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五章》綠荷之死

隔日醒來,時候已經不早,楊雪舞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沒一處對勁,她的雙腿發軟、肌肉酸痛,身子骨彷彿有一種快要散掉的感覺。

肌膚四處的紅紫瘀青雖然很多,幸好不太嚴重,她都還承受得起,比較害羞的是其他方面的疼痛唉!她心中嘆道,雖然沒有大傷,只有因粗暴跟激烈而帶來的傷害,想起男人的毫不憐惜,加上被綑綁的奴役之舉,她的心還是受到了不小的震盪與驚嚇。

她自問在已忘卻情感的模糊前世裡,哪裡曾經受過這樣子的對待?她一直以為夫妻之間應該是相敬如賓,連這種害羞事也應該是溫文和諧而且平靜如水。

一連幾日與宇文邕陰錯陽差地發生了多次巫雲楚雨之事。最初的那次是因為媚毒,她糊裡糊塗就慾火焚身,竟然主動獻身,與他簡直像乾材烈火般糾纏,纏綿至烈火朝天。

昨日的那一晚,情況更是複雜,她不知說錯了什麼話,不知為何會惹得阿怪憤怒地用粗暴的方式對待?記得當時,她痛苦萬分卻在逐漸麻木下攀至雲頂,想要盡早結束卻又被迫不停面對,她完全控制不了局勢,只能強撐著跟隨阿怪的節奏,直到再也承受不住而暈眩昏去。

好個膽顫動魄、心驚肉跳的一夜。除去疼痛及不尊重,卻又是個抵死纏綿的一夜。

從沒想過自己與阿怪的關係會發展到如此地步,楊雪舞簡直心亂如麻,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自己,還有他。問問自己內心的感受,後悔?不願?怨恨?責怪?好像都對,又好像都不對。

她思考了許久也理不清頭緒,索性先不去想。

直到下了床,感受到身子的不適以及無法啟齒的疼痛,一種難以忍受的羞恥難堪猛然襲上心頭。她咬緊牙關忍耐,再默默地點了個頭,心中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恨透了昨晚的阿怪!

正忍不住碎嘴咒罵時,突然間房門被輕敲幾聲,一句嬌柔清脆的聲音傳了進來:「修儀娘娘起身了嗎?綠荷打擾了,要侍候娘娘更衣打扮。」

「起身了,進來。」楊雪舞不禁滿臉通紅,心道難道是自己罵得太大聲了嗎?連門外人都聽見了聲音。

看見綠荷出現在門口,楊雪舞不禁有種回到皇宮生活的現實感,她隨即又意識到,自己還是那個臭阿怪的妃嬪呢,昨日他們發生了那樣的事,今日要用什麼樣的姿態互相面對……

完全不知昨日發生何事的綠荷,正一如往常地為楊雪舞梳妝打扮,才一螁下睡衣,綠荷就直盯著她中衣外露出的痕跡大聲嚷嚷:「唉呀!娘娘,看看妳的頸子和肩膀,都是那羞死人的痕跡,昨日娘娘與皇上到底是多麼熱情如火啊?」

楊雪舞聞言差點沒昏倒,這小妮子還真是會往好處想,總是認為他跟阿怪的感情有多好多好,如此率性的真性情,實在是太可愛了!

想起了自己滿身傷痕,還好昨日是韓渚為她更的衣。再一沉吟思索下,她婉拒了綠荷要為她換上宮裝裹胸的舉動。「綠荷,梳好頭髮後妳便先出去吧!我想自己更衣。」

「呵!娘娘還害臊,不讓人看呢!」綠荷邊嘻嘻笑著邊退了出去,一張笑開了的粉嫩娃娃臉,讓她比十五歲的年紀看起來還更小了些。

楊雪舞的心情便沒有綠荷那麼好了,她想起自己直到深夜都還待在宇文邕的房裡,等到韓渚為她塗完傷藥,楊雪舞才在她的攙扶下回到隔壁睡房。

沒錯,本來睡在莊園東側院子的她,睡房突然被改到了宇文邕房間的隔壁耳房。想起宇文邕離開房門前冷冷說的「三日之事」,還有這些突如其來的改變,直讓她皺眉吶喊。

楊雪舞根本不用差個人問就知道是阿怪下的命令,而她其實非常痛恨這種任人擺佈的感覺,卻還是只能任人擺佈!

