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四十一章》旖旎缠绵(1)

宇文邕把一大幫護衛留在門外,只與綠荷兩人進了房內。

房間裡,一個木製的大水盆放在正中間,一個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的女人正泡在裡頭微微顫抖,儘管意識不太清晰,她似乎是醒著的,因為她正重複哀淒地喃喃低語:「不要!好冷、好難受,救救我!救救我!」

「修儀娘娘這樣子好一會兒了,情況越來越糟糕。皇上,恕奴婢大膽說句老實話,在這種微寒天裡,就算不被毒逼死,如娘娘這般泡在冷水中許久,也遲早要被凍死。」綠荷難過地說。

她緊接著跪下,雙目噙著淚,不停地哀求宇文邕:「奴婢聽到大夫的話了,懇求皇上憐憫娘娘,不管皇上與娘娘之間有多大的誤會,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就別再鬧彆扭了,救命要緊啊!」

宇文邕不由得大嘆一口氣,對她回道:「朕已經知道情況了,妳先站起來吧!」

綠荷大膽機靈,在宇文邕說完這句話後起了身,但竟然背著他身後立即退了出去、關上房門。

「皇上,娘娘就勞煩你照顧了。」她知道自家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皇上一定不會忍心見死不救,於是拋出這句話後馬上一溜煙跑走了。

宇文邕聽見關門聲,才驚覺現在只剩他和端木琅兩人。

「綠荷,妳!實在反了!真是什麼樣的主子養著什麼樣的宮女!」他詫異道。

大水盆裡的女人仍舊喃喃地哀鳴著,宇文邕看了她這狀況也知道再繼續下去的確不是辦法,綠荷是為了主子性命寧可走一步險棋,他不想追究,如今首要還是讓端木琅先離開冷水的折磨吧!

取了一張大毯鋪在一旁,宇文邕伸手進大水盆一撈,觸手冰冷如屍體的身軀著實讓他嚇了一跳,他不顧弄溼自己的衣裳,趕緊迅速將楊雪舞整個人抱起。

離了水的女人,整身僅著一件單薄的中衣,中衣濕濕地緊貼在她玲瓏有致的身軀上頭,這副身軀在宇文邕的抬抱之下,一點一點地離開了水面,那如出水芙蓉般嬌嫩的體態也一點一點入了他的眼眸。

而他就算避開視線的接觸,這副身軀還是被他牢抱在懷中,除了冰冷的溫度外,那身子的柔若無骨、肌膚的細滑如綢半分不減。

這是他第一次與端木琅如此親密地接觸,在對這女人懷著莫名情愫的狀態下,任何一點點碰觸的刺激更加撩人心扉,緩緩勾起他壓抑許久的慾望。

但宇文邕並未忘記自己的決定,他在抬抱中盡可能遠離女人的身子,好壓制下自己不斷躥起的慾火。楊雪舞卻在半朦朧中兩手緊緊抓住他的項頸,像是抓到雪地中唯一有溫度的火堆般,用力地在他懷中窩來蹭去,盼是能夠因此多得到一絲絲的溫暖。

這些意外的肌膚接觸,讓宇文邕的氣息漸漸粗重起來。

「雪舞,別這樣!手鬆開一點。」宇文邕吞嚥下一口唾液、低著嗓子警告著。

好不容易讓楊雪舞抓住他頸子的手放開,宇文邕趕緊用一旁的溫暖大毯捲包住她的身子,再將她整個人抱到床上放著。

宇文邕自己則在一旁更衣,脫下方才被弄得溼淋淋的外裳,直至剩下一層中衣。

他正打開房裡的行囊打算重新找件衣服穿上,卻聽見床上的楊雪舞叫著:「阿怪!阿怪!」他有些訝異,那名字不過是這女人為討自己歡心刻意叫的綽號, 怎麼會在意識不清之時從她的口中吐出,這感覺似乎是真的心中有他一般。

