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三十六章》巡遊行

時為三月,雖然氣候還帶著一絲微寒,半個月後的出宮日是個晴空朗朗的好天氣。

身著一襲深色民服、腰繫粗革金線腰帶的宇文邕站在宮牆門外的一處廣場上,看著眼前準備妥當的出宮隊伍,神情明顯帶著不悅。

他體恤民情,一向吃用簡僕、不好華奢,這次出宮巡遊也不是因為好大喜功要到他的領地上誇耀功績,只是想在死前為自己做一些事。

一個大周皇帝,自出生以來也關在皇宮裡佔去大半日子了,坐擁這片大好的錦繡江山,他難道不該到處走走看看、留下些美好的回憶?若不是因為出遊時日較長,必須顧忌安全,加上他又身中劇毒的緣故,宇文邕甚至想要備些簡單的行囊,就立即躍上馬兒,帶著幾名隨從出去浪跡天涯。

他蹙起兩道劍眉轉頭望向何泉,帶著幾分憤怒問道:「朕是怎樣交代你辦事的?說過這次與以往出遊完全不同,要一切從簡,不要以皇帝姿態招搖過市,只需佯裝為一介商賈與其家眷、家丁,這些話你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嗎?」

宇文邕望著眼前十幾輛華貴的高大馬車,每一輛上頭竟還繡飾著皇徽。馬車後頭豎立著一大片黑壓壓望之不盡的黑衣侍衛,少說也有一百多人,加上一百多匹馬兒,儼然是一支軍中騎兵隊。加上他身後另一側,堆滿遍地為數可觀的行囊、器具,加上二、三十名宮女太監……

如此盛大的隨從隊伍,真是深怕別人認不出他是個皇帝似的。

「皇上饒命!奴才不敢!奴才已經將出宮人數簡化至極,隨行者兩名廚子、十名宮女、十名宮奴、六名太監包括奴才在內,兩名太醫,加上修儀娘娘及一名貼身宮女,還有一百五十名騎馬侍衛……」何泉顫抖著雙手,仔仔細細報告所有隨行出宮巡遊的人數。

何泉說的其實是實話,皇帝巡遊不比一般小官小吏的出行,若皇帝本身喜好奢華,想要多大的陣容,巡遊行列便可擴充到想像不到的盛大,若是好大喜功的皇帝,數千數萬人的隊伍加上綿延不絕的人馬車陣,也非奇事。

「混蛋!荒唐!朕會自己吃飯、更衣,不需要這麼多人伺候著,留下修儀娘娘的宮女還有一名廚子、ㄧ名宮奴,其他人全部滾蛋,太醫也用不著了!侍衛留下三十位精銳即可,其他人扮成一般路人沿途遠遠保護著,但是千萬別讓朕看見,省得心煩!」宇文邕大聲吼道。「還有他們的服裝,還穿軍甲的全都脫下,換上一般布衣!」

「皇上,那奴才我呢?」何泉急問道。

「你當然要留下,不然朕找誰做事?馬車僅備三輛即可,要最平常不過的馬車就好,再讓朕看見任何皇徽,朕就先把你砍了!」宇文邕怒目直視著何泉,語聲不大卻帶著撼動人心的權威感。

「是,奴才遵命!」被皇上狠狠瞪了一眼,讓何泉身子一抖,為了他的人頭安全著想,顫抖著手行過禮後必得立即東奔西跑地傳達聖令。

「皇上,宮女可以不帶在身邊,但為了皇上的身子著想,太醫至少也要留下一位才行啊!」此時幾句嬌弱清脆的女聲在耳邊響起,楊雪舞帶著綠荷盈盈走上前來,向宇文邕簡單地福了福身。

「奴才參見修儀娘娘。」何泉向楊雪舞行過禮後便停留在原地,然後看向宇文邕等候他最後的指令。「奴才斗膽請問皇上的意思如何?」

「何泉,朕都不知道你這麼聽話!不過到底是聽朕的話還是女人的話?你倒是說呢?」宇文邕再度怒目直視著何泉,讓他立即拱了拱手,大喊:「奴才立即去辦!」隨即飛快跑開了身影。

「端木修儀倒是很關心朕嘛!不過難道妳忘了自己便是名醫者,朕肯多帶一人出遊,不就是要妳盡好做醫女的職責,怎麼反倒還要多個人手?那朕要妳何用?」他冷冷地說著這些話,語帶嘲諷,雙眼的視線甚至刻意避開不與眼前的女人對上。

楊雪舞冷眼看待宇文邕的說話態度,見他一副有心疏離自己的模樣,心下有些難過。事實上,從一個多月前到現在,她一直都在心中不斷地想著,那一晚,自已是如何與這個男人鬧翻的?

