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四十四章》魂離軀

楊雪舞緩緩坐起身子,輕手輕腳下床找了些衣物穿上,然後坐在床沿望著房裡上方的樑柱。

她想起了初見端木琅這副軀體時,那纖頸與下巴周遭有著一道火辣辣的疼痛勒痕,聽韓渚姑娘說,這是端木琅為保名節所以上吊自盡而造成的。

這麼一個青春年少的花樣女子,都知道為保全自己的清白不惜一死,那她楊雪舞呢?憑什麼水性楊花周旋於兩個男人之間?她知道自己絕沒那個能耐,她以後再也無法面對四爺了,她也沒臉見平安,更不可能心安理得與阿怪在一起。

楊雪舞痛苦地閉上眼睛,苦笑了一下,心道,既然如此,楊雪舞從哪裡來,就該回哪裡去吧!

她站起身來,腳步有些虛浮,強忍著身子些許的不適,她找到了一條長長的寬布腰帶,再輕手輕腳搬來一張原本放著花瓶的小几桌。楊雪舞爬上几桌,將腰帶的一頭扔上樑柱再接住垂下的另一端,交叉綁好後勾在自己的脖子上。

臨走前,她心中不捨地望了還睡在床上的阿怪一眼,傷心地淚留不止,說出了最後的遺言:「來世再見了,阿怪!」雙腳同時踢開几桌,發出了哐啷一聲響。

這聲響驚醒了睡夢中的男人,等他發現身邊的女人已經不見的時候,一雙浮在半空中的雙腿映入眼簾。

「雪舞!」他夾帶著恐懼與驚嚇大聲吼叫,不及多想,幾乎是立即跳下床,飛身奔去楊雪舞身邊抱住她的雙腿,使盡全力支撐住她整個身子。

「來人!快來人啊!」宇文邕失心瘋般拚命叫著,似乎是要將明明昨晚今晨與他甜蜜繾綣的女子,今早醒來卻發現她自盡的萬般痛苦,全都發洩出來!

 

————————

房間裡,一群人半圍繞著一張床,床前有個白面書生樣貌的人,正隔著錦帕為床上的女子診脈。

「大夫,端木修儀到底怎麼樣了?她為什麼眼睛遲遲沒有張開,她是死是活?大夫!」宇文邕忍不住一手抓住白面書生的肩頭,著急地問道。

「皇上,請冷靜一點聽草民說。草民以指探過娘娘的氣息,那氣息微弱到幾乎感覺不出,但的確是有。草民也為娘娘診過心脈,發現尚有一絲微弱的跳動,因此草民大膽判斷,娘娘的確人還活著,只是不知為何昏迷不醒,也不知何時會醒來。」白面書生皺眉道。

眼前這位至尊無上之人的心情他何嘗不知,他也很怕自己一個失言便不小心掉了腦袋,但身為一名醫者,他只能實話實說。

他雖不是個正統從小拜師學醫的大夫,但努力研習多年醫書醫理,待在楊堅府上這些年也醫治過許多人的病,這種奇怪的症狀還是首次見到。

「不知何時會醒來?難道是說端木琅就這樣子一輩子躺在哪裡半死不活了嗎?」宇文邕蒼白著一張臉,聽聞此言感到驚愕不已。

「回皇上,草民不是這個意思,但以娘娘的狀況看來,在醒來之前的確是如此。」白面書生拱手恭敬答道,語聲帶了些微微的顫抖。

宇文邕眼底蘊著一片幽暗深沉,更流露出些許苦痛。曾經他以為自己會在死前得到這女人與他相守到最後的承諾,最後只換得她用自盡來回答一切。

今日拂曉之時,她的人明明是清醒的,她與自己……難道不是自願的嗎?難道一切都只是媚毒帶來的假像,他竟害她清醒後懊悔地想去自盡!

心頭像是被狠狠揪起再被重重地撞了一下,難受到讓人喘不過氣來。

天知道自願尋死需要多大的勇氣,她竟寧可去死也不願意和自己一夜春宵?為什麼?

就算心中不愛著朕,她對自己的付出做不得假,她明明對阿怪關心備至,她明明是阿怪的小雪舞啊!她怎麼就這麼想離開自己身邊?迫不及待……

最令他難過的是,這女人成功了,若她始終沒有醒來,他便永遠地失去她了。

淚在悄悄蓄集,宇文邕努力在它們成功聚集前徹底打散,眼角始終濕濕潤潤的,卻沒成功聚下一滴淚來。

「普六茹堅,修儀娘娘是在你安排的地方出的事,朕要你去找大夫、所有附近更多醫術精湛的大夫來,務必要把她治好才行。」他強振精神,對著站在身後的楊堅發號施令。

「請皇上放心,臣立即派顏總管下山尋醫,相信不久之後便會有消息。只是臣斗膽一問,娘娘是否因昨晚被淫賊誤了名節而上吊自盡,那淫賊是否真的有對修儀娘娘……」楊堅簡直冷汗直流,經歷昨夜驚魂加上今日傳來的噩耗,事情發展已遠遠在他預料之外。

其實他自從昨晚殺了朱阿三滅口之後,就開始後悔自己不該使詐。既逃不過楊林氏的安排與算計,不如就隨其自然吧!如今節外生枝,如果楊雪舞真要因此上吊身亡,楊林氏恐怕連待在陰間都不會放過他。

「胡說八道!端木修儀將那惡徒炸得奄奄一息,哪還容得那人胡來?」宇文邕怒罵道。

獨孤伽羅對丈夫計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時竟還湊上前來不放棄地加油添醋,欲遊說宇文邕:「皇上,修儀娘娘出了這麼大的事,不論是真是假,傳出去總是有人要當閒話來說的。臣婦知道皇上寵愛娘娘,但為了皇上聖名著想,未來這冊封儀式若真是辦了……恐怕會貽笑大方。」

「大膽!朕相信端木修儀的清白。」宇文邕對獨孤伽羅怒目而視,嚴厲斥責道。

他隨即舉起一隻手掌來,仰望而上、對著蒼天立誓道:「朕以天地為證、日月為鑒,宇文邕願與端木琅永結同心,願一生一世互相扶持,永世恩愛!永不棄離!」

立誓完他對著獨孤伽羅說:「朕這就告訴妳!無論有沒有儀式,端木琅都是朕早已娶過門的女人,丈夫都信了其清白,絕沒有人可以在背後指指點點,當然也包括妳!」他最後一句話傳來時,手指著獨孤伽羅,語聲不大,卻帶著震撼人心的嚴厲,嚇得她不敢再多說半句話。

宇文邕說完又轉頭帶著幾分怒意對楊堅道:「普六茹堅,朕命令你好好管教自己的夫人,讓她以後說話小心點,朕的家務事輪不到她來插嘴。」

「皇上息怒,都是臣教妻無方,請皇上恕罪!臣一心為國,忠心耿耿,臣的夫人亦完全是為皇上聖名著想,絕無二心。」楊堅趕緊恭敬請罪道。

這齣戲雖然是楊堅預先的安排,但他心知肚明獨孤伽羅這番話的確沒挑對時機點,趕緊拉著她下跪請求宇文邕的原諒。

他同時也十分訝異,宇文邕竟對重生後的楊雪舞有著這麼深的感情,難道他已知道端木琅便是昔日的天女娘娘嗎?

「哼!最好如此!」他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端木琅,感到一陣心煩意亂。「可惡!朕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們滾!全都滾出去!」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