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30章   31-60章   61-90章   91-大結局

 

《第三十一章》可以毀諾嗎?

重生後這些日子以來,楊雪舞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在心底發生,她想到四爺的時間越來越少,有時甚至好像是隔了上輩子一陣恍惚隔離的記憶,比起這種陌生疏離的情感,掛念平安的母愛親情,反倒顯得真切。

這是怎麼回事?她曾經與四爺互許永世纏綿的愛,彌足珍貴地讓她奉為此生至寶,現在常湧現在心的,反而僅是她身為四爺之妻的身分與義務。她的心突然空了下來,空到令她懷疑自己是否還擁有對四爺的愛。

更糟的是,這顆空下的心越來越多時候浮現的是關於阿怪的面容,楊雪舞發現深藏在心的那份情感,她愛上了阿怪!但她的理智上不能接受,覺得她怎麼可能同時愛上兩個人?

努力理清頭緒之後,她說服自己一定是因為太擔心阿怪的毒病,這種愛是自己的同情心作祟,只是錯覺,自己仍是深愛著四爺。只因她死後換了個軀殼難以適應,加上這些日子裡發生了太多事情,多到讓她無暇去思考四爺與她之間的事,才會有這些奇怪的想法。

對!一定是這樣子,楊雪舞對此下了結論,等她重獲自由找到四爺並一家團聚之後,所有的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會回到最初,她深切地期盼著。

除了自己對阿怪不尋常的情感越來越強烈之外,她同時更煩惱著不明白阿怪的心中在想些什麼。

自從半年多前碧霄閣外,阿怪主動摟腰親吻她那次之後,這男人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竟開始固定每隔一段時日便到她這兒留宿,而且理所當然在眾人面前宣布要睡在她的閨房。

如果楊雪舞私底下問這任性的傢伙為什麼,得到的理由竟然都是些「朕喜歡」、「有何不可」的話,讓人為之氣結!

就連她努力打開貞兒的心結、順利將她送出宮外後,這男人的作風也未有絲毫更改。反而更是故意在眾人面前與她親暱相處,常突如其來地摟肩、牽手,晚上照樣定期來她的碧霄閣過夜。

這種事在一般人的眼中是「蒙君寵幸」,是無上的光榮,但對楊雪舞而言,除去內心對他一些些情感上的眷念與期待外,盡是滿滿的尷尬與不自在。

儘管眼前男人確實遵守了絕不毀她清白的承諾,私底下對待她的舉止算是中規中矩,言談間還與她有說有笑、相處融洽,卻獨獨在這件事上顯得蠻橫無理。

彷彿是將她完全視為自己的所有物任意處置吧!一個的確由他獨有而可以任意對待的妃嬪!所作所為不需理由,就算要求女人整夜陪睡在身邊不得從房間離去,也不需對她解釋一分一毫。

楊雪舞知道阿怪一定是有著什麼原因才會這麼做,但他高高在上的態度實在是讓她在心中不滿到了極點,無奈一個小嬪如何能違抗君令?只能他說怎麼做便如何做。

今晚,藉著窗外透入的隱隱月光,她轉頭望見身邊這男人睡得如同孩子般安詳,在夢中露出幸福的笑容,而她自己卻被同床時一定會出現的難堪、害臊、虧欠等情緒弄得徹夜難眠。

想到這裡,就算眼前男人長得再俊俏、臉孔再好看的讓人移不開目光,楊雪舞心中充滿止不住的惱怒,甚至幼稚地想趁其熟睡之際,偷捏他的鼻子來發洩怒氣。

女人想作亂的小手才剛碰到他的鼻子,手腕就被一隻大手緊緊扣住!沒想到這男人竟連在睡夢中都警戒萬分!

「妳想對朕做什麼?」宇文邕張開雙眼,表情嚴肅地問道。

「沒……沒有,雪舞只是看到阿怪的頭髮飄到了臉上,想幫忙撥開。」她心虛答道。

宇文邕輕紓一口氣,同時放開了楊雪舞的手腕。「有沒握痛妳?抱歉,朕太緊張了。」

楊雪舞的神情有些恍惚,她輕撫著自己被阿怪用力抓過隱隱作痛的右腕,心思卻全不在那上面,一股心疼不捨的憐惜之情猛烈湧上心頭。「阿怪,你連睡覺都是這般充滿警戒的嗎?如此怎能好好放鬆休息呢?」

「哼!有誰想要如此?無奈過去的日子裡,周邊充滿太多想要殺朕而後快的危險,朕只好學會這般自保。」他說的當然是過去十二年來,宇文護無時不刻對他的算計與威脅,別說下毒了,連半夜派人暗殺皇帝也並非不可能之事。

「阿怪……」楊雪舞善良的心完全無法招架,心疼地像是要破裂了。反正她這副軀體都已經歸這男人所管,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莫名其妙只剩下最後的底線,於是她也不想再顧忌男女之別,溫柔地對阿怪說道:「讓雪舞幫你按摩穴位吧!這能讓阿怪安眠放鬆,睡個好覺。」

