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六十八章》枕畔情話

如此自在遊玩了多日以後,在甫剛進入四月天的這個晚上,院子裡突然起了一陣大風,吹起飄落在地上的殘花落葉,在空中盤旋飛舞了一陣,又再散落下來。

這日,宇文邕與楊雪舞依舊是出門遊玩了一整天,才在天色完全暗下之前,帶著一干隨從回到雲陽宮。

用過晚膳、梳洗過後,他們進了房,在有如皇宮中溫暖舒適的大床上歇息著,兩人說情語、話家常,時間過得倒也飛快。

只是楊雪舞可以感覺得到宇文邕似乎心中有事,幾句話到了嘴邊沒有說出口,又兀自吞了回去。

屋外的一陣大風突然吹進窗裡,將屋內僅存的一盞燭光吹熄。宇文邕關起窗櫺,重新取了打火石要點燃蠟燭,一旁的楊雪舞出聲道:「不必再燃,反正這時辰也該睡了。」

宇文邕點點頭,放下蠟燭與打火石,藉著微弱的月光重新爬上大床,枕在楊雪舞身旁。他輾轉了好一會兒,才一如往常抱著雪舞的身子似要入睡,但一雙眼睛像是被施了定身咒般,炯炯有神地望向天花板的某一處,毫無睡意。

「怎麼了?」楊雪舞感覺到枕邊人的不安,自然也睡不著覺,只能倚在他的懷中,有些心焦地詢問著他的心情。

「朕的正經事全都辦完了!」他輕嘆一聲後,終於以一副為難且不捨的語氣緩緩道:「朕……決定好便是明日出發,到時所有的軍馬都會留置在雲陽宮,朕會尋個打獵的藉口,只帶著神舉跟幾個侍衛,偷偷地驅馬帶妳返回洛陽。」

楊雪舞聽了沒有多說話,只微微點頭,這是宇文邕答應她的承諾,當然就一定會辦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她心中有著無限歉意,猶豫了一會兒後誠懇說道:「真是難為你了,阿怪!是雪舞對不起你,你這麼擅於察言觀色,也許雪舞偶爾若有所思的模樣,也全被你看在眼中吧!」

她知道宇文邕心中的掙扎,想再延續朝夕相處而不分離的快樂,卻又知道自己心中的掛念,而不得不斷然做出決定。不禁輕撫著宇文邕的臉龐安慰道:「我一定會回來的,不用擔心。」

「朕知道,朕只是擔心自己萬一等不到妳回來……」那回覆的聲音竟帶了些朦朧沙啞,幾乎難以說完整句話……

「呸呸呸!胡說八道!你看自己哪像個將……什麼之人?我出宮後只看你發過一次病,而且你還常纏著人家做些不正經的事,我說你若是真要怎樣了,也絕不是毒發的緣故。」楊雪舞突然故作誇張地低喊起來,打算轉移宇文邕的注意力,讓他不要沉溺在自己的悲傷恐懼之中。

宇文邕壓抑沙啞的語聲終於放鬆不少,還帶了些輕薄的微笑,緊緊地將楊雪舞擁在懷中調戲著,一張俊薄雙唇在她的耳畔輕聲細語,十分邪魅地挑逗道:「不是因為毒發,那是因為怎樣……嗯?說啊!」

「因為……唔,我才不跟你說這種事呢!反正你就是不正經。」楊雪舞反擊回去,卻發現無論怎麼說,自己都是被調戲的一方,乾脆不說了。

「哼!人家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如果朕真的必須做鬼,那倒不如做隻風流鬼,也比某隻吊死鬼強。」宇文邕嘴上卻沒饒過她的意思,簡單三個字直讓懷中的楊雪舞又羞又氣,弄得滿臉通紅。「你說誰是吊死鬼啊?我……我……會差點那樣還不是你害的?」

「朕是怎麼害妳啦?朕可是記得那日自己堅持抵抗誘惑以保清白,卻有一個女人光著身子一直對朕上下其手、極盡挑逗之能事,妳難道都不記得了?」他望見懷中女人純情的臉紅模樣,忍不住又再火上加油一番。

楊雪舞羞紅似火,那些中了媚毒之後的細節她都不記得了,怎麼自己那晚竟做出如此下流之事而不自知?

「可……可是,我是中毒你是清醒的,最後要怎麼樣還不是你決定,說來說去都是你不夠清心寡欲,受不起女人誘惑!」楊雪舞輕輕推開他的擁抱,嬌嗔道。

「妳說朕受不起女人誘惑?朕是什麼身份!什麼樣美貌動人的女子沒有見過?豈會輕易被女色誘惑住?!當時的朕若抱著妳還真的心中無一絲慾念,那妳可就要擔心了。」宇文邕以一副腹黑不過的表情反擊道。

「有什麼好擔心的?」楊雪舞蹙起纖眉疑道。

「擔心朕不管妳,就那樣放妳中毒死去,那說明了……朕一定是不愛妳、對妳不屑一顧,亦或是……妳根本沒有女人魅力,不足以讓朕動心。」他看了楊雪舞一眼,接著一口氣直說下去。

「你說什麼東西?到底是誰沒有魅力啊?我的魅力可大著,連你這皇帝都受不了撲上來了不是嗎?」楊雪舞話一出口才覺得自己口不擇言,竟被他套出如此親密的話語,她難道又被眼前男人的深沉城府欺負慘了?

她道自己也算聰明伶俐的一個人,怎麼到了他身邊,卻活像隻被大野狼逗著玩的小白兔那般?

