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四十章》中媚毒

楊雪舞虛弱地半爬出民房外,驚覺微弱的月光根本無法讓她認清逃命的路,她一眼望見那淫賊帶來的馬匹正繫在門邊,心想不管了,先走再說。

誰知她才一登上馬背、讓馬兒走了兩步路,有些迷糊混屯的意識無法讓她保持平衡,就這般從馬背上摔下來。

好痛!在她自覺要昏倒失去意識之際,黑暗中竟見有微微光亮出現,彷彿是在做夢般,有雙健壯溫暖的手臂扶住了自己,然後她再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

宇文邕的白駒才剛回到莊園,就著急地從馬上抱下一名女子,這名女子正處於昏迷中,他細心地將她橫抱起,走在進門一條鋪著圓石的彎彎長路上。

何泉和一干貼身侍衛見到失蹤的皇上出現,紛紛從四面八方奔來迎駕,跪的跪、請罪的請罪,將宇文邕圍成了一團。但他沒有心情去管這些,只是大聲嘶吼著:「前面擋路的全都給我滾開!大夫!大夫!這裡有沒有大夫?快找人過來。」

此時掌事的顏總管也迅速迎了上來,發現皇上手中橫抱女子竟然便是修儀娘娘,微露詫異驚恐之色。

「回皇上,家臣中有人通曉醫理之術,草民這就為皇上去請人。」顏總管拱手言道。「皇上請先將娘娘移至房中歇息。」

「還不動作快!耽誤了修儀娘娘病情唯你是問。」宇文邕不假他人之手,隨著僕役引路,自己將楊雪舞一路抱進了自己房中。

 

————————

「大夫,她怎麼樣了?為什麼會昏倒?臉還那麼紅?身子還那麼燙?」宇文邕面露焦急,陰沉著一張臉問道。

「修儀娘娘頭側有撞擊之痕,但並不嚴重,這昏倒只是虛弱疲憊加以頭側撞擊所致,一會兒便會醒來。身外之傷無礙,倒是這脈象看來有些麻煩……。」那貌似白面書生般的大夫如是說道。

「此話怎說?」他的眉頭緊蹙起,眸裡透出一絲擔憂的神色。

「草民認為綜合娘娘脈象,加上觀其症狀,恐怕是中了毒,而且是中了類似媚藥類的毒藥。不過到底是媚藥或是某種特殊毒藥,草民尚不敢確定。」白面書生恭敬答道。

宇文邕心道,該死!一定是那間廢棄民房中的淫賊所為!只是端木琅到底是如何把那淫賊炸傷成那樣?看房裡一片破損淩亂,倒下的燭火燒了半張桌子,四周還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難道是用火樹銀花之類的方法?

他已派人趕去廢棄民房將那淫賊緝捕了來,有許多事他極想問個清楚,不過現下最要緊的是救治好端木琅的身子。

「有何醫治方法?」他又問道。

「回皇上,草民也不知曉此毒屬性為何,除非能立即找到解藥,否則一般媚藥的解法,當有泡在冷水缸中數時辰或數日以驅散煩熱,不然便需找人與中毒者魚水之歡以解毒性。」白面書生仔仔細細地分析道。「草民斗膽建議,修儀娘娘既是皇上的愛妾,後法當為最佳解藥。」

宇文邕沉靜下來,心中想著許久前在碧霄閣一晚,迴盪在耳邊的「今晚之事不想再有第二回」等話,於是嘆了口氣、咬牙下令道:「何泉,立即令婢女備好一大盆冷水,讓綠荷侍候修儀娘娘泡入水盆中。」

何泉聞言有些驚訝,沒想到皇上竟然拋棄寵幸娘娘的辦法,要修儀娘娘在這種微寒的氣候裡,尤其還是晚上,浸泡在冷水中解毒。不過皇上這麼做自有其原因,他不會傻到再多嘴惹來聖怒。「奴才遵命!」

 

————————

燈火照得通明的大廳中,宇文邕坐在一正處中央位置的案桌前,楊堅夫婦站在他的身邊,大廳兩側森然佇立的盡是訓練有素的精銳禁衛軍隊,外圍處則是一些楊堅府中的雜役、護衛。

跪在兩側人包圍的大廳中間地上的,是一名眼眶紅腫、渾身沾滿血污,衣服到處破爛不堪的黑衣男子,腰上繫著的紅色布巾尾端已然燒成了焦黃色。他滿面痛苦之色、口中哀號不已,破爛衣洞中露出的皮膚,盡是一塊塊顯得坑坑巴巴、爛得極為恐佈的燒傷。

站在一旁的楊堅極為不悅,眼中流露出恨意。他沒想到自己託顏總管找來的江湖人士這麼不靠譜,竟然差一點就傷了楊雪舞,不知道這算不算毀了對楊林氏的承諾?會不會受到可怕的詛咒懲罰?一想到這,他的心中充滿擔憂!