宇文邕不及穿衣,立即湊上前去關心問道:「怎麼了?阿怪在這裡,雪舞身子好點了嗎?」

楊雪舞仍舊意識不清,嘴裡說出的話卻是清晰,彷若半夢半醒:「阿怪,我之前身子熱得要命,好像快被火燒死了,之後又冷得嚇人,冷到連心也不會跳了,我好怕!」

「不怕,阿怪在身邊陪著妳。」他伸手進毯子裡找到了楊雪舞的手掌,用力攫緊握住,卻發覺這手仍然是冰得嚇人,仔細觀察她的臉色,那張青紫如鬼魅的嘴唇幾乎也沒有任何改變。

她的手正微微地顫動著,即使從掌心處接收到宇文邕傳來的一點點溫暖,而貪婪地不想放開,仍不夠讓她整個人好過起來。她失溫了!

「好冷……好難受,要凍死了。」直到發現楊雪舞帶著牙齒打顫的呢喃不止,整個身子也在大毯中發抖個不停,宇文邕這才想起她全身的濕衣並未換下,加上在莊園裡臨時找來的幾個暖爐都緊鄰著水盆,卻離床邊甚遠,難怪她的身子仍是冷得要命。

「朕來幫妳。」他將兩處最近的小暖爐移近床邊,然後動手扶起楊雪舞被大毯捲起的身子。

他微一遲疑,心想,接著是要動手脫下眼前女人的衣服嗎?但是她不是只剩一件中衣……

看見眼前女人青紫著一張臉,他心想不管了,直閉上眼睛伸手去脫楊雪舞的濕衣,一試之下,卻發現這樣拖拖拉拉的只會讓她難受,而且更容易不小心摸到讓人想入非非的柔軟。

宇文邕當機立斷,索性說了句對不起,直接張開眼對準目標大剌剌且迅速地脫去濕衣,望見她一身肌膚嫩白勝雪,豐滿高聳的渾圓在褪下最後一件貼身肚兜時,幾乎是彈跳般地出現,點點櫻紅在他的眼前微微晃動。

宇文邕的眼眶瞬間變得火紅無比,一道熱流直穿過他的下腹,充斥著滿滿的血脈僨張!他可是個有慾望的正常男人,還是個禁欲已久的男人,就算定力過人,也不能這般考驗他!

「冷……好冷……」幾乎是在同時,冷壞了且意識不清的楊雪舞又伸出兩隻纖腕,企圖抓住眼前唯一充滿炙熱溫度的物體,她伸手抓住的是宇文邕的項頸,而且十分用力,讓他在不備下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跌壓在女人的身上。「……好溫暖……」

「好溫暖,好舒服!」楊雪舞呢喃道,她剛剛抓住了一張會不斷發熱的被子,這張被子當與她緊緊相貼時,似乎又自動變得更加火熱,讓她愛不釋手地緊抱著取暖。

這下子那張人體被子不知該叫享盡豔福,還是該叫吃不消的苦。

如此毫無阻礙的貼近,讓慾望幾乎要衝破宇文邕的腦門,但他即使軟玉在懷,也必須持續地跟這股巨大的慾望拔河,簡直是樂中做苦。

他的呼吸急促、腦子混沌,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自己:她只是把自己當暖爐!她只是想取暖!事到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能讓懷裡失溫的女人感到好受一些。

宇文邕將楊雪舞整個抱起,踢開濕毯,自暴自棄地再拉了條大紅錦被將他們兩人緊緊裹住。

沒錯!只是個暖爐!不能再往其他地方想了!溫暖的身子就當借給這女人用,他則盡力不去思考現在的處境,意志力驚人且善隱忍的他,開始心中默想著滅佛之事、大周府兵制、今年長安地方的稅收、稻麥長得可好、今天天氣真不錯……

 

9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 感謝你的留言,這部小說完成好一段時間了,感覺著迷蘭陵王那陣子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看,真是十分開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