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三章》洪水猛獸

稍晚,一頓沉默到難以忍受、心氣窒悶的晚膳中,楊雪舞與宇文邕比鄰端坐案前,周遭不若之前賓客盡歡、有說有笑,還有琴瑟美酒相伴的接迎晚宴,而是空盪盪一片。

此時偌大的廳堂裡除了他們兩人,就只有楊堅夫妻這對主人家同樣待在廳堂的一旁用膳。其他人見了皇上不苟言笑的嚴肅臉色,滿懷忐忑,加上楊堅稍早才神色憂慮、勃然大怒地跟夫人吵過架,並遷怒好幾個犯了一點小錯的下人。

此時,遠遠站立著隨侍的大批僕人、侍衛,連大氣也不敢亂吭一聲,完全凝滯住的空氣更是幾乎降到冰點。

——————————-

晚膳後,楊雪舞讓綠荷為她梳妝打扮妥當,依約來到了宇文邕房外,看守侍衛依著皇上交代讓她走進了房門。

坐在靠近窗邊的一處軟墊上等候著,楊雪舞見到窗外月光清清如水,在庭園空地上輕灑下一大片銀白,不禁微楞著發呆,思考著她與阿怪之間發生的種種。

今日傍晚在繚霧軒,望見了阿怪那副隱藏在人皮面具下活似洪水猛獸的帝王姿態,她不是沒有恐懼,不是沒有驚嚇。但心底深處的楊雪舞告訴她,自己始終是深深信任著阿怪,一個本性不壞的人,不論他變成什麼樣子,做出何等殘暴的決定,一定有他的原因或是苦衷……

正沉思間,房門嘎吱一聲被打開,步入房中的男人此時看來更為挺拔高大,臉上沒有一絲病態的殘影,反而是格外揚起的清冷高傲,讓他呈現一副凜然不可欺近的模樣。

「楊雪舞,你可知朕今晚為何要叫妳過來?」他一進到房中就坐在楊雪舞對面,神色嚴肅地開口問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阿怪不該是這個樣子的,你的態度好奇怪,我看不出你是真的生氣憤怒還是傷心難過,你真的恨我嗎?還是因為氣我不肯開口答應留下來?」楊雪舞疑惑問道。

「也許都是吧!也許朕還恨妳更多更多,楊雪舞,妳曾經帶給朕好多小小的快樂與溫暖,但是比起妳帶來的傷害,這些溫暖簡直是渺小到不值一提。」宇文邕微微側過臉不看向她眼眸深處投來的誠摯與柔情,這個細微動作直讓眼前女人難過地垂下雙眼。

她聞言更感到痛心難受,因為她知道阿怪說的是事實,在情字這條路上,她虧欠他、辜負他的豈止一點點?但是這個男人以前從來沒有責怪過她,甚至被利用、被當作庇護的工具也毫不在意、不以為苦。

他如今的實話實說讓自己心痛萬分,他難道因為被傷得太深,已經不再愛自己了嗎?

「阿怪,如果我說,我考慮過願意留下呢?我的意思是,從此不再回四爺身邊,只獨獨跟著你一人,當然我還是會回去看平安,但是不會跟四爺有任何可能……」楊雪舞強忍下心中的悵然所失,將自己反覆再三的思量鼓起勇氣說出口。

「夠了!楊雪舞,妳以為妳現在這麼說,我就會原諒妳嗎?」宇文邕卻大吼一聲,暴怒異常地打斷她的話。

楊雪舞輕輕嘆了一口氣,伸出柔嫩小手張掌捧住他的臉,以一種理解的語氣柔聲安慰道:「阿怪?到底怎麼了?雪舞不相信你真的恨我,你有什麼煩惱可以說給我聽,是不是因為……」

剛想提到生死之事時,楊雪舞感到難以開口,略微遲疑了一下,再想繼續說時,宇文邕卻已緊緊攫住她的手,以一種魅誘邪氣的語氣道:「這可是妳自找的,朕剛剛在房門外發過誓,如果妳膽敢碰朕一下,那怕只是安慰,朕今晚就絕不會放妳一馬。」

「阿怪!我們之間的事還沒有理清,現在還不可以!你難道忘了雪舞是因為什麼原因才下定決心要走的嗎?你難道還要再錯一次?況且,你這皇帝曾經答應過不再碰我的。」楊雪舞不禁驚慌失措,被大掌攫緊的小手卻始終抽不回來。

