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三十八章》迷情劫

穿過一個偌大的院子,楊雪舞與獨孤伽羅、綠荷,還有掌燈的兩名婢女,已經走到了莊園東側的另一排屋舍前。

獨孤伽羅直到領人進了房、令掌燈婢女點了燈後才驚慌道:「糟了,恐怕是因為這間房是臣婦聽何公公之言才剛命人打掃的,那些婢女不知道將娘娘的行囊送到此處,現在娘娘無衣可換了!」

「不要緊,我就這副樣子也無所謂。」楊雪舞攤著雙手表示無妨,反正她一向不是養尊處優之人,而是個東奔西跑捉雞採藥的野ㄚ頭,外衣髒了只是小事一件。

「那可不行,男人也就算了,娘娘這般水靈靈的天仙女子怎麼能穿著汙衣呢?這不但是對娘娘的不敬,也是對皇上的不敬啊!」出身大周權貴世家的獨孤伽羅略十分在意禮儀尊卑之事。

她低頭思量半晌然後道:「與其穿著臣婦的舊衣裳,不如派人取回娘娘的行囊。管事的顏總管目前人待在大廳裡侍候皇上,有請娘娘的侍女陪同這兩位掌燈婢女一同去問他取衣吧!」

「好,勞煩伽羅姊姊費心了。」楊雪舞禮貌地答謝著。

三名侍女一走,楊雪舞便和獨孤伽羅沒有距離地聊起天來。突然間,房裡的兩盞燭火被什麼從外而來的暗器一射掃過,竟瞬間熄滅!

窗外的月色朦朧,幾乎照不進房裡,楊雪舞眼前只見近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還有一道彷若獨孤伽羅的影子依稀低下了身軀。

霎時,房門突然被打開,片刻又被關了起來。

楊雪舞覺得自己的嘴被一塊東西塞住,發不出聲音,一雙大手緊緊拴住雙腕,前腹則像是被扛在一個男人的肩膀上,身子彷若飄在半空中,就這樣被帶著離開了房間,毫無抵抗之力。

「嗚嗚嗚嗚!」楊雪舞發不出任何大聲求救的聲音,只能發了瘋似地拚命踢著腿,卻敵不過男人的腳程,迅速離開了有人走動的明亮屋舍,融進了墨夜之中。

「娘娘!修儀娘娘?妳還在嗎?」不一會兒獨孤伽羅從一張方桌下探出頭來,在黑暗中摸到了打火石,點亮燭光、環顧四周後,才閃著一對慧詰的雙目低聲道:「事情成了,現在該找相公去了!」

 

————————

獨孤伽羅的尖叫聲在廣大而寧靜的莊園中響起,不一會兒她便在幾個僕役的陪同下,神色匆匆地回到宴席大廳裡,大喊著:「不……不好了!修儀娘娘被惡人擄走了!」

宴席上飲酒作樂的談笑聲戛然而止,宇文邕聞言迅速站直了身軀,快步走到獨孤伽羅身邊抓住她的臂膀厲聲喝道:「妳說什麼?!什麼擄走?」

「回皇上,臣婦剛剛陪娘娘回東側院子的房裡更衣,婢女們才剛離開,突然就有一個男人出現,他本來想抓住臣婦,但臣婦警醒地快,迅速轉了身子沒被他得逞,不過卻苦了修儀娘娘,被那男人扛在肩上就這般帶走了。臣婦雖拚命尖叫,但人已經飛快走遠,來不及了!」獨孤伽羅生動地描述當時所見狀況,一如真有其事,還泫然涕下地啜泣著:「臣婦無力保護娘娘,臣婦該死!」

