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三十七章》翠峰山

一整個車隊迅速減少至不到四十人的陣容後,宇文邕的心情也逐漸如精簡的隊伍般輕鬆了許多。

他一路上望著車外景致,不時命令車夫停下馬車來,親自巡視路旁的農田、莊稼,並與待在農田旁休息的鄉野農夫閒聊,並打探城郊近況、農田水利等事。

這種親民之心,直讓站在一旁觀看的楊雪舞心生崇敬之意,不由得想起,若是以前的齊君高緯能有宇文邕十分之一為國為民的情懷,或許今日的齊國也不會走向滅國之路。

不急不徐地走了約三個時辰,車隊來到長安城郊的翠峰山上,一路上果真如傳言所說,這座地勢不甚高卻滿佈林蔭、亂石的小山,處處風光如畫、景色旖旎,讓人流連忘返。

時辰已近傍晚,金色的夕陽餘暉籠罩大地,也斜斜輝映在宇文邕削瘦而俊挺不凡的面容上,他的側面襯在馬車簾外金色的光芒之下,驀然鍍了一層淡淡金光,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宋玉潘安一般。

在天色完全暗下前,車隊已接近楊堅預備設宴的大片莊園,此時帶領三十人精銳的禁衛軍首領王廷均發現,楊堅派來接應的僕人早在前方岔路上等候,後續沿著長路可見大批人群手持火炬夾道恭迎,歡迎著聖上一行,禮數極為周到。

不過莊園的主人其實不是楊堅,這兒只是他借花獻佛、為接待皇上出遊巡行而特別安排的場地。

一行人進了莊園大門後,周遭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僅剩一彎弦月低掛在天邊隱隱投射著銀光。

朝前望去,只見一身盛裝的楊堅早已站在刻意掛滿燈籠,使得光火通明的內門旁站立等候,他身旁站了幾名看來像是管家僕役之類的人,除此之外,緊鄰身邊立著一名穿著莊重的美貌婦人,似乎便是他的妻子獨孤伽羅。

楊堅見到宇文邕走在已卸下馬匹的一干隨行護衛的前頭,雖身著常服,姿容俊偉,一步一邁、舉手投足間仍帶有器宇軒昂的尊貴氣息。他立即帶領著僕役、家眷走上前恭敬地半跪著行禮:「微臣普六茹堅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普六茹將軍不需多禮,朕出巡在外,一切禮數從簡即可。」宇文邕立即抬起衣袂打斷了楊堅等人的跪拜禮。

「是,稟皇上,臣已在大廳設好宴席佳餚,還望皇上不嫌棄鄉野美食、林間野味,今日與臣把酒盡歡、不醉不歸。」楊堅仍舊恭敬地說道。

「甚好!甚好!好個把酒盡歡、不醉不歸!」宇文邕開心地回應,他今日也正有好好暢飲一番美酒的衝動。

楊雪舞走在宇文邕身後不遠處,聽聞此言皺了皺眉心,心想阿怪這副身子怎麼能再多喝酒呢?於是抬步上前去有些唐突地開口:「請皇上以龍體為重,喝酒傷身,酌飲才是君子品酒之道,若是能不喝酒,以茶代酒、靜心養性更佳。」

宇文邕聽著楊雪舞的主動關心之語,想起了她曾說過自己要擋在他的面前,絕不讓他碰到一滴酒液的話語,心中透出些許欣喜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楊雪舞再度前行靠近宇文邕身軀,在他耳邊輕聲附耳道:「出門在外有所不便,若皇上因貪杯導致毒病發作,屆時現場這麼多雙一心待皇上為上賓的眼睛,難道皇上要一雙雙請人挖下,還是要一顆顆頭顱慢慢地砍呢?」

「妳!」宇文邕為之語塞,雖然心有不甘,心中也知道她說的是實話。只好故做鎮定開口又道:「朕想起朕近日聽皇后建言,為了大周風調雨順之事祈福還願,曾發誓三月滴酒不沾,普六茹將軍一番盛情美意著實難得,朕只好以茶代酒回敬。」

「皇上如此體恤民情,實是我大周之福,臣尤感敬佩。務必請皇上也允許臣以茶代酒,與皇上一同為大周祈福。」楊堅立即拱手恭敬說道。

「普六茹將軍客氣了,朕甚感歡喜。」宇文邕也從善如流虛應著回應。

一旁的楊雪舞聽了他們兩人的對話,不由得以衣袖掩面竊笑,宇文邕輕瞄一眼望見了,心中大為光火。

他不讓女人有繼續幸災樂禍的機會,直接伸手朝她一拉,將人帶到自己身旁向楊堅夫婦介紹道:「這位是朕新冊封的妃嬪端木修儀,端木修儀出身醫女,平時十分注意醫藥養生,不但從不喝酒,也不喜歡大魚大肉,待會還要勞煩將軍準備一些清水齋菜……」

