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二章》絕情真愛

「阿怪,我不知道!我的心好亂,我沒有辦法選擇你,不管發生過什麼事,我畢竟還是楊雪舞啊!」她的心中充滿掙扎,明明早已做好的決定如今卻讓她痛苦萬分。

「哼!妳確定妳還是以前的那個楊雪舞?妳說妳根本不愛他了!妳知道嗎?妳的這具身軀沒有高長恭留下的一絲絲影子,只有朕吻過妳愛過妳的痕跡,妳的唇、妳的皮膚,滿滿的都只有朕的氣味,妳的這裡……」他滑動手指點過楊雪舞的嘴唇、鎖骨,最後停留在她的心臟部位。「……也只有朕留下過痕跡,這顆心愛的是阿怪,妳怎麼能離開朕到另一個男人身邊呢?」

「這……」楊雪舞不禁感到迷惘了,阿怪一言打醒了她的執拗,讓她幾乎啞口無言。

是呀!她愛阿怪,捨不得離開他,何況也嫁給他、有夫妻之實了。四爺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不愛四爺了,並沒有回到他身邊的慾望,甚至也不覺得這段感情消逝得可惜。也許,遺忘本身便是如此殘忍。

而她就算回得了四爺身邊,也必定無法再做親密夫妻了,這樣對四爺來說,難道是件好事?難道就公平了嗎?

但她執意要回去的理由不單是要照顧四爺,讓四爺接受一個不愛他的陌生楊雪舞,她還有心頭割捨不下的……那是……。

她不想欺騙自己對四爺還有些什麼樣的深情掛念,坦然面對真心,空蕩蕩的感覺讓她有些難受,她只能坦然說出心中掛念的另一片真實情感。「因為還有平安,我一直牽掛著平安,他是我的親生骨肉。」

「平安……這麼說妳不是非回到高長恭身邊不可了?」聽到楊雪舞鬆口說想離開不是為了高長恭,宇文邕忍不住欣喜道。「平安那孩子,妳牽掛他是應該的,我們可以想辦法讓妳見見他、跟他相處,或是朕也可以馬上給妳個孩子!」他一邊說著,伸手摟住女人的一雙手收攏得更緊了。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得自己是個將死之人的事實,一心只想挽回雪舞——那個令他遺憾一生的女人,他只想知道再一次,雪舞會不會選擇自己。

「討厭,你胡說些什麼東西啊?」楊雪舞輕輕推開他的緊擁,雖然沒有成功移動半分,也算是稍稍抗議了他嘴上的不規矩。

「朕是說真的,不管未來如何,只要想到雪舞愛著朕,朕就再也捨不得離開妳半分!朕很慶幸再度愛上妳,很高興決定封妳為嬪,更欣喜的是昨晚能與妳共赴雲雨,若沒有老天的安排,我們兩人怎能如此再度相遇,擁有這般緣份呢?妳難道執意要逆天而行、棄朕而去嗎?」宇文邕激動不已,慷慨言道。

命運令他遇到重生之後的雪舞,就算外貌改變如此之大,宇文邕依舊被同一個她吸引住,愛上了她的智慧、她的個性,她的一切一切,他相信不管雪舞重生過多少次,他仍舊可以在茫茫人海中遇見她,並再度愛上她,如果這不叫做真愛,世上還有什麼叫做真愛呢?

楊雪舞有些迷惘、有些驚訝!她知道宇文邕很少說些關於天意命定的事情,總是認為人定勝天,也許是因為知道雪舞信命,所以才想用這番說詞說服她吧!也或許,將死的宇文邕早就看破人生,又遇到雪舞的重生奇事,讓他也不得不相信命運的奇妙了!

既然這個從來都不相信命運的皇帝,願意把自己交到命運手裡,那為什麼她這個總是受命運擺弄的天女,不願意照著天意來呢?奶奶說她註定遇到宇文邕,說她既然忘了,就不必再被過去的宿命綁住,她為何聽不進去?

想起從前四爺因為鄭兒而背叛她的那次,她怨嘆自己總是因為沒聽奶奶的話而感到後悔,後來決心要離開四爺之際,又因為夢中奶奶的一席話而回頭。這一次,她還會不會再次後悔?她到底該不該聽進去奶奶的話?短短數十載人生還有多少次選擇的機會?

