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四章》無情即深情

儘管身子的疼痛感覺再清晰不過,楊雪舞的眼耳口鼻似乎是暫時失去了知覺,只能毫無焦點地失神望向前方。

這時房門再度嘎吱一聲被打開,進來一人,那人竟是韓渚!

「阿琅姊姊,我……我是因為擔心妳,剛好過來看看!」韓渚神色淒然、舉止瑟縮,有些言不由衷地說道。

「小渚,嗚嗚嗚嗚!」儘管還蓋著一床錦被,楊雪舞自覺被韓渚看去了她一切醜態,再想到殘酷無情的阿怪如何對待她時,終於忍不住傷心地大哭起來。

韓渚見了端木琅的模樣也有些嚇一跳,女人身上青紫斑駁的痕跡實在醒目驚人。韓渚即使嫁了宇文神舉,對於房事云云還是單純地像朵小花,只能白著一張小臉、含著淚別過面去不敢細看,張手趕緊將她被綑綁的雙手解開,然後幫著她慢慢地穿上衣服。

「阿琅姊姊,皇上畢竟不是一般常人,皇上的妃嬪自然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小渚明白妳受了委屈。但是那個皇上,小渚感覺得出來,他是真的很在乎妳、很愛妳。妳……妳別多想了。」望著端木琅嬌弱可憐的一張淚眼,韓渚好聲安慰著她。

楊雪舞心道,阿怪愛她,她怎會不知?但難道是有多愛就有多恨嗎?為什麼要做這些傷害她的事?難道身為皇帝至尊,就可以徹底踐踏別人的自尊,將他人的感受玩弄於掌上、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嗎?

「阿琅姊姊,別哭了!小渚為妳擦擦傷藥吧!這些傷痕以後若留下痕跡可就麻煩了!」韓渚拿出早已預備好的一罐膏藥,捲開端木琅的褲管,為她慢慢地擦拭。

楊雪舞正愁緒萬千,完全沒發現裝著這傷藥的瓶罐外觀是如何精雕細琢、富麗堂皇,簡直是只有人中龍鳳才能擁有的高貴寶物……

 

——————————–

深夜莊園內涼亭一處,宇文邕正坐在一處石椅上,提著一支酒瓶,哀傷地大口灌著苦酒。

一見到宇文神舉往這兒走來,他迅速挺立背脊、焦急問道:「怎麼樣?雪舞人還好嗎?韓渚有沒有跟你多說什麼?朕那罐專消瘀青的歲貢神藥,韓渚有沒有幫她擦上?她有沒有喊疼?」

宇文神舉臉上肅穆非常,憂愁的心境更為他的皺眉添上幾道深刻。「皇上,既然你如此放不下天女娘娘,又何必……何必故意傷害娘娘?」

「神舉……唉!」他發出一道重重的嘆息聲,彷彿沉重到掉落心底深處。「還記得朕曾經對你說過一句話嗎?有時你對一個人無情,背後其實是無盡的深情與無奈……你說那個傻女人,她說,想要待在我身邊照顧到我身子康復呢!她還對朕說,日後就算她回到蘭陵王身邊,因為心中有朕,他不會與蘭陵王做一對恩愛夫妻。就在幾個時辰前,她又說了,只獨獨跟著我一人,再也不回蘭陵王身邊了。你說,朕該拿她怎麼辦呢?」

宇文邕提起手上的酒瓶,又大口地吞嚥下一口苦酒。

這一口苦酒直讓他不自在地嗆咳了幾聲。

「請皇上保重龍體!」宇文神舉憂心地直望著宇文邕的臉色,直到他停止嗆咳後才再度說道:「臣本來以為皇上想要天女娘娘的陪伴,直到,直到……不會有的那一日到來。」

宇文邕微微苦笑了一下,垂首回道:「朕當然想了,想得不得了,想得撕心裂肺……但是陪伴了又怎麼樣?兩人相愛,留下來的人鐵定比死去的人還要痛苦,她不是得知一切還心甘情願留下來,她不曉得不會有康復的那麼一日到來,與其讓她懷著感情卻眼睜睜看著朕死去,日後還無法得到幸福度過餘生。朕寧可一手摧毀她的心、傷害她的人,讓她骨子心底都結結實實恨透一個人,不再對朕有絲毫愛意存在。」

「皇上的苦心,臣能瞭解。但是皇上可以選擇告訴天女娘娘真相,讓她選擇是否自願留下來。這樣也不枉費皇上對她一番苦心,臣認為,天女娘娘理應報答皇上的恩情。」宇文神舉依舊蹙著雙眉,他不忍皇上獨自忍受痛苦,但也只能就為臣本分,盡力勸說。

「哼!要說朕早就說了!朕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與報答,皇后,朕沒對她說,端木琅,朕不會說,楊雪舞,朕更是一字一句不會提。你明明知道這一身毒所為何來,朕又怎會冒險告訴她一切真相?」宇文邕斜睥了他一眼,抬首以一副高傲神態回道。

「難道皇上甘心天女娘娘回去找高長恭,兩人雙宿雙飛,可憐皇上卻要為他們的恩愛付出莫大代價,臣斗膽進言,皇上實在不需如此作賤自己。」宇文神舉依舊不放棄地勸說下去。

「並非如此,雖然朕希望她得到好的歸宿,但朕畢竟也是個男人,心中千不願萬不願讓她重回高長恭的懷抱,想起愛著朕的雪舞躺在另一個男人的懷中,你認為朕可能好過嗎?不過,這些事朕也管不了太多,她的歸宿由她自己選擇,朕又不是沒當過劊子手,只要她不會因為朕死後太過傷心難過,無論多麼無情無義的壞事朕都做得出來!」宇文邕因感到不適而以手微微捂著胸口,身形因酒醉而顯得有些不穩。

他的腳邊擺著兩罈酒壺,身前的衣襟和地上差不多,都殘留著一道道酒水潑灑過的痕跡,原來腳邊兩罈酒壺底都已經見空。

宇文邕的雙頰發紅,已經半醉,這也是一向城府深沉、孤冷高傲的他,為何會將一切事情毫無保留地向宇文神舉傾訴的原因。

還好這些日子以來,身邊有這個心腹能與他共用喜怒哀樂、生死交關之事,否則,再冷靜自持、再睿智有為的宇文邕,也仍是個凡夫俗子,如何能將一切苦楚毫無怨懟地概括承受,默默藏在心底深處?

「端木琅也罷!但是天女娘娘完全不同,她跟皇后娘娘不一樣,她是皇上愛的人,她是該待在皇上身邊贖罪的人,她是最沒資格拋棄皇上獨自得到幸福的人,她更是全天下最該知道真相的那個人。」宇文神舉再也無法冷靜下來,他激動地替眼前這輩子最尊敬愛戴的那人抱不平,他怎麼能夠、他怎麼可以、他怎麼忍心眼睜睜看著皇上將楊雪舞從身邊推開而無動於衷?

「神舉……別說了,朕畢竟愛著雪舞。有時候,愛無法拿來解釋,但是有時候,愛也能拿來解釋一切。」他幽幽地嘆著氣,心痛的感覺越來越清晰,他都做了些什麼自然心知肚明,他本不是個禽獸,當然也手下留情。

只因他最想傷害的是那個女人的心,而不是身體。

他下定決心,接下來三日,絕對要楊雪舞完完全全地對他改觀、完全死心。

望著宇文神舉仍然忿忿不平的神情,宇文邕沒有再多加理會,腦中只想著自己秉持的那個信念:有時你對一個人無情,背後其實是無盡的深情與無奈……

那是他從高長恭還有楊雪舞身上學到的道理。

 

10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