輕嘆一聲後,楊雪舞自己挑了件較高領的雲白對襟上衣,配上一件藕色輕紗羅裙,又再仔細確認了下已經遮掩住頸上的痕跡,這才滿意地走出門去。

她看著屋外風和日麗、 陽光燦爛,風舞花香自身邊輕拂過,心情頓時輕鬆起來。心神一清明,想起與阿怪在皇宮裡相處的種種,不是處於暴怒中的阿怪本來便沒那麼可怕,這男人一定是皇帝做太久了,才會有那麼嚇人的一面。

她也想起了阿怪因為生氣端木琅而處處欺負她的事情。因為當時兩人之間鬧的只是小彆扭,阿怪雖然很欠揍卻也沒多過份。但如今自己欺騙他、偽裝待在他身邊十個多月,又為他鬧到自殺這樣大的事,讓他擔心受怕之外,好不容易相認,竟說雖然愛著他卻要回到四爺身邊去。以阿怪的身份地位,還有高到天頂的自尊,應該是會更生氣的吧?

自己對他的所作所為著實惹人厭惡,楊雪舞心想,不論是誰應該都無法接受與原諒她吧!就算對方是口口聲聲說愛著楊雪舞的阿怪?

這麼說,若是阿怪要用各種手段來出氣並報復她,她都應該概括承受嗎?

唉!人人都說女人心眼小、肚量也不大,容易記仇記恨,但幸好,楊雪舞偏偏是心軟得不得了。

她想著就算再有什麼不堪,忍一忍便過去了。比起重生所帶來對心靈的震撼相比,還有什麼事能嚇得了她呢?

這麼一想過後,楊雪舞的心情好上了許多。她的心地善良的確是讓她無法輕易恨人,要問她心中真的恨過誰,她大概會回答曾經快要害死四爺的高緯,還有害死韓曉冬的馮小憐以及祖珽吧!

心中豁然開朗後,楊雪舞便想著要去找阿怪向他道歉,然後重申自己決定留下來照顧他毒病的意願。還有一件事,雖然很難開口也不希望此事成真,她還是要告訴阿怪,她老早便知道他命不久矣的事。

即使如此,她還是希望留下來,有多少日子便留多久。無論未來的命運有多殘酷,她都願意攜手與他一起面對。

隔壁的房裡沒有半個人,楊雪舞走往大廳尋找,卻聽到一陣喧鬧聲。

只聽見一個姑娘大喊求情的聲音,語聲嬌柔清脆卻是淒厲哭喊。「不要,請何公公拜託皇上饒了綠荷,綠荷不是有意冒犯皇上,綠荷是為了救娘娘的命啊!」

聽見此一熟悉聲音的呼救,楊雪舞還不汗毛根根豎起,火速地奔上前救人!

「娘娘救命!救救綠荷啊!」綠荷一見楊雪舞宛如見到命中救星。

「住手!你們想對綠荷做什麼?」楊雪舞親自快步上前,企圖阻止強拉著綠荷向前走的兩名侍衛。

「此宮女不守規矩,娘娘毒發之時,她竟擅離職守,直接將昏迷中的娘娘丟給皇上,讓皇上至尊不得不親手做一些下人才做的粗鄙之事。此一事已是冒犯聖上的殺頭重罪,皇上已經下了命令,今日不得留她的命過正午。」一旁的何泉恭敬回道,但仍忍不住動動眉毛,心底感到為難又猶豫。

楊雪舞一聽,簡直五雷轟頂,眼見烈陽緩升,距離正午已經沒剩多少時間,她趕緊對著何泉問道:「皇上人在哪裡?我趕緊過去找皇上為綠荷求情,在我還沒回來前,請何公公千萬要看牢綠荷,別讓他們提前動手,拜託你了。」

「這個……說實在的,奴才是很願意為娘娘效勞,只是奴才現在也不知道皇上人在哪裡,今日一早,奴才一進房裡就發現皇上的人早就不見了,倒是幾個侍衛告知奴才皇上下了這道命令,還有簡單的手書聖旨為證。是故奴才也只能聽從皇令,遵照辦理了!」何泉的眉頭整個皺了起來,他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會讓皇上動怒至如此,還下了殺頭令。

「怎麼會這樣?」楊雪舞冷汗直流,簡直慌了手腳。阿怪不是說要她陪他三天的嗎?怎麼才第一日就不見人影?

不見了阿怪,綠荷的事該怎麼辦?

難道真讓她活不過今日正午?

 

10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