拒絕,就這般闔著眼安心地睡去。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