楊雪舞坐起身子,反而招呼宇文邕躺好,手指摸至他的頸項,遊移一會兒找尋後,準確對準宇文邕頸側偏下的一個穴位,開始輕壓按摩。「這是安眠穴,位於翳風穴與風池穴連線的中點,輕壓可有鎮靜安神之效。」

揉絡好一會兒後,她又拉起宇文邕的手腕,另一手擱指輕壓掌側腕橫紋的一處。「神門穴乃心氣出入之門戶,能養心安神。」

這還沒有結束,不顧宇文邕驚訝地出聲反對,楊雪舞掀開被襦下擺,拉出他的雙腿、捲開褲管,對著足踝內側三吋上的三陰交穴輕壓按摩起來。「三陰交乃足三陰經的交會穴,故能通調肝脾腎之經氣,達到健脾、益腎和養肝的作用。」

接著,楊雪舞微微鬆開宇文邕的衣襟,輕聲道:「阿怪,改為趴好背朝上,我替你撥筋揉壓,好鬆弛下僵硬的肩背。」纖指由太陽穴沿著他的脖子一路朝下摩絡,在肩膀重點處使盡渾身解數,用以手指的點、揉、捏及撥筋手法無一不缺。

她滔滔不絕說著醫理穴位的功用,並幫他細心地按摩,如此作風讓宇文邕幾乎有種錯覺,在此時月光突被濃雲遮蔽、昏暗看不清容貌的情境下,眼前之人便是雪舞。

宇文邕的身子終於徹底放鬆下來,滿心喜悅地接受女人的貼心服侍。他感到筋骨鬆弛、神清氣爽,一度舒服到快要恍惚睡去。

但男女間授受不親,若非同為大男人或大夫的必要治療,古代男女間的按摩之舉觸及肌膚之親,一般來說只能夫妻所為。尤其對剛在黑暗中醒來的宇文邕來說,他的感覺格外敏銳,楊雪舞溫潤滑軟的手指,因為怕按不對穴位,在他的皮膚上來回遊走,微涼的奇異觸感,不經意讓他的身子出現了反應。

直到楊雪舞的纖指只隔著薄薄一層單衣,沿著他的背按摩至腰部時,他感覺到一道婀挪的身影有些吃力且專注地貼在身旁,除了滿心感激之外,那過於親暱且舒適的感觸,也讓他腹中慢慢升起一股火焰。

「雪舞?」宇文邕忍不住出聲。

「阿怪,怎麼了,力道太大按痛你了嗎?」楊雪舞邊問邊調整起她的手勁。

「不是……」他卻輕扣住楊雪舞的纖手,用掌心緊緊地包覆住,聲音有些嘶啞地詢問:「如果朕違反了自己對妳的承諾,妳會恨朕嗎?」

楊雪舞回答之初還不懂他意思,但當手被握住後微一細思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是不是做的太過頭了?楊雪舞突然領悟到現在和男人之間曖昧且尷尬的場景,竟然是自己造成的。

「什麼……承諾啊?」她心裡有底卻故意裝傻,心裡既緊張又帶著些許害怕,語音帶了些微顫。但眼前最刺激感官的,卻是被男人突然緊住纖手的舉動,手心的寬大及溫度讓她害羞非常,語聲細小到不似像要拒絕。「放開……我的手……」

「絕不碰妳身子的承諾……但朕現在有些後悔了。」宇文邕知道自己曾經答應過絕不毀去這女人的清白,一心為她好,希望因此讓她後半輩子有個更佳的歸宿。

但他一個堂堂皇帝因為中毒的緣故,不願冒任何萬一,硬是拒絕所有妃嬪的親近,唯一不怕被看見毒發症狀的一個,卻又是個不能碰的女人。

這讓他何其難堪?亦或是說,對一個有正常生理需要的男人來說,何其殘忍?

宇文邕的心中一直認為端木琅愛慕他,也想對自己許終身,才會對他那麼好,才會讓他有被雪舞的愛意包圍的錯覺,那他自己的心意呢?那也是錯覺嗎?就算僅是錯覺,當它在心中真實到、強大到幾欲爆炸,他還要理智地運籌帷幄嗎?

今晚,他的慾火被女人的撫摸徹底挑起,理智與慾望同時在他腦海中強烈地對抗著。

下一刻,憑藉著兩人緊握的雙手,楊雪舞被跩入了宇文邕懷中,結結實實臥倒下來壓在他身上。

「妳願意做朕的女人嗎?」他的嗓子更加嘶啞,隱隱透出了慾望的氣味。

 

17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3. The writers lastname that the entire year of publication, and also the page range (preceded with means of a p. ) really must come in parenthesis following the quotation. In the event you say the writers name into your sentence, then the season of publication must follows the title in parenthesis as well as also the quotation has to be followed closely with the page range. https://www.finsmes.com/2017/12/technology-is-improving-our-education.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