不過現下這個狀況他並不擔心,因為這男子從頭到尾沒見過他一面,只聽過他的聲音,而唯一露臉之人顏總管被他叫到後院躲藏,相信現場也沒有人會發現少了這麼一名下人。

「說,你可是受人指使?」宇文邕面露怒色,大聲喝問。

朱阿三雖一臉痛苦,仍然擺出一副既然遭逮、隨人處置的態度,搖一搖頭,沒有回答。

「大膽狂徒,還不快快回答!」王廷鈞走上前一步,以未出鞘之劍猛然一擊,把朱阿三由跪打成趴下,口中傳出似為忍痛的悶哼聲。

面對眼前的局勢,朱阿三心道,他行走江湖多年,做惡多端,無時無刻不在刀口上過活,也知道這條命總有一天要還回去。

既然自己的身軀都燒成這副模樣,被交付的任務也已失敗,他再也回不了朱焰門也無利用價值,死僅是了結爛命一條罷了!還要再多說什麼?還要再徒然掙扎什麼?

他的表情看來更為痛苦,冷汗直流,似乎疼得幾欲昏厥。但無論周邊的人如何踢打還有恫嚇,他僅是眼露兇狠怒視前方,卻始終不發一語。

宇文邕再也等不下去,怒極拍桌,又大聲喝道:「拿出端木琅中毒的解藥!」

朱阿三改為露出極為輕蔑的神色,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那毒沒有解藥,你便找人跟那女人睡一晚就好,如果沒有人,老子可以幫忙。」

「大膽惡徒,我殺了你!」宇文邕聞言氣極,立即抽出身邊一名侍衛的佩劍,氣沖沖走上前要殺惡徒洩憤。

這時,綠荷慌慌張張地從門外奔了進來。

「皇上救命!修儀娘娘快不行了!請皇上救修儀娘娘一命!」綠荷立即跪下,在宇文邕面前叩頭懇求。

「先把人關起來,朕定要將他千刀萬剮!」身後侍衛立即將嚇得面無血色的朱阿三架起帶下去,他則丟了劍,即刻要衝出門去。

站在一旁的楊堅突然出聲道:「稟皇上,這惡徒膽大包天、胡作非為、天理難容,連臣也看不下去。如今修儀娘娘的身子尚未病癒,首為當務之急,為免皇上分心勞神,手刃惡徒一事請交由臣來代勞,臣定讓他死無全屍、身首異處。」

「正合我意!記住,既然敢動朕的女人,宮刑和淩遲必不可少,千萬不要讓他死得太痛快!屍首晚些呈上來,朕要親自過目。」宇文邕拋下一句答應的話後隨即奔了出去。

經歷此晚驚魂,何泉以及貼身侍衛絲毫不敢怠慢,馬上也緊隨皇上身後護衛著離開。

楊堅原本正經嚴肅的神情,突然添上一絲詭笑。他沒半晌耽擱,火速進入關著朱阿三的簡陋柴房裡。

只見攤在地上的朱阿三因為太過於驚嚇,簡直面無血色,口中不斷喃喃道:「皇上……皇上…那人是皇上?那女人是個宮中娘娘?」

「哼!你現在知道已經太晚了!」楊堅拿了把劍走近他的身邊,讓朱阿三滿臉驚奇道:「你是誰?啊!你的聲音我記得……」

朱阿三話還沒有說完,一劍已揮下斬在他頸上的要害處,一道血泉隨之噴出的同時,他的身軀也宛若魂飛魄散,抽了抽幾下後就動也不動了。

楊堅挑起一道眉毛,張手擦了擦噴在臉上的血漬,一邊指揮部下為地上的死屍進行應有的宮刑和淩遲,一邊默默低聲道:「我倒覺得給他個痛快更好呢!」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