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蘭陵王同人——朕一人的天女(邕舞文)

23最終章

「這隻鳥是打哪兒來的?竟然有五種顏色,真是漂亮!」大婚後過了幾天,宇文邕來到雪舞寢宮無意中看見了五色鳥,不由得對牠發出驚嘆。

 

「你去打仗的時候,奶奶有來看過我,這鳥是她送給我的。」

 

「真可惜,朕又錯過了雪舞奶奶,改天該正式專程前往拜訪一趟,她現在也是我的奶奶了!」

 

雪舞看到宇文邕認真端詳五色鳥的模樣,忍不住開口問道:「阿怪,我只是問問,你曾有想過拋開帝位,到一個無憂無慮的地方去隱居嗎?」

 

「雪舞妳怎麼會這麼問呢?老實說,朕從未這樣想過。」宇文邕扶住雪舞的肩頭,緩緩地對她解釋著:「亂世裡需要有人去平定動亂,天下統一之後,人們才能免於戰火,過上太平的日子。」

 

「但也許該平定亂世、統一天下的人註定不是你。打仗是很容易丟了性命的,你若發生什麼萬一也不要緊嗎?」雪舞的語氣變得有些急切。

 

「不做做看怎麼知道呢?會怕的話,朕就不是宇文邕了!」宇文邕得意地笑著說道:「妳放心,這一仗,朕的勝算是很大的。」

 

雪舞嘆了一口氣說道:「阿怪,有些事我沒告訴過你,白山村遷村了!奶奶希望我能再回去,好好當巫族天女的傳人。」

 

「雪舞,妳該不會真的要回去吧!這樣朕該怎麼辦?我們才剛成親啊!」宇文邕急切的語氣說明了他心中的焦急。

 

「放心吧!我絕不會單獨回去白山村,我早已決定無論你離開到了哪兒,都要海角天涯跟著你。」雪舞的話意有所指,但宇文邕一時之間沒有聽出來。

 

「朕也想每天跟妳黏在一塊兒,不過朕接下來的計畫,妳恐怕沒辦法參與。」宇文邕滿懷自信地說道:「接下來朕要全力重整軍隊,為了一統天下,周軍不久後就要揮兵攻打突厥。前往進攻的北方道路長途跋涉,並不適合帶著女眷同行,行軍打仗的日子很長很苦,不比兒戲。」

 

「朕也不放心讓妳一路隨行,妳就安心待在皇宮中等我回來吧!」宇文邕委婉拒絕了雪舞想要跟隨的要求。

 

「真的不行嗎?讓我陪著你走其中一段路也好。」雪舞再度懇求著。

 

「妳是怕我打仗回不來嗎?放心,朕怎麼說也是一國之君,能保護朕的人多得數不盡。」宇文邕依然輕聲地安慰著雪舞。

 

「你可以不去嗎?今年你快三十五歲了,明年就三十六了。三十六這數字真的很不吉利,很多人都在這時候突然就離開人世。」雪舞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些什麼,但她還是要說。

 

「妳到底在說什麼?什麼歲數都會有人死,哪裡不吉利了?雪舞你還是一樣那麼愛說命運,妳以前說嫁給我就會害到我,朕不是一樣平安無事嗎?」宇文邕覺得今天的雪舞實在反常,她像是在恐懼著什麼,卻又令人摸不著頭緒。

 

「我求你,我真的很想跟你去。我不怕吃苦!」雪舞的表情已經從急切轉變為激動。

 

「雪舞,妳到底怎麼了?」宇文邕露出擔心疑惑的神情。

 

「對不起,我沒事,我不該這麼無理取鬧,那你答應我,整理好軍隊出發之前,陪我回到湖邊小屋住個幾天。」雪舞的聲音悶悶的、低低的,她說出了自己最後的一個願望。

 

過了幾個月後,周軍整軍待發,將要出兵攻打突厥,宇文邕實現對雪舞的承諾,騎馬帶著她回到了久違多時的湖邊小屋。

 

「這裡充滿了只專屬於我們兩人,許許多多甜蜜溫馨的回憶。」雪舞望著宇文邕的臉依依不捨地說道。

 

「雪舞,妳從剛才開始就望著朕看個不停呢!妳真的那麼捨不得朕,讓人好感動。」

 