聽見女人的回話,宇文邕嘴邊的微笑依舊邪魅不已,接下來說話的語氣中帶了些認真與深情,緩緩對她道:「但是,朕千不願萬不願最後仍是動了妳,這還不足以說明一切嗎?朕一向不受威迫利誘去做任何朕不想做的事,那時若不是真心在乎妳,怎會明知妳不願意還以身解毒。朕寧可害妳失去貞潔也不願妳喪命,更不願把妳交給別的男人,這在在只證明了一件事……」

「什麼事?」她忍不住追問。

宇文邕定睛望向她,款款柔情在眸中深處層層繚繞著,濃得幾乎化不開。「朕是真的愛上妳了,愛上妳這個有著端木琅外貌、楊雪舞魂魄的女人。」

「既是如此,你更別怕我不回來了,雪舞得要完成你做風流鬼的願望,不然我才離開幾天,你又突然找個美貌小妾出來寵幸怎麼辦?」她嘴上酸溜溜地嗔道,心中卻被這深情感動得無以復加,於是重新將頭埋在宇文邕的懷中,兩手回抱他的腰際,直到雙手緊緊在他腰後交疊著。

「朕的皇宮裡已經有十來個妃嬪為朕傳宗接代,那還不夠嗎?哪裡何需半個小妾?就算眼前有個再美貌如天仙的女人,朕也看不見,朕心如明鏡,只看得見刻在心中的一個人,愛的人也始終只有一個,便是,楊雪舞。」宇文邕輕撫著懷中雪舞的秀髮,又再刻意補充道:「朕本非貪圖美色之人,妳想想看以前的那個楊雪舞,相貌雖是清秀可人,但跟朕的妃嬪相比之下,卻顯得魅力平平、身材平平,毫無女人味,如此還不能說明朕對妳是真愛嗎?」

楊雪舞覺得這副真心告白感動人心,但怎麼好像有點不太對勁,這繞了一大個彎卻是在嫌棄以前的自己,心道莫不是自己又被阿怪戲耍了一番?不禁破口大罵:「你真的很貧嘴!嫌我醜,那還不抱著你那些後宮的漂亮女人就好,來招惹我做什麼?」

以楊雪舞的個性,其實理當會吃那些妃嬪的醋,或是在意宇文邕三妻四妾的事情,但她以端木琅的身分待在皇宮時,親眼看見宇文邕為了不讓妃嬪知曉他中毒的事,是如何將她們拒於千里之外,連阿史那皇后也不例外,真不知道該說這男人是情深義重呢?還是薄悻寡情呢?

楊雪舞心道,阿怪的感情世界也許和一般人沒什麼不一樣,心不大,因此也只能專心去愛一個人吧!對於不愛的人,除了薄悻之外又有什麼法子能讓她們死了一條心、徹底遠離擔憂與悲傷呢?她曾不止一次哀傷地替宇文邕設想過。

宇文邕聽著她有些吃醋的語氣,心中感覺到無限美妙,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有女人為他爭風吃醋不是件囉唆麻煩的事情,而是打從心底開心著,連嘴角都忍不住彎了起來。

他再度緊擁住雪舞,閉上雙眼去深刻感受擁有的喜悅,以延續享受此刻心情的美好,語氣真摯無比道:「管妳在別人眼中生得怎麼樣呢,是美是醜、是方是圓都無所謂,只要妳在朕眼中,無論楊雪舞,無論端木琅,無論甲乙丙丁,都是全天下最完美的,因為宇文邕只愛楊雪舞一人。」

原來人間真有奇事,世上真的會有這麼一個人,只要待在她的身邊,無論做什麼說什麼,心中就只有隱藏不住的悸動,時時刻刻品味著愛戀的幸福。宇文邕覺得自己能真真切切嘗試過這種滋味,他便不算是白來人世間一遭,命長命短都無憾,總好過心中空盪盪的卻長命百歲。

「討厭,明明嘴巴那麼毒,卻又很會逗弄女人,乾脆別做風流鬼,改做討厭鬼好了!」楊雪舞不由得嬌嗔道。話雖如此,心中的再一次感動卻是真真實實,因嗔怒微蹶起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道竊喜的微笑,深深埋進宇文邕溫暖的懷抱之中。

「也好,那朕便做個討厭鬼,只讓雪舞一個人討厭就好。」他寵溺般地笑開了嘴,露出月牙般的眼眸,也露出薄唇下一口潔白的牙齒,顯得俊逸超俗。

「好啦,別瞎扯了!既然明日要出發去洛陽那麼遠的地方,今晚更要好好睡飽、養足精神。嗯……這床真的好舒服,真不公平,我那碧霄閣裡的床就沒這麼好睡,皇帝就是皇帝,睡起來果然不一樣。」楊雪舞靠近宇文邕精壯的胸膛前,把臉靠在他軟軟的衣襟上,一邊打了個大哈欠。

「是嗎?相較之下,朕倒覺得還是雪舞這娘娘比較特別,睡起來更舒服。」宇文邕帶著笑容,反而移身向下,硬是將頭臉湊進雪舞懷裡,在她身上尋了個好位置,就這麼窩躺下來。

楊雪舞望著他的賊笑俊臉,只是甜膩膩地跟著回笑,沒有阻止男人的撒嬌和使壞,就讓兩人這樣親暱地放鬆著,窩躺在一起。

她徐徐撫摸著懷中男人的頭髮與臉頰,聽著呼吸聲由重轉為細勻,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出口問道:「阿怪,如果睡不著,可以告訴我你是如何中的毒嗎?我每次問你都沒個答案,拜託你嘛!阿怪?」

也許是因為心愛之人的心跳聲可以平復下所有不安的情緒,宇文邕沒有回答楊雪舞的問題,因為他沒多久就睡著了。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