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說】「深情愛戀宇文邕」番外篇——守得雲開見月明(邕舞文)

注意:請先服用蘭陵王同人小說——深情愛戀宇文邕(邕舞之戀) 全篇後,再看此文,才看得懂喔!

(這是昨天突然靈感一來寫的東西,因為有些感人,而且跟之前的小說劇情有連貫,我覺得可以刊出做番外篇。另開一篇文是因為原來那篇實在是太長了,我好難編輯,所以只會加連結過去而已,全文在這篇喔!)

 

守得雲開見月明

這天晚上,在皇帝寢宮外的涼庭中,宇文邕正忘情地吻著雪舞,唇舌交纏許久,宇文邕才輕輕放開滿臉通紅的她。

「你不是帶我來賞月的嗎?怎麼突然這麼熱情?」雪舞臉蛋微紅地喘氣說道。

宇文邕臉上卻閃過一股憂鬱,緩緩地說:「朕不是帶妳來賞月,而是帶妳來給月亮看看。朕要告訴月亮妳是朕的,我們有多麼地幸福。」

「帶我給月亮看?我怎麼完全聽不懂?」雪舞眨著靈動的雙眼,滿臉狐疑。

「雪舞,妳知道嗎?」宇文邕無奈地笑了笑,「朕先前被妳拒絕之時,總愛在這裡傻傻看著月亮,輕酌幾杯苦酒。好像求月不得的傻蛋,明知不可能,卻還是一意孤行。」宇文邕突然有感而發,像這樣想吻就吻、想抱就抱,能與雪舞真心相愛的日子,是他用多少代價所換來。

「現在,朕要告訴月亮,雪舞是朕的,朕不是傻蛋,朕是雪舞最愛的男人。」

 

雪舞聽了這事有些難過,她想做點什麼來安慰宇文邕,於是說道:「其實,你對我真的很好,如果當時我沒先鍾情於四爺,一定無法拒絕你的癡心守候。」

「記得那次在鳳凰山上的那個吻嗎?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訝異,原來當我的身子、我的唇與你這般貼近時,竟然沒有任何的不舒服,甚至……還有些喜歡,理智上抗拒、心裡想著不可以,好笑的是,身體卻是誠實地出賣了自己。」

「當時我不願去了解自己的心意,只想把你往外推,讓自己的心可以趕快逃走。因為你的存在讓我太習慣、太依賴,太過覺得理所當然,又這麼深深被感動著,我真的很害怕會對你動情。」雪舞一口氣說了這些陳年往事,想起了當日亂石堆中那個讓她心慌不已的擁吻。

「這麼說,那時朕真應該把妳抱得死緊,絕不放開,就算要將妳的嘴唇吻破,就算被當成輕薄之人,也要逼出妳的真心是嗎?也許這樣,我們之間的關係會早一步變得不一樣。」宇文邕苦笑著,難道這就是他的命運?

「但當時四爺的確還在啊!以我的死心眼個性,就算我對你有任何一丁點的情意,也會被我硬生生收回,埋藏在心底,回到四爺的身邊。」雪舞提起四爺,心裡有一些微微的疼痛,那是一種深埋心底的永恆懷念。

「說的是,我在妳的心中,無時無刻還是比不上蘭陵王,這點朕心知肚明,就算妳現在與朕如膠似漆、水乳交融,但若是蘭陵王又再度復活,他仍然是妳的第一選擇吧!」宇文邕的語氣說得平淡,心卻隱隱作痛著。

 

雪舞露出嚴肅的表情,望向宇文邕說道:「任何有貞節的女人對於自己的初戀,尤其是結髮的丈夫,怎麼可能沒有強烈的執著和依戀?」她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但是真要我說,如果不用顧及禮教名節,單純赤裸裸地比較兩段愛情,我無法估算愛誰愛得比較多,但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比較快樂。」

「此話當真?雪舞,這麼說,如果不計較先來後到,妳會選擇朕嗎?」宇文邕頓時展開了笑顏。

「嗯,雖然我真的很小氣,不能容下自己丈夫有別的女人,但是,只有我一個妻子的四爺,就算再愛我,我知道的,我也從不是他的唯一最愛。別說他曾為了鄭兒不信任我,最終,他還是為了百姓棄我於不顧。」

「因為我曾深深愛過四爺,可以理解他的想法與苦衷,我不怪他。但諷刺的是,你這樣一個妻妾成群的男人,卻把我當寶一樣,確確實實一切將我放在第一位考量,愛我惜我,甚至連命都可以不要了,光這點,就沒有任何人勝得過你。」

「雪舞,妳終於了解朕的用心與情意,朕太高興了。來!陪朕喝幾杯。」宇文邕斟酒遞給雪舞。

「如果我不了解,又怎會接受你呢?」雪舞接過酒杯爽快地喝下水酒。

 

