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一章》兩人世界

「真的不用,我們直接召人換上乾淨衣服出去吧!」楊雪舞以兩手緊緊抓著衣襟,就怕一個不慎,整件衣服就從肩頭上滑下來。

聽她這麼說,宇文邕的面色瞬時變得難看無比,不悅道: 「出去!然後呢?朕……怕妳穿好衣服便要走了,留在朕身邊陪朕多說些話不好嗎?妳剛才明明說愛朕,難道全是謊言嗎?」

「當然是真的!楊雪舞的真心做不得假!」她輕噘起小嘴抗議。「而且明日要趕我走的明明是你,我現在能走去哪裡?我這樣衣衫不整的,成何體統?」

「朕倒覺得很賞心悅目,不是嗎?朕的愛妾。」宇文邕的目光一瞬也捨不得移動,直盯著她性感迷人的身段不放。

楊雪舞被他盯看得不好意思了,想起自己下水前脫下的外衣,趕緊抓緊衣服快步走到溫泉池的另一端,背對著宇文邕拾起外衣披上,再讓過大的中衣自身上滑落後,她才牢牢繫緊外衣,走到宇文邕身邊說:「這樣子好多了,中衣還你,趕快穿上別冷著了!」

宇文邕對著她以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線,神情隱隱含著一股春心綻放的氣味,穿上中衣後拉起衣袖聞東聞西,興奮道:「這件衣服透著不一樣的芳香,朕穿上這件衣服,就好像被雪舞緊緊地摟住。」

「你喔貧嘴!小心別著涼了!既然不想出去,我們就到繚霧軒取暖去吧!」楊雪舞朝著他明媚地笑了笑,眸光清澈見底,有如一道彎彎新月。

「甚好!」他同時定睛回望,一雙淩厲逼人的大眼此刻竟蘊含千般柔情,深邃眸底下耀眼的光芒四射。楊雪舞驀然與之相望,不禁怦然心動。

「咱們走!」宇文邕大喊一聲,隨即拉起楊雪舞的小手,張開雙臂朝繚霧軒的方向小步奔跑過去。一邊如同孩子般興奮大喊:「雪舞愛阿怪!雪舞愛阿怪啊!朕真想跑出去大聲嚷嚷,讓全天下人都知道,雪舞愛阿怪!雪舞愛的人是阿怪!就是朕!」

「雪舞愛著朕!」他邊喊邊回頭看著因遲疑而逐漸怯步的楊雪舞,眸中的情意似乎滿溢到要流淌至地面上來。

「怎麼了?雪舞不想跟著朕來嗎?」他心中的快樂無法言喻,極想繼續拉著身後心愛的女人奔跑高喊,無奈慢慢停下腳步的楊雪舞牽制了他的行動。

對於宇文邕的問題,她一句話也沒有回答,只是低下了頭,神情落寞。方才宇文邕興奮的句句高喊,讓她內疚自責、傷心難過,哪還有心情跟著男人東奔西跑?

宇文邕的笑容僅停止了一眨眼的時間,他隨即再現出一張邪魅笑臉,霸道地伸手摟住楊雪舞的纖腰將她整個人抱起,半抱半掛在肩上繼續奔跑!

 

「阿怪不要,這樣子我不舒服啊!」她驚慌大喊,此舉完全出人意料之外。

宇文邕立即將楊雪舞放下,望著她的臉好一會兒後對她說:「你不願意跟隨在朕的身後,沒關係,朕可以抱妳,再不願意被抱也沒關係,朕可以背妳。」

「我……」楊雪舞驚愕地不停搖著頭,她不敢相信自己是選擇如何無情對待阿怪,而他卻如此對待著自己。一瞬間,淚水幾乎是奪眶而出。

「上來吧!朕的龍背只允許雪舞上來!呵,不,還有貞兒那個孩子,這是妳們專屬的小馬兒快車!」他伸手輕拭去楊雪舞眼角流下的淚珠,和緩哄道:「乖!別哭了!快上來!」

他沒時間哭泣,更沒忘了自己所剩時日不多,既然從不可能擁有天長地久,他只想珍惜現在不停流逝東去的光陰!

