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第五十六章》殺人兇手

楊雪舞焦急地四處問人,也拜託何泉找了幾個幫手幫她查探,結果,一連忙活了大半個時辰仍然一無所獲。她只好聲淚俱下地拜託她所能找到的所有僕役以及侍衛幫忙找人,可惜的是,大多數黑衣禁衛軍有其職守與巡視任務,並未能幫得上多少忙。

奇怪的是,莊園主人楊堅與其夫人竟然也不見人影。眼見時近正午,楊雪舞才好不容易在莊園西側的花園一角找到了管事的顏總管,他命令著十幾名僕役在這裡打掃落葉,因為趨近正午,天氣炎熱,正準備收拾收拾回去屋內休息。

「今日一大清早,楊堅將軍及夫人便隨皇上、宇文神舉將軍等大批人馬到鄰近的雲山打獵去了,路途雖然不遠,但恐怕不會太早回來。皇上應是擔憂娘娘的身子還未完全復原,不宜太過勞累,所以才未請娘娘伴駕,請娘娘不需擔憂,只需進屋休息靜待即可。」他一邊疑惑地打量這個驚慌失措的宮中娘娘,一邊如此回應她的焦急詢問。

「打獵?沒哪麼快回來?」楊雪舞聞言腦頂冒上一陣暈眩,等待?她哪裡可以等待?她就算能等,綠荷卻不能等啊!

抬頭一望,頭頂上的烈日已高舉正中,投射而來的灼熱光芒照得她幾乎睜不開眼。她心道,難道已經到了正午?還來不及多想,腳程已經快了思緒一步,火速奔往綠荷所在的大廳一側。

清清冷冷、空空蕩蕩的大廳中那裡有半個熟悉的影子存在?別說綠荷了,連侍衛與何泉也不見蹤影,只有幾個年紀頗大的老僕跟小婢女在默默地掃地擦拭。

楊雪舞簡直不知所措,才一轉身要出門去尋,便望見眼前一人急踩了煞車停住,她差點要撞上正走進門來的何泉。

「何公公,綠荷人呢?你們把她帶去哪裡了?我不是說過還沒等到我回來前,千萬要看牢她,不許侍衛提前動手的嗎?」她又急又氣,惹得面色白中帶青,同時猛抓何泉的肩袖,一副恨不得把他衣袂拉開就能從裡頭找到綠荷的模樣。

「娘娘,皇上回來了。綠荷那小姑娘是被皇上帶走了,妳叫小小奴才我怎麼能擋得住皇上呢?」何泉委屈說道。

「多久以前的事?皇上現在人在哪裡?」楊雪舞彷彿見到一線曙光,她心想一定是阿怪一時衝動下了命令,現在又後悔想要撤除,才會特地自打獵途中折返。

對,一定是這個樣子沒錯,阿怪知道綠荷是她的人,所行之事是忠心耿耿地為她好,一定不會捨得這麼殘忍的。

「約莫一刻多鐘,奴才才剛從皇上房裡走來這兒……」何泉回道。

語未言畢,楊雪舞已經直衝宇文邕所在的北側正房。從一個多時辰前就在猛烈陽光下馬不停蹄四處尋人的她,已經疲憊得狼狽不堪,加以身上尚未復原的傷口與本就略顯虛弱的身子,還未跑到正房門口,她已難受得幾欲嘔吐。

「阿怪!阿怪!」她強忍著身子的不適大聲呼喊著,唇上的顏色如同面色一樣白。

宇文邕聽到聲音果真從屋子裡頭面帶擔憂地奔了出來,攙扶住楊雪舞的身子。「雪舞妳怎麼樣了?朕扶妳回去房裡休息。」

楊雪舞雙眼朦朧,她可以感受到有一個身型健壯的男人將她溫柔橫抱起,走進房裡,把她擱在柔軟的床上,然後有人撐住她的後頸、慢慢地餵她喝水,再以帕巾擦拭去她的點點汗珠。

她可以在朦朧中看見男人的影子,是她印象中待他溫柔如昔的阿怪。

她感到一陣心安,嘴角不由得勾起由衷的微笑,卻禁不住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意識逐漸渙散而暈了過去。

過了約莫幾個時辰,當楊雪舞悠悠醒來之時,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多了,頭也不再暈眩疼痛,她替自己把個脈,其脈虛濡,再仔細回想自己不舒服的情況,憶起醫書上說,暑之傷先著於心,其徵有頭疼眩暈、心煩面垢、身熱口渴,昏僕不知人,想來自己應該是中了暑熱。

環顧四周,想起自己正睡在阿怪的房裡,正欲起身,一旁卻傳來一句鏗鏘有力的熟悉聲音:「雪舞妳終於醒來了,放心,妳沒什麼事,大夫說不過是太過勞累加上身子中了暑熱,多飲水及休息便可。」