雪舞手捧著宇文邕的臉,用手指一一輕撫他的眉、他的鼻、他的唇……「我想記住你眼裡偶爾飄過的一抹邪魅神情、輕笑時嘴角彎起的微微弧線、眉頭揚起散發的神采飛揚,我還想記住關於你所有的一切。」

 

宇文邕滿心陶醉地傾聽雪舞充滿愛意的輕柔嗓音,享受著此刻的柔情蜜意。

 

「請你也記住我手心裡的溫度,這是我對阿怪才會有的笑容,我說喜歡時尾音會有微微的上揚,這些都記住了嗎?」雪舞將自己的手塞入了宇文邕的掌心裡,臉上還同時認真地笑了笑。

 

「雪舞,朕覺得妳最近實在有點兒奇怪,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趕快告訴我。」

 

「有些事是命中註定了,說了也沒有用。」雪舞忍住了心中的千言萬語,她不想讓宇文邕為難,更不想與他發生爭執,破壞了現在美好的氣氛。「不說這些了!你不是最不愛聽我講關於命運的事,我也不想拿這種事來煩你。」

 

「的確,妳真要改改這個習慣,不能因為妳是天女,就老拿命運之說來綁住自己,朕相信命運絕對是可以改變的。」

 

「改變是要付出代價,不是所有人都願意付出這個代價。」雪舞打斷了宇文邕的話,轉移了話題。「真的不說了,阿怪,我想念你幫我暖腳的動作,現在天氣雖然溫暖了,你願意再幫我做一次嗎?」

 

雪舞已經想開了,現在她只想要好好感受被他包圍住的愛,這樣她就能夠堅強地面對將要到來的一切。

 

沒多久,宇文邕與雪舞雙雙躺在小屋裡的床炕上,兩人緊緊地擁抱著。

 

「雪舞,朕有了妳,好像完整了我的生命。」宇文邕真誠地說道。

 

「好甜的一句話,若不是已經成了你的妻子,我一定會大發醋勁,懷疑你還曾說給哪個女人聽過。」雪舞輕輕地微笑著。

 

「這句話是出自真心誠意,當然只能講給雪舞你聽。」宇文邕給了雪舞甜膩的一吻,再度觸動她心中的不捨之情。

 

「阿怪,如果,我是說如果,生命和帝位你只能選擇一樣,你會怎麼決定?」就算她已經無法再做些什麼,雪舞還是想要知道答案。

 

「只能選擇一樣嗎?那朕必然會選擇——雪舞。」

 

「別亂說,我不是這麼問的。」

 

「朕沒亂說,雪舞就是朕的生命。帝位是天命,能滿足朕的任何慾望,卻不能讓人打從心底感到快樂。雪舞才是朕的一切,失去雪舞等於失去了朕的生命,沒有生命的朕,要帝位來又有何用呢?」

 

「那你要永遠記住,你也是我的一切。」雪舞聽見了這些話,感動地熱淚盈眶。「雪舞永遠愛著宇文邕……」

 

過了幾天,從湖邊小屋回到寢宮的雪舞,待在窗邊靜靜地想著事情。

 

「奶奶,妳知道嗎?他,選擇了我!」雪舞的臉上是充滿笑容的,眼淚卻撲撲簌簌地落了下來。她打開鳥籠,輕撫鳥兒腳上用白布細細捲起的白色書信,放開了五色鳥,讓鳥兒朝空中展翅飛去,飛往牠所嚮往的無憂世界。

 

*******************************************************************************

「妳胡說什麼?遺書?!」宇文邕又氣又急地大聲怒吼著。

 

昭兒是雪舞寢宮裡的貼身宮女,專門伺候她的飲食起居,這會兒宇文邕竟在寢宮中對她大吼大叫,嚇得本已跪在地上的她,渾身發抖地直垂下頭,身體幾乎要貼在地上了!

