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八十五章》絕情勝有情(1)

隔日,漫長的一天開始,楊雪舞自早上起便幫著蕭若安整理院子裡四處擺置、曬乾的藥草,這件差事她再熟悉不過,從小便常在白山村幫奶奶做著。因此時辰還沒到中午,她便收拾、分類地清清楚楚,把活兒全都做好,幫了蕭若安一個大忙。

「哇!好厲害,阿琅,妳乾脆一直住下來陪我好啦,不要走了!」蕭若安誇張地抱住楊雪舞的手臂,滿臉笑容地表示感激。

「不成,不成,妳饒了我吧!姊姊。」楊雪舞嬉聲求饒道。

她望了望四周,看見沒有高長恭的蹤影,便小聲提問:「四爺方才不是來過了嗎?怎麼這麼快便走了?他除了昨天對妳說的那些話外,還有沒有說什麼?」

「沒有,他說只是來隨便探望一下,沒什麼重要事,送一隻獵來的野鳥後便走了。」蕭若安同樣小聲回道。「他還說,明天一早便來送妳回去熱鬧的洛陽城裡。」

「嗯,傍晚我還想再去看看平安的墓,告訴他娘親得走了。」楊雪舞說到平安,隨即收起了臉上笑意。

她一片赤誠,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再多幫蕭若安一把,因此開始認真對眼前之人交代更多關於四爺的事情。「對了,告訴姊姊,妳別看四爺現在這樣正經嚴肅,他其實有些小孩子脾氣,還會撒嬌裝可愛,想不到吧?如果日後妳見到他這一面,就代表他對妳卸下男人的面具與心防了,妳可要適時好好收起他的這顆心不可。還有,四爺挺喜歡吃蜀椒燉羊肉這道菜,有機會妳問人家學學……,還有……」

高長恭其實沒有真的離開,他小心翼翼地躲在院子籬笆外的一處,四處挪移躲藏,憑藉著學武之人的一副好聽力,默默聽著楊雪舞與蕭若安的對話。

他知道的越多,所得到的信息越令人沮喪。

其實從昨晚偷聽到的片段,加上昨日遇見鬼魂雪舞的奇遇、端木琅給他不尋常的熟悉感覺等等,他幾乎可以確認這個他救回來的陌生女子,竟然便是他的髮妻楊雪舞的重生。

但高長恭寧可不要知道真相,因為這女人回來的目的只是要看他過得好不好,並沒有回到他身邊的打算。她親口說自己愛上了宇文邕,心中沒有他了,一點點感情都沒有,甚至還裝神弄鬼、處心積慮地想要把他推給另一個女人。

他情何以堪?他感覺到自己這一年多來的癡情、悲傷、不捨……全是一個笑話。

那女人竟然徹徹底底忘了對他的愛?他不敢相信,高長恭被楊雪舞遺忘了,還打算把他交給別的女人做夫君!

 

——————————————-

很快地,三天三夜過去,第四天的一大早,高長恭便到蕭若安家裡來接楊雪舞。

兩人與蕭若安告別,走出了充滿藥香的院子。前方小路蜿蜒,尚未走上平坦的大道,兩人只好騎在馬背上並肩慢行著。

楊雪舞對兩人的獨處感到跼促不安,她曾經正視過這男人的臉,不斷想著過去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試圖喚醒自己遺忘的情感,卻是徒勞無功。因為失去了情感,她連與這人過去的甜蜜記憶都變得模模糊糊、斷斷續續,不具真實感。

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定義高長恭如今在她心上的位置與重要性,如果真要形容,就好比一個認識但不親密的親人,亦或是曾經感情很好,如今雲淡風輕的過路之交。

「高大哥,其實我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根本不需要你這樣送的。」自對高長恭說謊之後,楊雪舞便不想再與他單獨說話,更不想麻煩他更多事情,這會令她的愧咎無處可藏。

