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王續文/已結局) (1-30章)

《第二十章》眼疾

「雪舞,妳聽到朕的聲音嗎……」洪亮的聲音在跨進門檻見了眼前一群人後,突然斷了下來!「皇后?」

宇文邕此刻出現在碧霄閣也不奇怪,他見楊雪舞離去時的態度並不尋常,後來遲遲沒有回到御書房,只來了個太醫署的御醫,他覺得奇怪,眼見已時近正午,便毫不猶豫走來了這兒,想找雪舞一同用午膳。

阿史那聽到「雪舞」兩字有些刺耳,一時反應不過來,心道是不是聽錯了。儘管她感到有些詫異,見到了皇上無論如何應該先請安:「皇上萬福金安,近來一切可好?」身為眼前男人的正宮妻子,用一句「近來可好」來問候,的確是諷刺到了極點,但她的確是好一段時間沒有見到皇上一面了。

「皇后來此有何要事?若是有事要找端木琅,反正朕也沒什麼事,正好坐在一旁聽聞其詳。」宇文邕的目光轉為凌厲,直盯著阿史那,他的話在溫和中帶著一股沉重的威迫,既不與阿史那撕破臉,言下之意又警告著她:千萬別想動端木琅一根寒毛!

阿史那見了那目光心中一寒,委屈地說不出半句話來。

楊雪舞見場面似乎有些僵了,趕緊出來打圓場:「都是妾身的錯,讓皇上與皇后娘娘一直站著說話,妾身立即恭請皇上與皇后娘娘上座,命宮女奉上糕點茶水。」

「雪舞,妳不必費心思張羅,相信皇后馬上便要走了!」宇文邕吸了一口氣,嘴角勉強勾起一抹虛假的笑意,對著阿史那說道:「妳說是吧?皇后。」

他一個抬手,立即先退下了皇后身邊的一干閒人。

阿史那則從一陣恍惚中醒過來,她剛剛的確聽見皇上對著眼前女人喚她「雪舞」,這個禁忌的名字讓她的情緒立時激動無比,以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對著楊雪舞逐步逼近,痛罵道:「妳這個陰險狡詐的女人,以為裝成楊雪舞就可以得到皇上歡心了嗎?妳是用什麼蠱惑之術迷惑皇上的?妳說?妳說!」

「皇后!注意妳的說話態度,是朕讓她做雪舞的替身,妳此言可是在罵朕?」宇文邕出聲阻止道。

「皇上!為什麼?你若想要楊雪舞的替身,妾身也可以做到的,妾身可以打扮成她的穿著、模仿她的舉止,只為了討皇上的歡心,皇上為什麼要去找別的女人?」阿史那轉為靠近宇文邕,拉著他的衣袖,懇求般哭泣。

宇文邕心如刀割,為什麼他三番四次對阿史那說出了重話,希望她對自己死心,甚至恨自己、怨自己都不要緊!但這女人仍是對他心存希望,甚至連願意代替楊雪舞的話都說出來了!

他把阿史那當成親人看待,最初惱火她陰謀殺害雪舞,幸好最後未遇害。後來雪舞都已經死了那麼久,他早就不再怪她,正因為當她是親人、為她著想,才極力把她推得遠遠的,既然他對皇后沒有情意,也不想她再對自己付出什麼,也不想讓她再為自己的毒、自己的死痛苦傷心半分。

他默默地哀怨一笑,抬首以一道邪魅的眼光看向阿史那,態度輕挑地說:「皇后似乎弄錯了些事情啊!端木琅年輕貌美、會醫術,給人的氣質感覺又和雪舞相似,試問皇后哪一點能夠比得上她呢?」

「再說……」宇文邕慢慢靠到了楊雪舞身邊,一隻手攬住其纖腰摟進懷中,讓她嚇了一大跳。「朕是真的喜歡她啊!只想日日夜夜與她癡纏,而皇后的身子,朕早沒了興趣,嘖嘖嘖!」

楊雪舞聞言又羞又驚,著急說道:「皇上別說笑了!對!已經正午時分,不如大家先用午膳,坐下來好好把話說清楚吧!」在宇文邕的緊摟下,她的心跳快得不像樣,而當男人的臉頰也靠過來貼上時,她的臉頰也紅若熟蘋了。

「雪舞,朕何需用午膳?朕的午膳一向不就是妳嗎?」他的邪魅笑容更加地誇大,一手摟緊雪舞肩頭,另一手掃進她的膝下,兩手一個橫抱,將她抬在胸前便要往二樓閣室走去!