楊雪舞沉默了許久許久,始終沒有說出半句話來回應。現在要做出任何改變她未來命運的決定,對她來說都是艱困無比。

周遭除了些許風動還有暖爐裡滋滋的燃燒聲外,簡直靜默得可怕!緊摟住她身子的宇文邕被這片靜默折磨得近乎崩潰,他的手漸漸從楊雪舞的身子上滑落,僵硬地垂在一旁,像是失去僅有的一絲力氣。

最後終於忍不住垂喪言道:「朕明白了,朕不會再逼妳。雪舞該去尋找自己人生的幸福,不該跟朕這隻吐血病貓再牽扯在一起,跟著朕,妳沒有未來、沒有保障,也不再是從前充滿活力、手舞足蹈的楊雪舞。」

「阿怪,不是的,我不是因為你的病,不管你生病得多麼嚴重,我一點都不介意,我只是……還無法下定決心。」楊雪舞早知道阿怪病情的嚴重程度,她完全不在意,更不願意讓自己的決定在這個註定是悲劇的傷口上撒鹽。

「那讓朕為妳下定決心吧!」宇文邕已經紅了眼眶,他艱困無比地說著話,唇邊逸出的每一個字彷彿都在滴血,伴著他悲傷不捨的痛苦神情,哀淒地飄散在空氣之中。「朕希望妳回去找高長恭,妳說的對,那才是妳應該回去的歸宿。妳也別顧忌著朕,妳跟他本來便是夫妻,理應在一起。不過……在回去之前,妳可以再陪朕十天嗎?不,三天,三天就好,雪舞妳願意嗎?」

「阿怪,不要這樣子說,我要走是因為我們兩人之間發生了那種……不純正的關係,雪舞愧為四爺妻子也愧為平安母親,所以不能繼續待下去。否則,雪舞很願意留在阿怪身邊照顧阿怪的病,直到你……身體康復。」她雖然一臉誠懇、滿腹赤誠,說出的話卻始終沒能讓宇文邕展眉,反而讓人想起了必須面對的殘酷現實……

「說到底,妳背後的意思還是打算要走,還是不願意因為選擇朕而留下來。那麼,朕也不是個提不起放不下之人,朕既然從未擁有過雪舞,現在更不會強人所難跟妳牽拖拉扯個沒完,不論妳想留還是不想留,朕這就下令妳必須陪朕三天然後立即離開,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在朕的眼底範圍下。」他收起不符皇帝形象的滿面哀淒神情,回覆一貫的沉穩內斂,高高昂首果決霸道地下達命令。

楊雪舞卻看不懂宇文邕一連串複雜的心思與變化,口中依舊是不斷的安慰與關懷。「阿怪……你何必說的如此決裂?不要難過,雪舞的心仍然在你身上,就算之後回到四爺身邊,也不會再跟他做一對恩愛夫妻。」

「楊雪舞,話別說得那麼好聽,妳哪一隻眼睛看到朕難過了?妳既然連愛朕也不願意開口選擇朕,又何必為朕守節?這樣做也未免太假仁假義了吧!還有,你回到高長恭身邊要跟他做什麼樣的夫妻,跟朕一點兒關係也沒有,真要朕說,妳根本舊情未了,回去跟他死活纏綿最好不過。」宇文邕滔滔不絕說著殘酷絕情的話,淩厲逼人的一雙眼眸隨著話語逐漸強勢逼近,直讓楊雪舞嚇得動彈不動。眼眸的主人帶著威嚴的語氣斥責、定睛相望帶來的威迫氣息,足以掐人鼻息。

「你怎麼這麼說話呢?難道方才一段長談後,你還是一點兒都不相信雪舞的真心還有苦衷?」楊雪舞不禁淚濕了眼眶,強咬著紅潤下唇,滿懷委屈地回問。

「相信如何?不相信如何?對朕來說還不都是一樣?」宇文邕厲聲回應,隨即站起身來遠離溫暖的羊毛毯子,也遠離了眼淚汪汪的女人身邊,兩顆原本緊緊相依的心一如周遭逐漸冰冷下來的氣氛,瞬間被拉開了好遠好遠。

「楊雪舞,牢牢繫緊妳的衣服,包裹好毛毯,小心別春光外露,何泉雖然是個太監,我可不想連他都能用眼睛佔了妳的便宜。」他背對著楊雪舞下令。

語畢,宇文邕走到屋內角落高處,伸手拉住一條粗繩擺動了幾下,半空中一個懸掛著的銅製特大鈴鐺頓時響了起來,鈴鐺聲清脆響亮,傳振遠方。

過了沒多久,何泉帶著綠荷走進屋裡來,手中齊齊捧著乾淨的全身衣物還有鞋襪。在對他們兩人恭敬行禮過後,又齊齊退了出去。

「雪舞,穿戴好衣服,今晚到朕的房裡待著,長夜漫漫,良宵苦短,朕今晚還有很多話等著跟妳這個故友慢慢聊呢!」他的語氣有些像是將滿腔怒氣隱藏下來的模樣,卻明顯帶著一絲狠勁,臉上則是充滿不明意味的邪魅微笑。

語畢,他便帶著自己的衣物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繚霧軒,留下滿面驚愕、不知如何反應的楊雪舞,還一臉不敢置信地傻楞在原地。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