圓月當空,皎潔明亮,似乎也在為兩人的苦盡甘來慶祝著。甜蜜相依的一對情人在月下飲酒談情,突然間,宇文邕覺得雪舞變得有些奇怪。

「咦,月亮怎麼有……一、二、三個?」雪舞揉揉自己的眼睛。

「雪舞?妳喝醉了嗎?」

「阿怪!阿怪你好可愛,你也有三個臉,哈哈!」雪舞手指著宇文邕大笑。

宇文邕微感詫異,雪舞真像她所說的,喝醉酒就會鬧出些好笑的糗事,而且他沒想到,雪舞這麼容易就喝醉了。

宇文邕將搖搖晃晃的雪舞帶回皇帝寢宮,把她安置在床上躺好,蓋上被子對她說:「雪舞,醉了就好好休息吧!」

「不要!不要!我還要喝,宇文邕,你怎麼在這兒?阿怪呢?我要找阿怪。」宇文邕聽見雪舞的醉話不由得笑了。

「阿怪一直都在這裡啊!朕是妳一個人專屬的阿怪,不會離開妳。」他扶住從床上爬起的雪舞,重新讓她好好躺著,不一會兒,雪舞就睡著了。

宇文邕緊緊握住雪舞的手,靠在自己的臉旁渴求著一絲溫暖。

「雪舞,妳知道嗎?朕最近每天晚上纏著妳,不是只想要和妳有肌膚之親,朕的身體快不行了,朕好害怕死亡的逼近,好捨不得雪舞,只有妳陪在身邊,用愛包圍著朕,給朕激情和快樂,朕才能忘記所有煩惱,才能感受到朕是真的擁有雪舞的愛。」

「儘管朕已形同踏進半副棺材,卻還是希望被妳的愛包圍到最後一分一秒。朕是皇帝,是人中之龍,但朕也只是個心靈有殘缺的普通人,最自私最膽小的其實是朕吧!」宇文邕的心變得深沈,隨著雪舞的酒酣沉睡,他快要找不到自己……。

 

隔日傍晚在皇帝寢宮中,雪舞依宇文邕召見而來,才剛一進門,就被一雙大手緊緊抓住。大手的主人是宇文邕,他不等房門關上,就像抓住水中浮木般,攀住雪舞不放,他張開雙臂緊緊擁住雪舞,接著又是深深的一長串激吻。

「邕,別這樣,會被別人瞧見的。」雪舞掙脫親吻,正經地阻止宇文邕,但他充耳不聞,只是低頭不停地往雪舞的身子吻去、纏去。

突然間,雪舞僵在原地不動,如珍珠般的大顆淚珠滴落在宇文邕頸上,宇文邕終於停止動作抬起頭看著雪舞。

雪舞轉身關起了房門,對宇文邕慎重說道:「你也哭吧!只有我在這裡,沒有別人,別再忍耐了,你的心情我比任何人還要明白,無論是痛苦、傷心、仇恨、不捨、不願、不甘……我都明白。」

 

雪舞早就發現宇文邕的不對勁,她以為順著他的意、滿足他的一切要求,就可以安撫他的心靈。但是雪舞今日才發現,自己成了他逃避現實的避風港,暫離她的懷抱的宇文邕,竟是這麼惶恐不安地讓人心疼。

「雪舞,我……」宇文邕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別再硬撐了,我知道死亡很可怕,知道自己將要死去,那種慢慢凌遲的感覺更是可怕,你崩潰吧!痛哭吧!那是理所當然的,就算是皇帝也一樣。」

「果然,能拯救朕的只有雪舞!」宇文邕突然身體鬆軟跪坐在地板,臉上出現看似大笑的悽苦表情。不一會兒,宇文邕開始大哭,哭得悽厲無比。

雪舞走上前將他的臉埋進自己懷中,說道:「哭吧!哭出來會舒服點,將我的衣服都哭濕了也不要緊,只要你的心能稍微鬆一口氣。記住,雪舞就算沒有時時刻刻在你身邊,也隨時在你心上,我會守護你到你人生的最後一刻,不要怕!不要怕!」

 

一陣撫慰心靈的大哭之後,宇文邕的心平靜了下來,心境變得澄澈透明。突然間他了解,比起什麼都有、心中卻一無所有地活下去,他現在擁有的不正是他一生渴望獲得的珍寶,比起這,死有何懼?

就像中毒當日宇文邕真心所想的:能為了雪舞死去,他無怨無悔。

過了好一會兒,宇文邕收起悽苦的心情,打從心底展露出笑容,又帶著邪魅的眼神對雪舞說道:「讓朕幫妳脫去衣服吧!」

「怎麼?心情才剛回復,又要脫我的衣服?」雪舞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眼前這人到底是真好色還是假可憐?

「雪舞,想歪的人是妳吧!妳的衣裳上盡是朕的鼻涕眼淚,不脫下來洗一洗,難道要穿著在皇宮裡到處跑?」宇文邕存心逗弄雪舞,不一會又賊笑著說:「不過既然都在朕的寢宮脫光了……」

「不讓妳成為朕的人,朕還是男人嗎?」宇文邕又再度伸手向前要摟住雪舞。

 

不等宇文邕抱住自己,雪舞已經奔向他的懷抱,她用雙臂箍住宇文邕的身軀,緊緊、十分用力地,像是恨不得與他黏在一塊兒。雪舞低聲說道:「看到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雪舞永遠陪著你,再也不用害怕!」

宇文邕瞇起了眼睛,心中深深感動著,但沒一會兒雪舞便抬起頭說道:「這下子你的衣服上也全是鼻涕眼淚,咱們扯平了,要不要我也幫你全部脫光啊?」

「楊雪舞,好啊妳!」這一刻,宇文邕真的認為自己的犧牲沒有白費,能跟雪舞這般親暱地打情罵俏,他連吐出來的血,都會是甜的。

(完)

 

 

 

One thought on “【同人小說】「深情愛戀宇文邕」番外篇——守得雲開見月明(邕舞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