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第七十五章》尋親之旅

蕭若安此時正好抬首望向窗邊,沒注意到楊雪舞的異樣,繼續道:「高大哥回家後,聽說此一消息,花了五天五夜四處追查人口販子,最後終於找到孩子的下落,但幾個孩子被照顧的不好,一個生病了,其他孩子全都難以倖免,那些惡徒也沒好好讓孩子看大夫。結果高大哥發狠了,一人勦了整個賊黨,跑了幾個,剩下三人抓了交給官府,又帶著孩子上門尋醫。我最敬佩高大哥的是,他懷著喪子之痛,仍打起精神照顧活下來的兩名孩子,為他們四處打探親人下落,最後讓孩子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

楊雪舞已快壓抑不住心情,平安的呼救聲漸漸遠去,現在腦中不斷縈繞的,是傷心更是無盡的懊悔。

在此兵荒馬亂之際,她只想到要去幫四爺,卻沒盡到身為一個母親最大的責任:保護孩子,是她的愚蠢害了平安啊!

她終於不可抑止地狂哭了起來,撕心裂肺般哭喊。

「阿琅?」蕭若安驚訝地望向眼前因傷心而哭到不成樣子的女人。

外頭的天色已完全暗下,蕭若安居住的房子雖然距高長恭的屋子不是很遠,但因為這兒人少偏僻,房屋座落地稀稀落落,夜暗下來之後,四周除了響亮的蟲鳴外,幾乎不見任何的人聲、車聲。

在這樣的夜裡,楊雪舞的哭泣成了最不和諧的聲音存在。

「妳到底怎麼了?今日一見面,我早注意到妳是一副哭過的模樣,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蕭若安狀似憐惜地拍了拍楊雪舞的背,心中卻提起了幾分警戒。

她仔細端詳著,這位名為端木琅的柔弱女子儘管面容仍有些灰汙、頭髮凌亂不堪,但細看之下,無論五官,無論身段,都是一副生得極為好看的模樣。如此絕色美女,在路上打著大燈籠尋找,也未必能找到半個。

以她的直覺,總覺得這樣的一個女人獨自出外遠行,實是不尋常之事,現在,竟然還在她提起平安之死的時間點突然激動起來,實在太令人費解了。

也許,這女子與高大哥的相遇不是巧合,她一開始便是衝著與蘭陵王有關的目的而來。

但到底是什麼目的?到底有何原因?蕭若安也完全猜不透,只希望自己是多心猜疑了。不過她相信自己的直覺,多提防一些準沒有錯。

楊雪舞哭了好一會兒,抬眸望見蕭若安一臉質疑的神情,她頓在原地,不知道如何解釋自己的突然失態,只好吞吞吐吐說道:「只是觸景傷情……阿琅的兒子也是因被惡賊擄走而病死的,我當時人卻不在孩子身邊守著,完全無能為力……待再見兒子一面時,等著阿琅的,只有冷冰冰的一座墳墓。」

「怎會如此湊巧?」蕭若安和正值失意且過於善良的高長恭不同,她一直是很冷靜理智的狀態。聽聞此言心下暗忖,不!端木琅,妳這般模樣瞞不了我,絕不可能只是因為觸景傷情,妳到底還隱藏了什麼秘密?

「阿琅,若安姊姊相信妳不是壞人,但是我覺得妳在說謊。跟我老實說吧!其實妳認識平安?平安的母親?或者,其實妳認識蘭陵王高長恭?難道今天的受傷相遇並不是巧合!」她大膽推斷並詢問著。

楊雪舞啜了啜聲,聽見蕭若安的話又抬起頭來,有些緊張地望著她,如此回道:「若安姊姊千萬別誤會,我沒有什麼惡意。」此言一出,幾乎是默認了自己的確是有些目的。

她心想,自己來此地是出於一片善意,既然惹得人家懷疑,再不斷說謊掩飾下去,一定會失了對方信任。眼前有著真性情的蕭若安是個好人,又不像宇文邕那樣是既多疑又會砍人頭的皇帝,她是否該老實地說出實情,但是只怕……她不願意替自己保守秘密,那她豈不是非得跟四爺相認?