宇文邕鬆開抓住獨孤伽羅的手,神色木然,朝後退了兩步,才勉強穩住身子下令道:「王廷均,命人搜!搜遍整座莊園、整座山,務必要找到端木修儀,朕要活的、活的!」

「是,臣遵命!」王廷均立刻帶領多名精銳軍奔出大廳,同時下令集結其他禁衛軍。

楊堅見狀,趕緊走上前來請罪:「微臣護駕不周,請皇上恕罪。就讓微臣戴罪立功,務必協助皇上將罪犯搜拿到案。」

「本該如此!這莊園裡的護衛人都到哪裡去了?為何會有惡人趁機混入?若朕找不到端木修儀,普六茹將軍也難辭其咎!」宇文邕憤怒言道。

他的雙手轉掌為拳,緊緊地抓握著,指甲幾乎快陷進皮肉裡,身子也同時微微地顫抖,緊蹙的眉心淺浮著一道黑影,似是在壓抑內心的激動與擔憂。下一刻,他突然大手一擺,揮動了寬大的衣袂便要走出門去。「不行!朕得親自去找!不找到絕不罷休!」

「皇上請留步!臣想請臣的夫人再多回想一些線索,解清惡人之意圖,不然以這般大海撈針之勢,待找到人也是好幾個時辰之後,難保娘娘不會……」楊堅冷靜分析道。

是因為出事的是端木琅嗎?宇文邕這才發現自己乍聽噩耗,竟少見地失了冷靜、忘記此等重要之事。「獨孤氏妳快說!那惡人生得什麼模樣?有無說過任何值得注意的話?」

獨孤伽羅立即躬身說道:「那惡人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面貌也看不清楚,不過臣婦注意到他雖是一身黑衣,腰間卻繫著一條紅巾腰帶,感覺格外醒目。」

此言一出,站在遠遠一旁的顏總管突然大叫起來:「朱焰門,這身打扮是朱焰門的人啊!」

宇文邕像是在黑暗中得到了一線曙光,立即轉頭厲聲喊問:「朱焰門是什麼來歷?快說!」

「這……朱焰門是無惡不作的一群盜匪,他們專門搶劫金錢、殺人越貨,其中有幾名身手不凡的人物還接受高價買兇殺人、交辦任務,據說他們還會……」顏總管說到這兒突然噤了聲,不敢繼續說下去。

「還會什麼……?不准停下來,朕命令你說清楚!」他以丹田之氣厲聲大吼道。

「搶擄……美貌的女人……姦淫殺害!」顏總管戰戰兢兢地回覆。

宇文邕震驚不已,他的身子僵硬起來,雙目圓睜得巨大,深藏其中的卻是一片空洞與荒蕪,有一陣微痛的涼意從他的心窩朝四肢百骸擴展開來。回過神,他急衝出門,發瘋似地直線狂奔。「端木琅!端木琅!」

「皇上、皇上……小心龍體啊!」精銳禁衛軍隊已經大多數跑出門搜索,連帶楊堅的人馬也走了大半,此時身後只有何泉及幾名貼身侍衛追了出來,見到宇文邕在昏暗的草叢中吐著鮮血,簡直快要嚇壞了。

 

————————

瞞過了楊堅夫妻,宇文邕被何泉以過度擔憂,導致身子不適的藉口待在房中休息。

直到過了一更天,一直躺著休息的他穩住了心神,感覺身子好多了,便直抓著何泉問道:「端木琅?端木琅呢?人找到了嗎?」

「回皇上,沒有。據說莊園已差不多四處搜遍,皆不見人影,現在侍衛們正要打燈前去搜山。」何泉據實以報。

「不行!不行!朕要親自去找!阿琅不能出事!」宇文邕口中不斷喃語著,立即坐起身來。

「但皇上才剛發病……身子要緊啊!」何泉試圖阻止著,但僅敢微微擋在床前,力道小到攔不住任何人。

「哼!朕一直不都是如此?剛剛發病休息後,朕已經恢復精神,感覺好多了!」宇文邕一邊自嘲著,一邊走下床來。

突聽得黑夜中傳來一陣不大卻響亮震耳的爆炸聲,外頭有人議論紛紛、七嘴八舌地喊著:「發生什麼事了?」、「從莊園外的北側方向傳來!」、「要不要去看看?」等話語。

這聲音突然令宇文邕聯想起了什麼?如果那女人像雪舞真是像到了不可思議,那這奇異的爆炸聲會不會是……?

他立即套上外衣,不顧何泉的阻止,自莊園馬房領了他的白駒,提著燈、跳上馬,直直朝著莊園外的北側方向處狂奔而去。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