她的確是因為太過自作多情,卻發現只是被無情利用而生氣,但他呢?怎麼一副比自己更生氣、更在意的樣子?還連續多日不傳召她見面!是因為那晚她拒絕了求歡,傷害到帝王的自尊,還是她千不該萬不該咬了他的嘴唇,勾起男人的傷心回憶,或是……

楊雪舞心想,無論如何,既然這男人要幼稚地與她持續冷戰下去,她也奉陪到底,反正自己也一肚子的委屈憂愁無處發洩,要她先釋出善意與他求和,才沒那麼簡單!

「既然皇上都這麼說了,妾身自然沒有意見。」楊雪舞臉上的笑容僵硬不真切,同樣有些冷漠地回應,雙眼雖是沒有大膽地刻意避開,卻似沒有焦點般,完全對不準宇文邕的方向。

宇文邕心中冷哼一聲!暗道:這女人活得不耐煩了,竟然跟朕鬥起氣來!不過他的視線隨後被楊雪舞身上的一樣東西吸引住目光,這東西的出現幾乎讓他忘了自己的刻意疏離。

眼前的女子,儘管依皇上出宮巡遊的要求,蛻下工美質好的宮裝與高髻盤頭,換上了如一般民間女子的外出淺黃便裝,柔美的身段與花樣美貌絲毫不減,今日還是出落地嬌美可人。

不過宇文邕的焦點完全不在於端木琅的外貌有多麼吸引人,他的目光緊盯在女人斜掛在身側的一個小布袋上面。

那個比手掌略大的布袋讓他想起了一樣東西:楊雪舞在賤民村救他一命時身上斜背著的粗布袋子,除了大小,這兩樣東西幾乎長得一模一樣!

他的腦子一片混沌,似乎是再也經不起任何巧合,再也不願端木琅這女人像楊雪舞像到百分百卻不是她,再也不能承受這女人說想待在身邊照顧他,實際上心中完全沒有他的打擊!

宇文邕暗著一張臉,伸出一根指節分明的食指,指著楊雪舞的身上大吼:「那個背袋留下,朕不許妳背著那種東西!」

楊雪舞不明所以,緊握著身上小小的斜背袋,神情不悅地抗議:「為什麼?妾身的手藝雖然不怎麼樣,這背袋卻是我一針一線親手縫製而成,為什麼不能帶在身上?」裡頭果不其然,裝著的都是些藥膏、藥草、硫磺、木炭、硝石……等物,不名貴卻是雪舞的心上好。

「來人!把修儀娘娘身上的布包拿走,丟的越遠越好!」宇文邕側過臉完全不看楊雪舞的反應,他明明是做出這個粗暴命令的人,那瞬間透出的神情卻好像他才是受傷最重的人一般。

楊雪舞心中大罵土匪!強盜!卻改變不了兩個已換成布衣裝扮的禁衛軍從遠方趨前來搶背袋的事實。她只好趕緊伸手從袋中隨意一抓,那些磁瓶、草藥也就算了,一掌撈不走,最後只好硬抓了兩包粉末暗藏在懷裡。

「阿怪,你太霸道了!我的東西哪裡得罪你了?」她終於沉不住氣出聲叫了阿怪,還用責備的語氣對著這皇帝說話。

「哼!霸道?朕以後還會令妳知道什麼叫作真正的霸道!」宇文邕早已回復他一貫沉靜看不出心思的面容,僅輕輕閃動下眼睫,瞄了跟前女人一眼,大聲下令道:「何泉!把修儀娘娘帶走與你們同擠一車,朕想獨自一人,不許任何人打擾!還有,晚上幫朕獨自準備一間房,修儀娘娘隨便要睡哪裡便睡哪裡!」

「但皇上之前不是說過要與娘娘同車同寢的嗎?」何泉此言一出,便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修儀娘娘肯定是得罪了皇上才會被如此冷落的嘛!

「何泉,難道……你想抗旨嗎?」宇文邕皮笑肉不笑,語聲雖柔和緩慢,卻聽得何泉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他只好無辜大喊求饒。一邊心中想著,今日的皇上怎麼渾身充滿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戾氣?

剎那間,何泉彷彿有一種被無辜遷怒、當成了受氣包的錯覺。

 

10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