「阿……阿怪,你不是當真要……」楊雪舞驚訝地結結巴巴提問,聲音卻全被台階後方傳來的另一句怒吼聲掩蓋住:「皇上,你竟當著妾身的面這樣做!你還要把妾身的心傷到什麼樣的地步?」

「既然都那麼傷了,就不要再對朕抱著任何希望,永遠記住!我們之間只剩下名分,情意一絲不存。」他面無表情地說完這些話後,又當著阿史那的面低下頭吻了吻楊雪舞的臉頰、嘴唇,才故意親暱說道:「雪舞,朕真的餓了,咱們趕緊上妳閨房飽食一頓!」

語畢不再看阿史那一眼,也不再聽任何低聲啜泣,直接將雪舞抱到二樓閨房去。

楊雪舞渾身僵硬地動也不敢動一下,以她的聰頴機智,也已經發現現在大概是個什麼狀況,她心疼阿怪的一片苦心,是故也就百依百順地任他對端木琅的軀體胡來。

她在心中自暴自棄地大喊:四爺,雪舞沒有對不起你,這身子是端木琅的,是阿怪對不起阿琅了!但是,她也害臊,為什麼那些感覺和悸動都要她這個楊雪舞來承受啊?

阿怪,你這個大色狼!

這句話楊雪舞罵不出口,因為才剛走上二樓閣室,她就感覺到一滴溫熱的液體掉落在自己鎖骨處的肌膚上。她的心突然覺得好痛,幾乎便是眼前男人正在忍受的同樣心痛。

然後,她便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了,任他將臉埋在自己身上哭泣。

 

—————————————————

正午時分,宇文邕這個堂堂皇帝沒有準時用午膳,卻待在一個女子的二樓閨房裡,躺在她的床上。這個女子是楊雪舞,她的床不算小,但也不太大,此刻她也待在宇文邕的身邊,兩人肩並著肩,以這般有些曖昧的仰臥姿勢躺在一起。

「雪舞,還要多久?朕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宇文邕有些慵懶地問。

「就快好了,再等等吧!別這麼猴急嘛!」楊雪舞伸手壓下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爬起身的動作,一邊嗤嗤地笑。「雪舞不想讓你明日早朝時見不了人。」

「朕是男人,有什麼關係?倒是妳,紅得都讓朕心疼了。」他語聲軟軟,顯示了感到心疼的真意,直讓臥在一旁的楊雪舞心中穿過一道暖流。

閨房的房門沒有關上,一陣輕巧零碎的步伐聲穿過幃幔傳來,伴隨著一句柔軟好聽的提醒:「皇上、娘娘,午膳已經從御書房轉送過來,請⋯⋯啊!對不起!對不起!奴婢冒犯了⋯⋯」

綠荷看見眼前景象,緊張地打翻手裡托盤上的茶水,她沒想到會看見皇上跟娘娘一起睡臥在床上的畫面。但是娘娘沒有吩咐不能入內啊,而且房門還半開著⋯⋯

楊雪舞睡在裡側,立即坐起身來揮手大喊:「綠荷,沒事,我跟皇上只是在治療『眼疾』,沒什麼不可見人的。」一塊錦帕同時從她的臉上滑落至地。

宇文邕也在床上坐起身,拿下覆在眼睛上的東西有些疑惑道:「這溼漉漉的錦帕真的有用嗎?」

綠荷見狀噗吱一笑,楊雪舞也強忍住笑意,趕緊使個眼色讓她噤聲,回道:「咳!當然有用了,我娘親說,女人啊,不,是所有人啊,若是患了淚流不止的頑強眼疾,只要在眼上舖張濕布敷敷,隔日眼框就不會紅腫了。」

「不過為什麼,雪舞妳也突然紅了眼眶呢?」宇文邕直盯著楊雪舞的眼眸問道。

「我也得了這眼疾啊,搞不好便是阿怪傳染給我。」她笑臉盈盈,打算胡謅一通掩飾過去。

「原來是這樣啊!」宇文邕對她笑著,那笑容並不夠開朗,沒有傳達到眼眸深處,他轉頭命令道:「綠荷,妳先去廳上候著,朕與修儀娘娘待會兒便過去用膳。」

「是,奴婢告退。」綠荷轉身離去。

「你想幹什麼?」看見宇文邕的身子慢慢朝她靠近,楊雪舞本能地有些抗拒,不禁朝後稍微挪了挪身,畢竟他們兩人現在可是在「床上」啊!