「事情太過突然,剛剛妳問我關於平安之事的態度……分別是故意打探消息吧!都怪我太沒戒心。端木琅,妳到底是什麼人!再不說別怪我不客氣了!」這次蕭若安露出不悅的神色,無論眼前之人有何理由,她都不該隱藏自己的動機,欺騙高長恭也欺騙她。

更何況,她還不能確認來人之意是惡是善!

她暗地瞄了一眼自己掛在樑柱上的長劍,心想,就算對方看起來像個不諳武功的柔弱女子,若她敢對高大哥不利,以他現在失意的狀態下,恐怕不知提防,她務必會保護他周全,就算因此要添上條人命也無妨。

「妳一定很喜歡四爺?」蕭若安正在盤算時,卻聽得端木琅這麼一聲提問:「我說,若安姊姊很喜歡高大哥吧?」

她瞬時兩頰微紅,有些害臊地別過臉去。停頓片刻,又轉念一想:「妳叫他四爺?妳果然是認得他的!」其實蕭若安也一直是叫高長恭四爺,只是後來被他以自己不再是王爺身分的理由,叫她別再如此稱呼,這才改成了高大哥。

蕭若安也喜愛以高大哥稱呼他,這會讓她覺得自己與他更親近些。

她早對大名鼎鼎的蘭陵王仰慕已久,自己的父親從前還受了他許多照顧,因此蕭若安有機會與高長恭見面的時候,實是像仰慕一個英雄人物一般,能與他說上幾句話便滿心歡喜。

即使有著父親的一層關係,兩人以往並不算熟稔,只能稱得上是認識而且可以聊上幾句的過路之交,但蘭陵王的功績、仁慈善心等事,蕭若安耳聞已久,並不感到陌生。

她當初在醫館遇見高長恭實屬機緣巧合,一開始基於同情與好心,想著高長恭一個大男人帶著兩個小小娃兒,又要強抑下喪子之痛,四處幫孩子尋親,如果沒有人幫他,這事怎麼瓣得成呢?

因此蕭若安自告奮勇陪在高長恭的身邊,經歷半年多漫長的時光,一同結伴走遍洛陽的大街小巷、偏鄉小鎮,四處尋人,就算因此丟了醫館的差事也不覺得可惜。

這些日子中,高長恭負責尋路、打探消息,還有張羅飲食與駕駛借來的馬車,蕭若安則片刻不離身地照顧好兩個小娃兒,宛如親生。兩人之間的相處,在旁人看來,似乎與對帶著雙孩子遠遊的夫妻無異。

而這一趟義行之旅,正值大戰後兵荒馬亂之際,自然不太輕鬆,甚至算得上是患難與共,於是走著走著也培養了感情出來。只不過蕭若安感嘆,因旅程萌生的恐怕是只有她對於高長恭的感情,由仰慕轉變成愛慕,高長恭卻始終鬱鬱寡歡,心中沒有任何空隙,看不出對她有一絲一毫的情意產生。

蕭若安知道,高長恭惦記著才離世不遠的亡妻楊雪舞。

她在意心上人的一舉一動,夜深人靜之時,有好幾次無意中發現他睡不著覺,從借宿的客棧或民宅睡房中走出,一直走了好長一段距離。因為好奇,她小心跟在身後,結果看見他對著滿天星斗悽厲低喊著:「雪舞、雪舞,我好想妳!」

直至喊到淚流滿面、跌坐在地。

徹底發洩完之後,他又走回睡房,隔日一如往常,表情淡漠地一起和她為孩子尋親。

她望著他總是輕蹙著的微彎眉角,眼中始終帶著一股揮之不去的哀傷,想起他對亡妻的深情而感到一陣心痛。也因此,她對高長恭更加欣賞、迷戀更深了。

 

4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61-90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