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三十五章》中毒之密

「姚大人,別這麼客氣,這裡沒有別人,你還是稱我為端木姑娘或阿琅便好。至於你所說抑鬱之氣的減緩,不能確定是否和我待在皇上身邊有關,總之皇上的毒發次數與姚大人上回所告知的相比,確實寥少許多。姚大人,請看看皇上的脈案還有毒發記錄。」楊雪舞自袖間抽出準備好的幾張薄紙交給姚僧垣,上頭書寫著一排整齊的年月時辰,下方則是一行行她對阿怪毒病發作時的處置與症狀紀錄。

「嗯,很好,很好,娘娘做事相當仔細清楚,頗有成就一名醫之大家風範!」姚僧垣不敢失了禮數,言談間仍然叫她娘娘,態度雖有禮卻不拘謹,全然像個親切的長輩在說話一般。「難怪皇上會看上修儀娘娘冊封為嬪,成為嬪妃之後,這陪侍皇上之事更是親密無間,完成服藥把脈等醫事也就不難了。」

楊雪舞知道姚僧垣話中所指的意思,讓她這個皇帝假妾不由得聯想到半個多月前阿怪在床上對她的舉止,頰上瞬間飛來一抹紅暈:「姚大人……過獎了,小女子只是做好分內之事,盡心照顧皇上龍體罷了!」

「哈哈哈哈!娘娘今日前來可是為皇上出巡之事感到擔憂?想要與臣一同商議對策?」姚僧垣坦然問道。其實就算楊雪舞不來找他,他也正打算前去碧霄閣同她一起商議。

「是的,除此之外,姚大人可否告知阿琅一些事情,皇上中的究竟是什麼毒?怎麼中的毒?為何會無法救治?還有是否真的只剩下幾個月的壽命?」楊雪舞以極為認真的神情,懇切問道。

姚僧垣不由得皺起眉頭,心下暗忖:這是他與皇上之間的重大秘密,沒想到皇上竟然如此重視端木琅,把這些事情全部跟她說了。「娘娘,既然妳都知道了,皇上沒進一步與妳解釋清楚詳情,臣只是一名醫者,也不好再對妳透露什麼。」

楊雪舞聞言難過地直垂下頭,身子幾乎有些站立不穩,姚僧垣話下之意,證實了她剛剛所提的一切疑問都是千真萬確,阿怪真的命不久矣!

她深吸一口氣,穩住了身子,慢慢說道:「姚大人,阿琅只是關心皇上龍體,並非存心要打探什麼消息。事實上以我目前所知之事,嚴重性已足以動搖國本,此事茲事體大,阿琅必當守口如瓶,同姚大人一般絕不洩漏半句。只是……皇上現在為阿琅的夫君,眼見心愛之人將要亡故、阿琅將成寡婦,怎麼也不能甘心,故想將中毒之事知道個詳盡,這才來拜託姚大人解惑,看看能否有轉圜之地。」楊雪舞不放棄希望,說什麼也要問出個端倪,說不定尚有一線生機。

姚僧垣嘆了口氣,有些憐惜地望著她,端木琅成嬪之事怎麼說也與自己有關,她會想知道更多也是人之常情,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說道:「大約兩年半前,就是大周國出兵齊國前的一段日子,皇上在一次私自出宮後回來找臣診治,便確認身中奇毒。臣也不知道此毒從何而來,只能從稍後為皇上找尋解藥的片刻信息中得知,此毒來自於齊國,似乎還跟一個叫做袓珽的人有關,其他,臣便一概不知了。」

楊雪舞聽聞「袓珽」的名字,心中一震,疑惑怎麼會與他扯上關係?又再問道:「除了姚大人跟我,還有別人知道此事嗎?」

「臣奉勸娘娘,不要過分干預此事,惹得皇上生氣可不是好玩的。」姚僧垣似乎覺得自己的話說得太多了,態度略微收斂起來。

「姚大人,今日阿琅不是為一己之私,而是一心為皇上的性命著想,若能探出什麼線索救皇上一命,阿琅就算惹得龍之怒顏又何妨,就是皇上因此想將阿琅殺了,能有機會問個明白我還是要問!只要能夠救皇上,阿琅死也不怕!」楊雪舞發自內心,以堅定無比的語氣一字一句說道。

此言不假,阿怪是她的恩人、是牽動千萬人命運的王者,也是擺在她心上不願意承認的那個人。若是能救他一命,自己平平凡凡的一條生命死亦不足惜。

「娘娘……臣很感動娘娘的心意,但臣真是什麼也不知了!」姚僧垣望著楊雪舞眼中微微發出的光亮,一瞬間彷若能感同身受她真摯的內心。「若娘娘如此有心,不如想法子去問宇文神舉大人吧!他一直待在齊國為皇上尋訪解藥,相信一定知道更多內情。」

「感謝姚大人賜我一盞明燈。」楊雪舞的眼角帶著微微的濕潤,躬身向他道謝。

「不用客氣了,此事還是得看娘娘的能耐,宇文大人對皇上忠心耿耿,口風更是滴水不漏,微臣與他交談中也從未得知任何信息。」姚僧垣緊蹙了兩道白眉,憂愁的面容讓他臉上的歲月痕跡一下子全都深刻起來。

「多謝提醒,阿琅知道了!敢問姚大人,膳間那帖湯藥在皇上外出巡遊之際應是不用喝了吧!我看過方子,那實是補體強身之藥,完全與毒病不相干。」楊雪舞面對同樣精通醫理之人,說話格外直白坦蕩。「至於毒發時服用的那帖藥方則是舒緩解毒之用,說是解毒並非真能解毒,僅具止痛中和的效用,巡遊在外,若皇上毒發加上場地許可,阿琅仍會為皇上煎服此藥。」

「實情的確如此,這毒是無法救治了,臣只能盡力補強皇上的精神力氣、舒緩毒性,以維持龍體安康。老實說,臣認為修儀娘娘的出現,平復了皇上長久以來的一股抑鬱心傷之氣,體內之氣一旦理好,人就舒服安泰,這比服下上百帖藥方還要來的有用。」姚僧垣嘴角勾起的笑容讓他的鬍鬚也連帶微微振動著。

楊雪舞聞言有些意外,想起宇文邕時常癡癡望著她雙眼的深情、聲聲喚著雪舞的親暱,加上捏他臉頰叫他心肝寶貝時的落淚,直至那晚咬傷男人嘴唇時,他瞬間浮現痛到極點的哀傷……不禁迷惘,她的出現到底是勾起阿怪痛苦的回憶還是撫平他的心傷呢?

她緊咬著下唇怔怔想著此事:她該走還是不該走?

正當楊雪舞不知該如何理清自己的思緒之時,又聽得姚僧垣說道:「此次出宮巡遊,想來也是皇上極想要完成的一件事吧!臣會派兩名太醫伴駕隨行,但皇上龍體有娘娘時時在身邊看顧,臣便安心了。」

聞言,她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像瞬間被某種枷鎖投套在身般,再也移動不了半分,只能輕啟櫻唇如此應道:「阿琅當盡全力照顧皇上周全。」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