「告訴朕,為什麼也哭了呢?」他當然沒有如色鬼般突然撲上身,而是靠近雪舞的身邊,近到能將手指頭撫上她仍舊紅腫的眼眶。

「我⋯⋯」她知道這件事瞞不過他的眼睛,於是說道:「因⋯⋯因為想家啊,阿琅獨自一人進入齊國皇宮,後來又被帶到周國來,離鄉背井好幾年了,想家時掩面痛哭也是人之常情。」

「那雪舞…」宇文邕輕嘆一口氣,溫柔問道:「⋯⋯阿琅的家鄉在哪裡呢?」

楊雪舞頓了一下,不能說白山村,不能說蘭陵王府,於是她想到一處地方,那是四爺最可能待在的地方:「洛陽,阿琅的家鄉在洛陽,一直都很希望能回去看看。」

「妳應該知道朕再過沒多久便要出外巡遊的事吧!」宇文邕溫和地對她彎起嘴角的弧度:「朕一言九鼎,答應帶妳回家鄉看看,朕不忍心看到強忍思鄉之情的雪舞,偷偷地在落淚。」

楊雪舞的心幾乎便要被他的款款柔情融化,她強迫自己保持理智,不能對眼前的男人有更多的感覺與眷戀。但她也不得不承認,雪舞同樣不忍心看到強忍毒病之事的阿怪,偷偷地在落淚。

 

168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王續文/已結局) (1-30章)”

  1. Hi~ Kate:

    連續幾天都有更新文…看得很高興又很緊張….揚堅終於露出狐狸尾巴ㄌ..阿怪快來救雪舞呀…. XD..

    • 果然是要連續更文才會有人氣啊,難怪我的站靜了好久,唉,寫文的人真命苦!

      請看最新三十三章,人已經救了喔!

  2. Hi Kate…

    早安….
    別這樣咩….我們就是喜歡看你寫ㄉ文章…才會一直期待你ㄉ新品…
    看到阿怪救到雪舞…真是高興….希望能平安脫困喔!!

    • 好啦!半開玩笑的,誰叫寫文太吃力不討好了,感覺很孤單啊!所以抱怨一下。不過大家雖不常來,相信應該還是有看文的吧。
      怎麼沒有人要給我建議呢?或是抓錯誤啊?點評或抓錯字也好啊!難道是真的沒啥人看!?我都寫了快16萬字,非專業的不容易啊!

      請有看文的人出一下聲,就當做過路小費支持一下吧!

  3. 日想了一個結局,四爺你死了就死了吧,不用這辛苦回來(歷史上你真是死了,是篇劇要你做戲), 天女,妳只要留在皇上身邊做朋友,皇上雖然還是得不到你的心,但他能看著你以很滿足,無法啦他愛得太深太偉大,沒有了自己,小平安過了三年快樂小皇子的生活,我想皇上連皇位也想傳給平安,可惜三年,三年,皇上就死了,唉英年早逝的歷史改不了,你不愛他也是件好事,皇上不怕死,但會怕妳為他傷心,(皇上也不想皇后傷心呀) , 他又怎會捨得你難過, 但天女姐姐,妳突然心動,發覺這個永遠默默站在背後愛護妳的人才是最愛, 最可悲是妳想向皇上說一聲表白的機會也沒有了,但又不能尋死,因為皇上死前要妳答應好好的活下去和代他照顧子民,天女,妳只能每晚對著天空思念皇上,後悔沒珍惜皇上對妳的愛,不過人終是要死的,皇上會在天上等妳,到時妳不會猶豫的奔向皇上了。

  4. 可能這幾天不斷唱 突然心動,命運,腦子全是亂七八糟的思緒,皇上呀,大周國呀,偷偷從頭再看,兔兔終於忍受不了,不可以只做大周子民, 後腿一登,跳進皇宮去,皇上後宮 后妃不多, 但宮女也不能太少吧, 多一個黑市宮女不容易發覺吧,不用給薪水,有飯吃就可,遠遠眺望皇上就可安心啦

  5. 第33章只有這樣耶
    《第三十三章》落風崖

    楊堅望著村子東側的火勢,似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厲聲問向一旁的人:「不是說只有一間屋子失火嗎?在雨勢消停下,怎麼可能延燒得這麼快?」