與這女人,每時每刻……

男人的肩膀好寬闊,好溫暖……楊雪舞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她又不是不能走路,又不是個小孩子,竟然就容著阿怪背著自己,半奔跑地衝向繚霧軒。

她只記得那時,自己墊高腳趾從後頭環住了男人的頸子,男人微微側頸,露出孩子般天真燦爛的笑容,然後他半蹲下身,一把拉起自己的雙腿環住腰際,然後她就浮在半空中,如玩官兵捉強盜姿態迎著風前進,宛如遨翔天際。

楊雪舞的臉頰因羞澀而微紅,自己的身子彷若與男人融成一體,屬於戀愛的甜蜜滋味滿滿充斥心房,她怦然不已,心卻不允許沉淪下去,腦子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得強迫自己保持理智,她就要離開阿怪,不能接納更多的溫柔與感動,否則她將會被自己的心痛傷得體無完膚!

繚霧軒周圍被翠竹以及黃麻建造而成的高臺迴廊圍繞著,風雅精緻,空氣中還隱隱透著一股竹香。聽著男人微喘的氣息,她輕扭身子掙扎著從宇文邕身上下來,卻又被這意猶未盡的男人雙臂橫抱起,踏上嘎吱作響的木製階梯,走進了繚霧軒裡頭。

「阿怪,你做什麼?我自己能走!」楊雪舞深刻感受到宇文邕對她的細細關懷與熱情相待,這對一個向來孤冷高傲的皇帝來說是相當難得的一面。她卻對阿怪難得釋出的溫柔毫不陌生,只因自己總是被他這般獨特相待著。

她不忍心嚴厲拒絕,卻又在與他的親密相處中感到惶恐不安。

「妳的鞋都濕了,一個女孩子家光著腳走路不舒服吧!朕是男人,皮粗肉厚的不要緊。」他像是細心對待一件奇珍異寶一般,極盡呵護這名曾經天人永隔、再也見不著一面,如今卻失而復得的小女人。

進了房關上門,宇文邕取了屋內僅有的一件大袍讓楊雪舞披上,另外又拿了一條質地輕軟的大羊毛毯子擱在地上讓她坐著。

脫離了裊裊地熱,太陽也漸漸下山,繚霧軒雖然雅緻,建得並不密實,微風拂來陣陣涼意。

宇文邕取了打火石及薪材點燃屋裡唯一的小火爐,這兩人便肩並肩靠在一起,半拉起羊毛毯子包裹著取暖,並烘乾剛剛略微打濕的頭髮。

「真希望能永久這般幸福下去!」他情不自禁一把摟住楊雪舞的纖腰,用自己的體溫溫暖略微冰冷的女人身子,好一陣微瞇著眼享受此刻幸福溫存,不由得對此情此景發出許願般的嘆息。

「阿怪!但是我……」楊雪舞遲疑著遠離他的身子,卻被宇文邕更用力拉進懷裡,以打斷她將要說出的話。

她的額頭正緊抵宇文邕的下巴,讓他能夠嗅進女人的髮香。她的身子掙扎無果,正乖乖被摟住緊貼在宇文邕堅實而溫暖的胸膛上。

「什麼都先別說,雪舞,別這麼殘忍!就給朕一個時辰好嗎?在這個時辰裡,朕只想知道妳真正愛著朕,感受妳愛朕的溫度,這個世界裡只有妳與朕,其他的事我們全不要去想,答應朕好嗎?」他竟以幾乎有些懇求的語氣說完這些話。

「阿怪……雪舞不可以,既然已經決定要走,我們不能再這麼親密了!雪舞不是朝三暮四的女人,我不能心中抱持著要回四爺身邊的決定,卻還與你卿卿我我,對於你和四爺,我只能選一個。」楊雪舞以雙手輕輕推開宇文邕的胸膛,低著頭傷心說道。

 

「那妳告訴朕!為何這次妳還是選擇高長恭?」宇文邕僵硬的面容微微泛著青光,他再也忍受不了心愛女人一再的拒絕而低吼著。

「以前妳愛他、嫁給了他!朕無話可說,但這次妳愛的人明明是朕,也早嫁給了朕!為什麼不選朕?」他滿懷哀愁、心中又酸又苦,盼了多少年好不容易等到的一句我愛你,說出這話的女人卻仍舊要選擇另一個男人,為什麼?!難道他就這麼不值得被愛?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