臭阿怪,我何時喜歡吃清水齋菜了?你這無良昏君……楊雪舞雖然聞言心中大翻白眼,卻也只能逞強保持著臉上的笑容道:「本宮勞煩將軍了。」

「沒有問題,臣馬上吩咐廚子準備。」楊堅回應後片刻,突見到他望向端木琅的方向一臉驚訝貌,隨即以滿面不可思議的神情輕喚道:「端木姑娘?真的是妳!」

楊堅假意認出端木琅的面容,心中當然早知道她是楊雪舞,也早獲情報得知皇上帶著她上路巡遊。「沒想到皇上冊封的修儀娘娘便是妳,真令臣大吃一驚!」他持續面露驚喜之色。

楊雪舞見楊堅認出她來,同樣感到驚喜。她一直惦記著楊堅的救命大恩,能有機會相認,態度自然熱絡異常:「本宮亦一直惦記著楊將軍的救命大恩,若非楊將軍大恩大德,端木琅在周軍衝進皇宮之時,小命已然不保,此大恩一直感激在心,請受端木琅一拜。」語畢便低頭躬身,同時屈膝半跪下來……

「娘娘!以娘娘尊貴之身,此事萬萬不可!」楊堅慌張地舉手阻止楊雪舞的跪拜。獨孤伽羅也走上前略微攙扶住楊雪舞的身子,不讓她繼續屈膝往下。

宇文邕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對話,也加以勸阻:「端木修儀,妳就別再堅持,免得普六茹將軍落得一個大不敬的罪名,不好做人。」

接著直接扶住楊雪舞的身子阻止她下跪,將她拉往身後,才又對著楊堅微微點頭道:「原來竟有此事?那普六茹將軍可真立下一大功勞,將軍今晚得要將事情經過好好說給朕聽了。」

「稟皇上,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微臣知無不言。」楊堅拱手並微笑回應。

獨孤伽羅聰慧賢良,眼看時候漸晚,趕緊走上前招呼道:「臣婦獨孤伽羅參見皇上!」又轉頭催促著楊堅:「相公,皇上今日舟車勞頓,一定倍感疲累。還是先恭請皇上上座,有什麼事情稍後再談吧!」

「夫人所言極是。」楊堅擺出恭請姿勢歉然道:「臣真是糊塗了!請皇上立即入大廳上座。」

他身後的大批僕役正忙著招待及安置宇文邕帶來的百餘人馬。

宇文邕一行人連同精銳侍衛,則在楊堅及他的顏姓總管的帶領下,緩步走向宴客大廳。

 

————————

莊園裡的宴客大廳寬廣但並不豪華,沒有琉璃彩燈、重重幃幔包圍點綴著,就連些豪氣大方的古董、擺飾也不多見,呈現的是土牆石地,木桌陶瓶,一副樸實無華的田園氛圍。

宇文邕卻目不轉睛地張望四周,然後徐徐說道:「朕喜歡這個地方,樸實中帶著悠閒之氣,能讓朕感到放鬆,若處處皆像皇宮內院般華美,朕又何必出宮雲遊呢?」

「皇上治政勤廉、持身節儉是眾所皆知之事,臣敬佩不已,今日才會投之所好安排此處接待,能蒙皇上稱讚,實在是臣莫大的驕傲。」楊堅態度依舊恭謹,未露心中得意之色。

宇文邕聞言心道:沒想到普六茹堅一介武夫還有這樣的心思,吉憂未定,此人不可小覷了!