    「這個嘛……因為雨大火急,小的……也不知所以然。」那名剛剛趕來屋內通報的男子似乎不是楊堅將軍府內的人馬,而是另外召雇而來的人士,一問三不知。

    「不對,一切都不對了……有人放火……」楊堅低頭摸了摸唇上的黑鬍,低聲喃喃道。他立即扯開嗓子大喊:「走!我們立刻回去看楊雪舞!」

  6. 不能看33章
    《第三十三章》落風崖

    楊堅望著村子東側的火勢,似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厲聲問向一旁的人:「不是說只有一間屋子失火嗎?在雨勢消停下,怎麼可能延燒得這麼快?」

    「這個嘛……因為雨大火急,小的……也不知所以然。」那名剛剛趕來屋內通報的男子似乎不是楊堅將軍府內的人馬,而是另外召雇而來的人士,一問三不知。

    「不對,一切都不對了……有人放火……」楊堅低頭摸了摸唇上的黑鬍,低聲喃喃道。他立即扯開嗓子大喊:「走!我們立刻回去看楊雪舞!」

    待續………………..

    只出現這樣耶!!好想看阿

    • 咦?我看是有文的啊,而且還不慎重複一段,已經刪去,這一段是移文後重貼過的,請你重整幾次看看有沒有出現喔?

  7. 發覺還是一只傻兔, 跑到皇上身邊的兔子全沒好結局,不是拿出送死,就是用來做練箭靶, 落風崖的兔是皇上的晚餐吧,不過玉兔送死前還是甜思思的看著皇上, 夢兔應該會很高興能進入亞怪肚子內的

  8. 這次無意的掉進這邕井真要花一些力氣力才能爬出來
    (暫時還想繼續在井內躲躲,可惜皇上不在了)

    我信緣份,輪迴,所以我信我是大周子民,有無見過皇上就吾知了,

    其實很多戲劇中也會有深情種,但戲放完就忘了,今次還未

    近年朋友都叫我兔兔 , 我開始想我一定是在月宮太吵吵鬧鬧,嫦娥姐一脚掃我下凡,現在什麼努力也爬不回月亮好可憐

    哈哈,原來嫦娥姐把我送給皇上做手信

    我想我跟你的緣份也是到了成熟時吧,幾星期前我做夢也沒想到 rabbit 會在網上發言,再變了夢兔跟你說瘋話 對不起

  9. 真的寫的很好耶,但還是希望美好結局,不要再折騰阿怪與雪舞了~~嗯~蘭陵王呢?好期待,好期待大結局哦

  10. 嘩,你好利害。為皇上本就驚心動魄的一生更加驚險。 好忙呀。
    (兔兔也要加勁, 由皇宮跳到落風崖,又跳到落陽,下一站要跳到那裡?)

  11. 哇! 好不一樣的結局方式…雪舞是離開這一世…再回到過去與阿怪再續前緣….挺不錯喲!!! 真棒!!

  12. 這一篇是邊寫邊命名,字數及章節斷處都掌握地不是很完美,有空時再來重新分章命名。最後希望有看到最終結局的觀眾,能留下妳寶貴的意見。

  13. 別客氣,你能有過一點點這想法夢兔就以很高興,謝謝你。 只要你吾寫皇上獵兔,兔兔就有做夢的空間,我識跳的呀!

  14. 第4 的帶路兔,沒被吃了。
    不怕不怕,我是夢兔呀, 可以像孫悟空,一根毛不就是一只兔嗎, 不我從月亮下,比猴子好的多,不會死的

  15. oh my god!!!!!!!!!!
    只能說kate真是太有才了!!!我真的超震驚這樣的結局想法還有迂迴的劇情!!!!
    真是太厲害了 很驚艷!!!前面皇上要死前虐的深觸人心!!!後面又一個歡喜大結局!!!!!!!!!!!
    這個如果能由原班人馬拍成片有多好!!!!!!!!!!!!!!!!!!!!真的超好看!!非常扎心的結局!!!很多小說結局收尾都不漂亮,但只能說kate你收的超級無敵漂亮!!!!!

  16. 這劇以是一年前,只有我是新粉,很多站好像沒人更新了,但這裡有Kate 所有還留著一群忠實的邕舞粉。太好了。今日東東生日,祝東東生日快餐

  17. 在網上搜尋以宇文邕為主角的相關歷史小說
    找不到相關的
    反而發現貴板
    板主寫的好用心啊
    看了幾頁很不錯

    加油!期待大作~

    • 對啊,貓咪只剩布丁,大家都過世了,布丁也快20歲,在陪牠養老了。以前看到任何貓的轉貼、寵物資訊都很關注,現在則是能避則避,完全不想碰觸,我覺得自己此生不再可能寫出任何任何一篇的貓文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