宇文邕冷不防出現在她的視線中,原來他方才一直在房中遠遠一側的長榻上歇著或看書,這也代表著,他一直守著生病的楊雪舞,沒有離開過房間。

「阿怪……」望見眼前男人態度的轉變,她感到釋懷,心中認為昨日之事真的是暴怒之下一時衝動的意外。雖然她還是覺得有哪裡感覺不對勁,只是說不上來。

「雪舞,關於昨日之事,朕要道歉,朕實在是太介意你與高長恭之事。妳也明白朕身為九五之尊,哪能容許已經屬於自己的女人三番四次的拒絕,還要離開朕,去背著朕紅杏出牆呢?」宇文邕刻意沉著一張臉說道。

「阿怪的話說得太難聽了,什麼紅杏出牆!更何況雪舞已經提過自己想要留下來,再也不回四爺身邊,你又何必如此生氣?」楊雪舞輕皺纖眉言道。

「但是朕還是無法完全信任雪舞,別忘了,妳以端木琅的身份騙了朕多久?妳說想留下來卻是考慮再三、無比猶豫,朕根本無法相信雪舞真的愛上朕,也無法確定你是否還會因為高長恭而隨時改變主意。」宇文邕以一種防衛的姿態,雙臂環胸,有些幽暗的眼眸透著一種雪舞猜不透的情緒。

「從前偽裝端木琅的事的確是雪舞不對,讓你傷心的事也是我不對,所以就算你昨晚那樣對待我,我也無話可說,一切是我咎由自取。但是關於留下來的事,我是真心的,請你相信雪舞的心意,我根本沒有必要欺騙阿怪,我們言歸於好,再也不要為這件事爭吵了好嗎?」她主動傾身上前,抓住宇文邕的一側衣袂示好。

「好是好!不過誰知道呢?也許雪舞是想報恩,或是同情朕……」宇文邕皮笑肉不笑,沒有因為眼前女人的主動求和感到絲毫歡喜。

「阿怪,才不是!我……」楊雪舞感到阿怪有些奇怪,正想再說些什麼時,突然想到自己來此的目的,她焦急問道:「對了,綠荷,我來找阿怪是為了綠荷,何公公說你把她帶走了,她人在那裡?你沒有把她怎麼樣吧?」

宇文邕眉頭一挑,故作一副疑惑不解貌:「綠荷?那是什麼人?」

「一直跟著我的貼身宮女啊,就是那個有著娃娃臉,約莫十五六歲、長得嬌小可愛的宮女。你不是把她帶走了?」楊雪舞聽了這話感到更為緊張,心想該不會是何泉弄錯了,阿怪怎會不知情?!

宇文邕的情緒平淡無波,緩緩回道:「喔,原來是她,朕當然有印象,今日朕從外頭打獵回來,見她跟何泉待在大廳裡頭,竟然人還好好的,於是……」

「於是……怎麼樣?她人呢?」她忍不住插嘴急問。

「當然是叫人帶出去殺了,欺君犯上可是死罪一條,怎能饒過她呢?」宇文邕接續自己過於平淡的情緒,朗聲回應道。

楊雪舞頓時覺得眼前一片黑暗,這個她自以為很瞭解的男人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他用一種毫不在乎、雲淡風輕的語氣,述說著殺害一名青春可愛無辜少女的理所當然,似乎這麼做就跟玩一盤象棋,冷血地派隻車把一旁的小兵全給吃了那般簡單。

也像是皇室間的打獵遊戲,看到那隻倒楣的小白兔或小鹿出現,二話不說先射殺了再說。

彷彿那不是一條人命!不是一名平時隨侍左右、端茶更衣,更與自己親密相處的活生生少女!

楊雪舞感到難以忍受的痛,幾乎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不是說要和朕言歸於好嗎?怎麼不說話?」宇文邕這時卻故意完全忽視她的反應,裝作不知情再接著道:「不要緊,朕再叫人選幾名乖巧懂事的宮女給妳,包管個個都比那個叫做綠荷的要好。」

「你這個殘酷的……殺人兇手!」楊雪舞驚聲厲吼,尖銳的嗓音直沖天際,宛若要掀開屋頂。

她悲傷地噙著淚,在滔天怒焰下,狠狠地甩了宇文邕一個嘴巴子。

弄不清自己是怎麼離開那張他們曾經親密相依的軟床、離開那間殺人兇手住過的屋子,她只知道自己回過意識來時,自己已經出了房門,光著腳狂奔在屋外蜿蜒的小徑上。

 

10 Replies to “【原創小說】邕舞同人—鎖重簾,追夢影2015年新版(主邕/邕舞/蘭陵續文/已結局) (31-60章)”

  1. Kate你好,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有空再去百度吧读一读。谢谢你。这篇锁重廉追梦影真的太赞了,我已经读了好多遍,仍然被感动着。

  2. 四十七章看得好感動,「面對雪舞,他只是一個受遍情傷的普通男人,一個卑微地僅想多要求一些卻始終什麼也得不到的傻男人」這段話替邕邕對雪舞的情感及付出做了最深情亦最心酸的詮釋……大大的文好用心,字字句句都讓人想細細品味咀嚼,真的很謝謝Kate讓心疼邕邕的我們有個療傷之處。真的非常喜歡Kate筆下的宇文邕!

發佈回覆給「匿名訪客」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