 

「奴婢不敢!請皇上饒命,事關重大,奴婢不敢欺騙皇上!」她又朝宇文邕叩了叩頭說道:「奴婢不是存心要偷看娘娘的東西,娘娘叫我照顧那隻五色鳥,那書信就攤開了放在鳥籠旁邊,寫了……」

 

「寫了什麼?」

 

「奴婢不敢說!」

 

「說!朕答應不會治妳的罪,還另有賞賜。」

 

「謝皇上恩典。」昭兒戰戰兢兢地說道:「奴婢看到了,娘娘寫了……

 

奶奶,他不願來,我不願去,三十六大劫,我要陪他同生共死——–雪舞絕筆

 

「馬上退下!滾!」宇文邕聞言跌跪在冰冷的寢宮地板上,冷汗直流,毫無血色的臉孔蒼白地嚇人,僅存的理智被心痛的感覺完全埋沒,只能不停地想著:雪舞……雪舞……!

 

 

*******************************************************************************

數月之後,宇文邕果然如命中所定,尚未來得及出兵攻打突厥,就因身染重病死去。這件事在史官的記載上是這麼說的:

*宣政元年(578年)宇文邕率軍分五道伐突厥,未出發即病死,英年早逝時年僅三十六歲,諡號武帝,廟號高祖。

 

但去除史官的記載,當時宮中有人謠傳,武帝的病死另有可疑之處,因為下葬武帝的棺柩裡並沒有放著屍體。而武帝不肖的兒子——宣帝宇文贇只想著趕快繼承皇位,對這件事毫不在意,也不徹查。到最後,這則謠言並沒有被證實。

 

民間另有當時的幾位農民流傳著一件奇事,說是曾看到一位身著華衣的尊貴男子,與一位手持五色鳥、氣質清靈的白衣女郎,跟隨著一位老嫗坐上馬車離開了,至於到那裡去了?誰也不曉得。

 

『全文完』

 

 

*參考 周武帝-維基百科

56 thoughts on “【同人小說】蘭陵王同人——朕一人的天女(邕舞文)

  1. 搶到頭香了,版主加油啊! 我會常來看的。上次提到百度的邕舞吧我看過還不錯的有「深爱在心–邕舞之恋」「換我來愛你」「你属于我的注定」「致北周武帝,沧海孤鸿,我亲爱的宇文邕」(此文不是小說,但文筆很棒,看了會感動)

    • 客氣了,其實我很不會寫很古風的形容詞,那種像詩一般的形容詞,所以感覺意境差了點,不過敘事我倒是還ok 的。

      還有,之前那篇不願刊出的文,傷了我很多腦力,還是乖乖走回舊路線,趁毒還沒解盡,再寫一篇同人小說吧!這次這篇預計:會比較虐舞,小虐恭,邕也只有小虐,會把邕寫得聰明絕頂、英明神武,哈哈哈!

  2. 我原本也不喜歡穿越文,看到版主推薦也去看了,確實不錯。其實看完電視劇第一個想法是希望再拍一部以曉東依晨為主角的劇,這應該是邕舞迷最希望的吧!

    • 沒錯,沒錯!但不知道我們這樣的邕舞迷族群有多大呢?上官網或蘭陵王吧,感覺都是滿滿的官方配對恭舞迷,連邕舞吧都是小小的,我覺得能為文自娛娛人,吸引同好討論,已經感覺很幸福了。

  3. 以邕舞為主角的戲是不可能再拍了,我只是希望曉東依晨合作別的劇,這樣恭舞迷也沒理由反對吧?話說台灣的東迷都在哪啊,我只看到fb上的國際歌迷會台灣分會,東東這個月會再來台,想知道他的行程耶!

  4. 不好意思,意見調查一下。請問有在關注這篇小說的人,雪舞對宇文邕心動的點會不會怪,有點被他瞬間迷住、又愛又恨的感覺,但這樣足以超越她十年對高長恭的仰慕嗎?(真的很想寫讓雪舞自己愛上邕的劇情,而不是邕苦苦地追。)

    • Kate,
      我覺得是要看你寫的切入點耶~像你新寫的部份,一開始就從雪舞去拿解藥開始,我覺得很OK的.
      如果是舊的那篇~你是從蘭陵王假死切入,其實在看那篇時,我也有想過合理性,但是有幾點後來說服我了
      1.她與宇文邕早熟識,並不是蘭陵王假死後才認識的
      2.宇文邕早在她未婚前也表白過,結婚後也表白過,甚至到蘭陵王假死後又表白,可說這個男人真的很專情
      3.人家說權利是最好的催情劑,宇文邕貴為天子,肯一直紓尊降貴的求一份感情,實屬不易
      4.綜合以上3點,我想很難有人不動心的

      希望以上幾點可以讓你有參加價值^^

      • 同意以上小芬芬所說〜昨天看到宇文邕和雪舞訣別的那幕,又讓我淚奔啊,那種低下的樣子真是讓我又生氣又心疼,實在演的太好了!!