「少天真了!楊雪舞,妳有幸重生在這種細皮嫩肉的美女身上,今日在繚霧軒還不停誘惑朕,就在朕的眼前只穿著一件外衣,裡頭什麼也沒有。一想到那畫面,朕的心中就升起滿滿一團火!更何況,那時朕無論怎麼抱妳還是背妳,都是摟著妳光溜溜的兩條嫩腿,緊貼著僅著一件單衣的身軀,妳說朕怎麼忍得住?現在竟然不許碰妳!那豈不是比直接殺了朕還要殘忍?」宇文邕在她的臉頰上烙下一個吻,那唇瓣沒有停住,曖昧地挪移到楊雪舞的耳垂旁,在上頭徐徐地吹著熱氣。

「你幹什麼?」她立即羞得滿臉通紅,正扭著頭想躲開時,她發現男人已經站了起來,同時雙臂橫抱起她的身子,走了幾步路後,將她一把扔在引人遐想的柔軟床墊上。

不見了以往的細心與溫柔,有的只是滿滿的粗暴與慾望。

「為什麼不可以?妳不是說過自己不會再去尋短見了嗎?」宇文邕開始脫下自己的外衣,那種極想要將她生吞活剝似的蟒蛇眼神,是她從來不曾見過的阿怪。

「不可以!」楊雪舞出聲阻止,卻擋不住已經撲下來整個壓住她身子的男人。

宇文邕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反而以一掌將她的雙手舉高箝制在頭頂,那張英挺俊秀的臉龐正如惡狼迎面而來,朝她的頸子用唇半吸吮、用牙半啃咬,留下密密麻麻又熱又癢的濕吻。

再想掙扎時,楊雪舞發現宇文邕竟然拿了條腰帶將她的雙手綑綁住,牢牢固定在床柱的一側。

「朕是想享受,不是想抓小雞,又不是沒有過肌膚之親,妳乖一點服侍朕,對我們兩人都有好處,否則把雙腿也給綁了起來,那就不好玩了。」他陰沉沉地說道。

「不要,放了我,救命啊!」楊雪舞想叫救命的大喊才剛被宇文邕伸手蓋住,就聽得他低聲詢問:「屋外全都是朕的人,妳覺得喊叫會有用嗎?還是妳想讓所有人都衝進屋裡來欣賞這一場春宮秀,朕畢竟對雪舞有憐惜之心,這麼做可不太好!」

楊雪舞聞言心中一涼,知道他所說的全是殘酷的事實,頓時放棄了一切求救的念頭。

她,不是真心不願意與眼前男人發生肌膚之親,但是為什麼要用強迫並且忽視她感受的作法。就算是阿怪再怎麼生氣,也不可以這麼待她啊,這麼做和被強來有什麼區別?

但不一會兒,她就明白,阿怪對待她真的與強來毫無區別。

隨著衣裳一件件被蛻下,她的心也一寸寸地越加冰冷。眼前的男人動作粗暴地不像是阿怪,幾乎讓她以為自己是被陌生男人所侵犯。

「阿怪,好痛,輕……輕點……」她掙扎喊道。但輕聲提醒的呼喚卻沒什麼幫助,反而讓男人刻意為她帶來更多的疼痛,惹得她不由得厲聲抗議。

男人因常年練武而長出粗繭的手指粗暴地蹂躪過她每一寸的嬌嫩肌膚,夾帶著兇狠慾望的衝刺毫不停歇。她口中逸出的呻吟已止不住衝勢變成了驚聲吶喊,聽起來痛苦多過了愉悅,彷彿她的痛苦能取悅眼前躍動到已殺紅眼的男人般,越是淒厲失聲越顯猛烈如火。

這一場災難簡直失去了控制。

幾個時辰後,宇文邕已經穿戴好整齊,坐在一旁看著這個處於半昏迷的可憐女人。

見她終於張開眼睛,哀聲呻吟了幾下,眸中閃過一絲掩藏不住的喜色。但他說出來的話仍是冰冷如昔,甚至是殘酷如禽獸。「雪舞,一切還沒完呢!這只是第一晚,妳要陪朕的三天還沒開始!」

語畢,他轉身走出房門,再也未回頭看向床上的女人一眼。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