他在楊堅的帶領下,於正前方看來似為上座的一張案桌後席地而坐,待楊堅的一些家臣,以及獨孤伽羅、楊雪舞等人也在幾處坐定後,頃刻間,十幾名婢女魚貫而入,案桌上立即充滿了令人食指大動的香醪佳餚。

或許是林間野味的鮮美,或許是出宮巡遊的放鬆,宇文邕顯得精神奕奕,熱絡地與楊堅等人大談朝廷外的傳聞軼事,席間充滿熱絡的氣氛。「哈哈哈,普六茹將軍實在風趣,你都這樣說了,那叫長孫老將軍該如何是好啊?」

「臣怎麼敢呢?哈哈!」楊堅談笑回應。

在眾人以茶代酒、酒過三巡、稍稍饜足飯菜之後,宇文邕又接見了楊堅旗下的幾名能人家臣,並聽楊堅詳細訴說他與端木琅相遇且相識的經過。

楊雪舞侷促不安地默默聽著,擔心宇文邕會因為聽到一些事情而對她的出身起疑,所幸楊堅刻意將端木琅所犯的殺頭之罪,以及遇到他時對自身才能的介紹草草帶過,只提到由於她的醫術引起自身注意,而將她帶往軍醫處的經過。

「端木修儀,沒想到妳真是命大,在兩軍交戰之際,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引發殺頭大罪,妳可得得個教訓、長個記性。」宇文邕嘴上訓誡著女人,心底卻感到一陣心驚膽跳,他的屬下竟差點就斬殺了端木琅!

他心想,如果端木琅當時便這樣死去,如果宇文邕從來不曾遇見過端木琅,阿怪不曾遇見他全新的小雪舞,那麼今日的他會是個什麼模樣,他似乎完全無法想像。

「是,妾身謹記皇上教誨。」楊雪舞不由得扁扁嘴、在心裡抱怨起來,她就是得了教訓、長了記性,才遲遲不敢堅決承認自己是楊雪舞,不知道當初是誰一聽她說自己是楊雪舞,就氣到要把她五馬分屍的啊?

宴席的一側,擺著一張古琴,宴席間,楊堅提到自家夫人的琴藝一絕,宇文邕感到好奇,便提議楊堅請夫人現藝。

沒多久,獨孤伽羅走至古琴前坐下,輕輕撥弄了幾下琴弦。不一會兒,在她的纖纖玉指肆意地跳躍、勾弄之下,清越的琴音曲調有如來自空山幽谷的清風鳥啼,在席間暢意地流淌開來。

「好琴!好曲!好技藝!將軍夫人琴技如此卓越,真是令朕大飽耳福。」宇文邕大聲稱讚道。

但不一會兒他望見坐在一旁的端木琅,對參加宴席似乎感到無精打采,還貌似神遊四處的模樣,於是話鋒一轉,語帶譏諷地多說了幾句:「女人家最迷人的技藝不外乎演奏琴瑟樂器,不然便是嬌媚動人的翩翩舞姿,若老是鑽研些天文地理、醫術穴位的,未免盡失女人天生柔美姿態,實在可惜。將軍,你說是不是?」

語畢,宇文邕故意轉頭望了楊雪舞一眼,此話果然引起她的注意,只見她隱隱目露兇光,像是生氣卻又必須極力忍耐的模樣,朝他微微瞪了一眼。他面露微笑,不由得感到她的反應實在可愛極了!

以前,他急切想要對端木琅示好,與她曖昧且和樂地相處著,但現在,也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他就是無法停止欺負眼前這女人的動作,他就是想要惹端木琅對自己發火,望見她獨獨對著自己的種種作為與言語反應,就算僅是討厭或氣惱的神情也好。彷彿只有如此,他才能確認自己在她心中的的確確存在著。

楊雪舞強迫自己收回狠瞪阿怪一眼的神情,兀自生氣著,心中暗想:可惡的阿怪,今天一直故意欺負我、惹我生氣,到底有完沒完?雪舞到底是哪裡得罪他了?就算是那天晚上的事現在也該氣完了吧!這樣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英雄好漢?算了,他也不算是英雄好漢,就是個愛報仇的陰險小人。要不是念在他是個動不得的高高皇帝又身中劇毒,我早把他狠狠大罵一頓,再也不要理他了!

她本打算也滴酒不沾,氣憤下卻舉起手邊水杯,倒掉清水,從大桌前盛酒的幾瓶酒壺中抓了一瓶,迅速倒了杯水酒一飲而下。又要再倒第二杯時,心神不寧的楊雪舞纖指一滑,手中酒壺一倒,酒水全都灑在了她的衣襟及裙擺上。

「哎呀!」楊雪舞輕聲一喊,守在遠處等候的綠荷發現了,立即走上前來要帶她去更衣。此舉引得獨孤伽羅注意,特地停止了古琴彈奏,也跟著走過來說道:「修儀娘娘新設一房,臣婦已命人收拾乾淨,請娘娘隨臣婦去更衣吧!」

「有勞伽羅姊姊了!」楊雪舞強收起心中的不悅,輕輕地朝她點頭並微笑著。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