  5. 再做一個調查,各位大大希望看到緊湊而飽滿的劇情(16頁內結束),還是多一些人物內心戲、對話的描述,多一些溫馨或逗趣細節(會有點拖,頁數不定)的劇情呢?

    •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沒有人在等文的話,就乾脆偷懶一下,不用每天更新。雖然也有想說衝刺一下趕快寫完的念頭,但是有沒必要那麼累啊?!

    • 這是因為本人對邕舞以外的其他人性格揣摩興趣不大,不寫邕舞都很卡,但那段的確有點飆太快了,有空再來補一些劇情。

      • 就這樣結局了,好快哦~…嗚嗚嗚~不捨
        看了那麼久的電視劇,第一次中毒如此之深,在此非常感謝版主的文,安慰了我的心靈解我的毒,我已經慢慢走出電視劇”蘭陵王”那個爛結局的陰影了
        我還是會時常上來版主的blog觀注,期待版主您有更好的作品來分享給大家^^

    • 那是她要寄給奶奶的遺書,還沒寄出前被宮女看見,宇文邕知道這件事後,對於命運、他會死等等事再無懷疑,同時了解雪舞的苦心。雪舞就算要隨邕而去,也是他已經死以後啊!這樣寫真的很難懂嗎?還有那裡不合理的地方歡迎提出來。我明天起要出去玩幾天,暫時無法回應了。

      • 我覺得很快結束是因為感覺沒有像之前深情愛戀宇文邕那篇有比較多的舖陳劇情吧~
        最後的結局,感覺Kate是要讓我們自己腦補,所以我是用自己腦補的方式,讓它結局了~宇文邕看到遺書急忙跑去找雪舞,然後跟雪舞一起隱世於白山村了…..

      • 這篇小說的主旨是愛情,就是描繪他們倆的愛情,我想要表達的是足以讓人感動的摯愛。沒有太多旁枝(僅一點點恭與鄭兒),沒有原著的曲折,只有兩人更多的愛情、慾望、感動、付出、掙扎,所以可能覺得沒有劇情吧!
        不然許多用描寫的部份,如後宮生活,我全用對話和場景來寫,其實再多個幾千字都沒有問題,但這樣就偏離我想要著重的東西了。
        另外沒錯,我的確留下要人自己腦補的結局。這篇4萬3千字,之前那篇5萬6千字,番外篇3千多字,其實份量差得沒有太多,可能是我想表達的東西沒有傳遞出去,或是寫的沒有之前那篇好。

  6. 我想到要怎麼說明我的想法了,就是我想要讓有看過這篇小說的人,真正相信他們倆的愛情,就像毫無懷疑相信蘭陵王與天女是「一生放不下的愛」一般,這樣太貪心、野心太大了是嗎?果然這不是一個小說新手應該去挑戰的事@@…我錯了!

    • 其實我真的相信,在雪舞的心裡,其實是有宇文邕一個位置的,只是基於愛情道德,她只能一直告訴自己,她對阿怪的感情只是朋友之情,不願意承認她已喜歡宇文邕的事實,希望來一部宇文邕跟雪舞的戲劇吧!

    • 謝謝,不知道會不會再寫,是有想過改寫現代文,不過因為真的沒寫過,很擔心繼續不下去,可能會先寫個兩章,如果手感順就試試看吧!

  7. 剛回到家,好累!這次旅行的確有些靈感,請問有沒有人想看現代小說,內容是名字分別有晨與東字的男女主角,圍繞著蘭陵王這部戲,所發生的關於前世今生的短篇故事呢?

  8. 我好喜欢这句:「朕想說的是,別嫁給別人,就算所有人都不要妳,朕一定要!」這幾句話說得極輕極細,像是想被雪舞聽到,又無法坦率地說出口。

    • 這篇有空時也想大改啊!想把以前青澀的文句整個修改過。

      而且其實這篇有番外,但當時只寫了一半,後面沒靈感就一直放著,有想看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