「高大哥堅持送妳,我承諾過的。」高長恭面無表情回應著,但隨即話鋒一轉,同時以銳利的眼光直盯著楊雪舞的臉,說道:「不過,我能說,其實我很不想送端木嫂子妳回去嗎?」

楊雪舞對高長恭這突如其來的異樣態度感到不明白,有些尷尬地說:「沒關係,高大哥有事忙可以先走,洛陽城地方我還熟,我說的那家金安客棧也很容易找的。」

「那家客棧裡有人在等妳嗎?那人是妳的丈夫?」高長恭言辭中帶著一股寒意,持續追問著。

「嗯,是……是我的丈夫。」楊雪舞移開視線不敢直接對上他的目光,口中倒是很坦然地承認了。

「嗯,很好,妳的……丈夫……。我……不是因為忙才不想送妳回去,只是因為弄不清楚一些事情,想找個人問問,希望嫂子這個過來人能為我解惑。」他的語調顯得更加嚴峻冰冷了,聽來讓本就心虛愧咎的楊雪舞莫名地心驚膽跳。

「高大哥何出此言?」她好半晌才噎嚅道。

「妳的丈夫對妳好嗎?他疼妳愛妳嗎?」高長恭的語氣近乎逼問。

「這……當然是了。」她只能強裝鎮定回答,心中暗想,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但是,怎麼可能呢?

「那妳也愛他嗎?」他又語氣強硬地逼問著。

「高大哥,你真的有些不對勁……」楊雪舞感到有些害怕了,不自覺吞了口唾液。

「回答我,端木琅……」他幾乎是命令般說道。

「我愛他自然是千真萬確,若不愛他,我怎麼會嫁給他、怎麼會待在他的身邊?」天呀!雪舞回答後暗自叫苦,四爺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他該不會發現鬼魂雪舞便是自己吧?她有哪一個環節出了差錯嗎?

「那個男人,他的身子好嗎?他可以照顧好妳的下半輩子嗎?」高長恭以輕蔑且質疑的態度繼續問道。  

「高大哥……你!」楊雪舞還來不及回答,又見他一臉陰暗、咄咄逼人低喊道:「妳離不開他,是因為他快要死了,還是因為妳是害他生病的人……妳確定自己是真心愛他的嗎?」

楊雪舞雖然身子騎在馬上,卻覺得自己彷彿倒退了兩步,臉色鐵青、冷汗直流。他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愛我的丈夫,他根本沒有生病,何況就算他真的病了,我願意照顧他,不管他可以陪我多久,我會一直愛他,這是不用懷疑的,自然……」她的話越說越急,語聲竟有些顫抖。「……也不用高大哥費心。」

高長恭聽了這話,高亢激動的語聲終於低落下來,臉色重新蒙上了層黯然。「真的是這樣子嗎?那端木嫂子,妳是個女人家,想來一定比我這個漢子更瞭解女人,我還有些事想請教妳。」

「請說……」楊雪舞摸不清高長恭到底知道了多少事情,也不明白他為何要這般與自己說話。她只知道這事情要是鬧大,她可能今日想走也走不了了,能不點破就不點破。就算高長恭什麼都知道了,她也要全盤否認、裝傻到底。

她聽見高長恭以憂傷的語氣一字一句慢慢說著:「前日,我死去的妻子對我說,要我千萬別守著對她的誓言,要趕緊找個什麼都比她好的姑娘成親,徹底忘了她,重新過上新的日子。妳覺得她這麼說是因為還愛著我、不忍我受苦,還是因為她不愛我了,只想趕緊打發我,好安心重新投胎去嫁別人呢?」

「高大哥,你問得好奇怪,我聽若安姊姊說,大嫂不是已經過世許久了嗎?又怎麼會對你說話?而且我怎麼可能知道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的心中驚愕不已,勉強以疑惑的神情竭力裝傻著。

「端…木…琅…」當高長恭認真望向她的杏仁美眸時,楊雪舞也同樣看著他的,卻驚覺那眼框紅了。心中微微一震後,又被他一句意味深遠的話幾乎逼進死胡同裡:「我知道妳一定知道的,全天下也只有妳知道答案!」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